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假证明
    ,!

    “老爷子,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和陈峰现在是恩断义绝,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曼婷,**说过,人不犯错误是猪,犯错误不改是死猪,陈峰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但如果知错能改,你就不能将他一棍子打死。好啦,你是个明白人,也不用我多说三百句,我只是想提醒你,做任何事不能感情用事。”

    “老爷子,我知道啦。”江曼婷撅着嘴,那表情活脱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可爱小女孩。

    江天顺回卧室午睡了,院子里只剩下钱三运和江曼婷。

    “小钱,我就是不理解,你为什么舍弃大都市的舒适生活,回到偏僻落后的乡村工作呢?”江曼婷火辣辣的眼神盯着钱三运。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家乡的父老乡亲对我很好,特别是我父亲去世后,更是得到了乡亲们的大力资助,现在,我想回报我的乡亲们。此外,我是学农学专业的,在乡村我的专业更有用武之地。”钱三运并没有完全说真话,他当然不会说,江州食品公司虽然也不错,但毕竟只是企业,他是有雄心壮志或者说是有政治野心的人,他相信自己只要踏入仕途,凭借他聪明智慧的大脑、能说会道的嘴以及在为江天顺做按摩推拿保健期间结识的广泛人脉,他准会在官场上大有作为的。农村虽然贫穷,条件也很艰苦,但确实能锻炼人,也容易干出成绩来。再说,钱三运还有光宗耀祖的心理,他想风风光光地回家乡去,让乡亲们对他刮目相看。

    钱三运不失时机地说:“江经理,说真的,我回家乡工作,心里其实也非常不舍,直说了吧,就是舍不得你。江经理,在我眼里,你是好领导,又像是好姐姐。”

    江曼婷嫣然一笑,柔声说:“小钱,上次你就浑水摸鱼叫了我一声姐姐,我没有应答,现在你还是贼心不死呀!”

    钱三运说:“江经理,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从来都是将你当做我的好姐姐看待的,而不是将你当做我的长辈!”

    江曼婷笑着说:“随便你叫吧,不过呢,只能在私下诚这么叫唤。”

    钱三运差点一蹦三尺高,欣喜地说道:“真的太好了!”他立刻甜甜地叫了一声“姐”,好像稍有迟疑,江曼婷会变卦似的。

    “嗯。”江曼婷真的回应了,“小钱,你叫我姐姐,我该有什么表示呢?对了,春天来了,天气要转暖了,我带你去商场买几件衬衫吧,以后你到新单位上班,一看到这身衬衫,就会想起我这个姐姐的。”

    钱三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姐,就冲你这句话,这衬衫我是要定了!”

    江曼婷和保姆打了声招呼,便和钱三运出了门。从这里距离市中心并不远,江曼婷并没有开车,而是和钱三运并肩步行。

    “姐,我的家乡有山有水,风景秀丽,等我在那里扎根后,邀请姐姐去那里游玩,到时候姐可要赏脸啊!”

    江曼婷扑哧一笑,说:“小钱,你左一声姐,右一声姐,若是被熟人听到了,还不羞死人了!”

    “姐,你本来就显得年轻嘛,我们并肩走在一起,就像是姐弟俩。”钱三运没有说出口的是,他们并肩前行,既像姐弟俩,又像是对情侣。

    女人都是渴望被赞美的,不管她是十多岁的少女、三十多岁的少妇,还是四十多岁的熟妇。钱三运夸赞江曼婷很年轻,让她很受用,她喜笑颜开的,就像是捡了件稀世珍宝似的。

    “小钱,你可真会说话啊!对了,小钱,你准备什么时候去云川市找郑耀明书记呢?对了,小钱,我要给你开一个证明,证明你在我公司是个中层干部,什么干部呢?干脆就说你是我们公司的团委书记吧,这样便于郑书记安排你的工作。我们公司是国企,团委书记相当于副科级干部,从国企转到地方任职,不算违规呢。”

    “姐,你真好,我都不知道如何向你表达我的谢意了!”

    “谢什么!谁让你是我的弟弟呢?姐姐帮助弟弟,那可是天经地义的!真要遇到什么情况,到时候姐帮你,这些年,我也认识了很多爸爸的老部下,他们都或多或少的掌握着一定的权力。”

    江曼婷又说:“你明天上午就去云川市吧,现在政府部门人员臃肿、人浮于事,推诿扯皮也是司空见惯的现象,工作安排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定的。当然,如果郑书记亲自过问此事,可能另当别论,但如果能在十天半个月内让你走上工作岗位,那效率就很惊人了!”

    “可是,姐,老爷子过几天就去北京了,我又不想回食品公司,这段时间我是回老家等候通知吗?”钱三运实际上是在试探江曼婷,他内心里是极其渴望能住在她家,即使什么也不做,但他又不敢直白地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江曼婷想了想,说:“如果你在家里,若是工作安排上遇到什么事,找你又不太方便。不然这样吧,等老爷子走后,你就住在我家,反正我家那么大的房子就我一个人住,晚上空荡荡的,你在的话,还能陪我聊聊天呢。”

    钱三运强压住心头的激动,说:“姐,那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呢?你可是我的弟弟啊。”

    “对,对,我们姐弟俩住一起,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到时候呢,你也不用上班的,就待在我家里看看电视什么的。”

    钱三运正在暗自高兴之时,冷不防一个人从身后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回头一看,原来是王石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