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市委大楼
    ,!

    “王石在,怎么是你?”

    “别提了,我正要找你呢。”

    “王石在,这是我姐,今天姐特意陪我去商场买几件衣服。”钱三运向江曼婷介绍王石在。

    王石在并不认识江曼婷,也没有听钱三运说过她,心中很疑惑,钱三运什么时候冒出个美丽的姐姐了?当然,他只是在心里嘀咕而已,不会当着钱三运姐姐的面傻乎乎地解开心中的疑团的,于是恭恭敬敬地对江曼婷说:“姐,你好。”

    钱三运先入为主,主动向江曼婷介绍王石在:“姐,这是我的大学同学兼同乡,名叫王石在,在江州一家房地产销售公司干业务员。”

    江曼婷连忙说:“要不,你们先聊会儿,我去商场逛逛?”

    钱三运说:“那好,姐,等下我去商场找你!”

    江曼婷走了,王石在一脸坏笑地问道:“三运,她真是你的姐姐?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你在江州有什么姐姐?”

    钱三运道:“以前没说不代表现在没有。”

    王石在说:“不和你纠缠你姐姐的事了。三运,我闯祸了,上次泡的那个女人的老公是江州市公安局的,也许是他有所察觉的,有一次我和他老婆偷情时,差点被他抓了个现行,幸好我顺着水管爬下了楼,要不然,他肯定会打得我皮开肉绽。”

    “王石在啊王石在,我和你说很多遍了,不要再四处沾花惹草,可你就是不收敛。这下好了吧,你打算怎么办?”

    “在房地产销售公司干不下去了!一夜夫妻百日恩,那女人还算有点良心,发短信说让我躲着点,说她老公心狠手辣,黑道白道通吃,弄不好我会死无葬身之地呢。”

    钱三运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要不你先回家乡避避风头?过段时间,我可能会回家乡工作了。”

    “你回家乡工作?”

    “是的,也许是在镇政府工作吧,暂时还没有定。”

    王石在苦笑道:“三运,只能这样了,眼下我可不敢在江州待下去了,弄不好就一命呜呼了。我听你的话,先回家乡待几天,静观其变。”

    钱三运道:“好的,王石在,等我在政府机关扎根后,就为你安排一份体面的工作。”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王石在走了,钱三运一路小跑着去商场找江曼婷了。

    江州市区、青山县城、云川市区在地图上呈一个近似的等边三角形,从江州市区到青山县城、从青山县城到云川市区、从江州市区到云川市区,距离都在一百公里左右。从行政区划上,青山县归云川市管辖。

    早春时节,春寒料峭,乍暖还寒时,阵阵冷风吹过钱三运的脸颊,但他的心是温暖的。他正行走在云川市的街头上,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配白色带暗花的衬衫及蓝色领带,显得英气逼人,器宇轩昂,引得大街上一些少女、少妇甚至大妈纷纷侧目。自从养母去世后,钱三运身边最亲近的女人就是江曼婷了,他的这身行头都是她掏钱买的。钱三运在感动之余不禁浮想联翩,江曼婷为什么对他这么好?是因为她曾经撞伤了自己?还是她真的将自己当做她的弟弟了?抑或是她将他想象成是她的初恋男友?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

    云川市是个地级市,市区规模和梳江州相比,显得寒碜了许多,街上没有高耸入云的大楼,没有富丽堂皇的商场,没有豪华的轿车,连美女都少得可怜。

    云川市区有一座并不太高的凤凰山,市委市政府就坐落于这座山上。院落并不算宽敞,里面横七竖八地停放着一些车辆,两栋七八层的办公楼面对面矗立着,南边的一栋是市委市政府办公地,北边的一栋是是市人大、政协及一些政府部门办公地。

    大门口有一个中年男保安,正警惕地注视着来往的行人和车辆,每天来市政府办事的人很多,保安关注的无外乎是破坏分子和上访人员。钱三运昂首阔步走了进去,并不拿正眼看他。保安根本就没有询问钱三运来政府大院干什么,很多情况下,你越是胆怯、畏畏缩缩的,保安越会盯上你;相反,如果像钱三运一样,充满自信、目不斜视,反而不会引起保安的注意。

    在市委市政府办公楼的一楼,也有一个保安坐在一张办公桌旁,注视着进入这栋楼的每一个人。

    “请问郑书记在几楼办公?”钱三运彬彬有礼地问道。

    保安扬起脸,将钱三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不冷不热地问:“你找哪个郑书记?”

    钱三运想,这栋楼上应该不止一个郑书记,于是说:“我找郑耀明书记。”

    “你是哪个单位的?为什么找他?”

    “我是他的亲戚,找他有点事。”钱三运随口编了个理由。

    保安阅人无数,自然不会将一个打市委书记亲戚旗号的年轻人放在眼里,他冷冷地说:“你和郑书记联系过了吗?”

    “还没有呢。”钱三运强压住心头的怒火,他真想将这个不把他当一回事的保安猛揍一顿。

    保安冷笑道:“你以为郑书记办公室是菜市场啊,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

    钱三运不禁火了,眼睛一瞪,厉声说:“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可要警告你,误了我的大事,我可绝不会轻饶你!”

    保安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用手指着钱三运,怒斥道:“你想闹事是不是?这里可是堂堂的市政府,容不得你在这里撒野!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让警察将你抓走?”

    “你敢!”钱三运可不会将一个小小的保安放在眼里。

    眼看两人剑拔弩张,一个路过的美丽少妇出现了,她大声问:“保安师傅,怎么回事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