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美女秘书长
    ,!

    “胡秘书长,这小子在这里无理取闹!”保安恶人先告状。

    “我来找郑耀明书记,他对我不礼貌!”钱三运据理力争。

    “酗子,每天来找郑书记的人有很多,他不可能每个人都接待的,得有一定的手续。请问你是谁呢,找郑书记有什么事吗?”胡秘书长面带微笑,说话声音轻轻的,柔柔的,有一种春风拂面般的感觉。

    胡秘书长美丽温柔,温文尔雅,气质不凡。她三十多岁,身材适中,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眼睛明亮,鼻梁高挺,双唇饱满,瓜子脸白皙娇嫩,似乎吹弹可破,乌黑柔顺的头发整齐地盘在脑后。这样美丽的女人简直就是男人心目中的女神。钱三运看着看着,不禁想入非非,如果这样的美女陪她一夜,他就是死上一次也心甘情愿。

    “年轻人,我在问你话呢!”美女秘书长又说。

    “哦,哦。”钱三运缓过神来,连声应道,显得有些尴尬。他从西服贴身口袋里掏出江天顺亲手写的纸条递给了美女秘书长,“你看,这是江书记的亲笔信,他让我来找郑书记。”

    美女秘书长接过纸条,瞟了一眼,又将其递给了钱三运,微笑道:“你就叫钱三运吧?以后可要记住,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给人看的。”

    钱三运的脸顿时红了,他虽然并未涉足官场,但还是懂得不能随便将领导人的私信给别人看,他今天鬼使神差地将这封信递给她看,与其说是他急于见到郑书记,不如说是他被她的美貌弄得有些神魂颠倒。

    “谢谢你,胡秘书长,我记住了!”钱三运诚恳地说。

    “小钱,你随我来。”美女秘书长迈着轻盈的步伐向电梯间走去,钱三运也亦步亦趋地紧随其后。

    电梯间只有美少妇和钱三运两个人,由于电梯间狭窄,钱三运离她很近,他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这香味勾人魂魄,将钱三运身体的**迅速激发了出来,他大胆地将身边的美女秘书长又打量了了一遍,如果眼神可以非礼她的话,那么钱三运已经将美女秘书长蹂躏无数遍了。

    “你是江中农业大学的毕业生,又是江书记家的亲戚,为什么不留在省城工作呢?”美女秘书长当然注意到了钱三运火辣辣的眼神,可是她的内心平静如水,因为她早已习以为常,无论她走到哪里,身后都有无数双火辣辣的眼睛在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钱三运又高谈阔论起来,将诸如农村能锻炼人,想用自己在大学里学到的农学知识帮助乡亲们脱贫致富之类的话又说了一大通。美女秘书长频频点头,赞许地说:“小钱有志向,有思想,是个不错的青年。”

    然而,就在此时,电梯突然停止不动了。美女秘书长看指示灯不亮了,惊讶地说:“啊,电梯怎么不运转了?是停电了还是出故障了?”

    “市委办公楼电梯还会出故障啊?”钱三运心情很矛盾,他既希望早日见到郑耀明书记,又想和美女秘书长多相处一会儿。

    “小钱,我手机落在办公室,你带手机了吗?”美女秘书长急切地问道。

    “带了。”钱三运掏出手机,递给了美女秘书长。

    美女秘书长拨通了电话,了解到并不是停电,而是电梯确实出故障了,得叫专业人员打开才行。

    “这电梯还从来没有出过故障呢,今天真是邪门了!”美女秘书长面现焦急之色,“幸亏还有你陪我,不然我一个人可真的有些害怕。”

    “胡秘书长,有我在,你不用害怕的。”钱三运不失时机地安慰道。

    美女秘书长忽然转移了话题,凝神看着钱三运,问:“小钱,你是青山县的?”

    “是呀,老家在青山县高山镇。”

    “江书记的籍贯是湖北省武汉市,你怎么会成为他家的亲戚呢?”

    钱三运淡淡一笑,没有正面回答美女秘书长的问题,而是说:“胡秘书长,你是不是怀疑我的这封信是伪造的?我以我的人格担保,这封信是货真价实的,而且,实不相瞒,我还在江书记家见过郑书记呢。”

    “真的?”美女秘书长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不知道她是真的惊讶还是故意装的。

    美女秘书长又说:“我可没有怀疑你呀,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糊弄郑书记?我只是感到一点疑惑罢了,毕竟是我带你去见郑书记,万一有什么差错,郑书记可饶不了我。对了,小钱,我过段时间可能要去你的家乡工作了。”

    “真的呀?”这下轮到钱三运惊讶了。

    “应该是十有**吧。”美女秘书长还想说什么,可欲言又止,可能是她觉得有些话和素昧平生的钱三运说不太合适吧。

    “我想冒昧地问一句,胡秘书长是不是去我的家乡担任父母官呢?”

    “按理说我是不能说的,但还是透露一点吧,我现在的职务是市委副秘书长,如果一切顺利,会去你的家乡青山县担任县委副书记、提名为县长候选人。”

    “那我可要提前恭喜你官升一级啊,你去了青山后,县人大常委会任命你为副县长、代县长,待人代会一召开,就会转正,到时候你就是青山县名正言顺的二把手了。”钱三运平时爱看一些官场小说,也从中了解了一些官场上的学问,比如行政级别、干部选拔任用程序等等。

    “也不是吧,虽然说人代会上只是走形式,但也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去年邻县在选举县长时,唯一的候选人竟然没有选上,新县长是代表们通过另投他人的方式当选的。青山县形势很复杂,谁也不敢保证不会重蹈邻县的覆辙。”

    “此类选举没有贯彻组织意图,与当地一把手关系非常大。我在想啊,邻县的那个县委书记要么缺乏对局势的掌控能力,要么就是有意为之。”

    “小钱,你懂得还真多呀!去年邻县选举失败后,市委书记郑耀明非常恼火,不久,县委书记就被调整到市政协担任闲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