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内幕消息
    ,!

    “谢谢你,杨主任。派出所不远,我和小吴步行去,既能看看街景,还能强身健体呢。”

    “钱书记,你好廉政啊!”杨小琴一脸夸张的表情,她见四下并无他人,轻声说,“钱书记,公家的车不用白不用,靠你一个人勤俭节约,有个屁用呀?你等下,我安排小车送你!”

    “真的不用的,杨主任。这样吧,下次我用车肯定找你!”

    “好。”杨小琴又轻声说道,“钱书记,下次你无论公事私事用车,我都一定满足你的需求!”

    钱三运不禁浮想联翩,这个妩媚妖娆的女人怎么就对我这么热情呢?

    再度行走在高山镇的街道上,钱三运百感交集。命运真的捉弄人,以前,他就是作为一个一无所有的“穷二代”路过集镇;而今天,他竟然以镇政法委书记的身份莅临镇派出所指导工作。

    这些年,高山镇的街道并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变化,街道还是那样狭窄,只能容得下两辆并行的车辆;路面还是坑坑洼洼的,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省市县的那几家温泉疗养院还是过去的老样子;唯一的变化就是街道两旁的瓦房大都换成了三层、四层的楼房。

    钱三运想,要想富,先修路。交通设施跟不上,高山镇想发展温泉旅游简直就是一句空话。再说,全县最大的化工厂就坐落在高山镇,而化工厂是污染大户,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一个镇既想发展工业,又想发展旅游业,这是几乎不可能的。高山镇守着个金饭碗,却四处讨饭吃,最根本的原因还是领导干部尸位素餐,没有责任心、进取心,他们脑子里成天想的都是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哪有精力干实事?

    “小吴,党政办杨主任的男人是干什么的?”钱三运走在路上,那个丰乳肥臀的杨小琴又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就是农技站朱彪副站长呀,算是我的老领导。朱站长性格憨厚,不太爱说话,但业务能力很强的。”

    “杨主任是住在镇农技站的宿舍吧?”

    “是的,农技站房子挺多的,我在农技站还有一套房子呢。不过呢,房子不是楼房,是两室一厅的瓦房,还有一个独立的后院,环境倒是很不错。我现在人事关系还在镇农技站,所以那房子一直被我占着。钱书记,这个杨主任可不简单啊,在高山镇,有时连副书记、副镇长都办不了的事,杨主任都能摆平。”

    钱三运微微一愣,问:“是这样啊,杨主任能耐非凡嘛!”

    吴克标诡秘地笑了笑,说:“党政办主任嘛,虽然只是正股级,但上传下达,用车招待都由她负责,实际权力本来就在副镇长、副书记之上;再说她和镇主要领导走得也近。”

    钱三运心照不宣地笑了笑,他心知肚明,一个女同志在官场上能够如鱼得水,要么她的能力特别强,或者后台特别硬,要么就是“日后提拔”的。钱三运想,这个杨小琴,妩媚妖娆,丰乳肥臀,换成我干镇党委书记,也会想方设法将她哄上床。

    “小吴,你懂得还挺多的嘛。”钱三运意味深长地说。

    吴克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钱书记,我可没有瞎说呀。党政办主任权力本来就不小嘛。”

    “小吴,今年下半年镇里要搞换届选举,这对你来说,是个机会啊。”

    “钱书记,我连正式行政干部都算不上,就是有机会也轮不上我啊!”吴克标哭丧着脸,“最多也就是差额选举时拉我陪太子读书!”

    “小吴,这你就不懂了!选举副镇长时,并不要求候选人一定是行政干部,只要有代表愿意投你票,你是农民也照样可以被选举为副镇长。不要小看了陪太子读书,这可是一个大大的机遇。如果在选举时有人帮你做代表们的工作,是候选人比不是候选人机会就大得多,你想想看,如果你是代表通过另投他人的方式选上的,上级组织部门肯定要追查背后有没有贿选等问题;如果你本来就是候选人,上面也不好说什么啊。总之,一句话,不要放过任何机会。”

    吴克标精神为之一振,他是个非常精明的人,钱三运年纪轻轻就能升任副科级领导干部,而且还是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亲自送他来高山镇报到的,说明他绝非等闲之辈。而且,吴克标私下里听人说,钱三运市里、省里都有人。如果不出所料的话,钱三运会在官场平步青云的,能与这样的一个“潜力股”攀上关系,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机会。而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关键是看能不能抓住了。吴克标一副虔诚的表情,说:“钱书记,你这么一说,我茅塞顿开,只是我怕到时候连陪太子读书的机会都没有呀。”

    钱三运笑了笑,说:“事在人为嘛。”

    “钱书记,你以后可要多多栽培,多多提携啊。”吴克标差点就想说,只要你能帮我如愿以偿当上副镇长,我从此以后就是你的一条狗!你让我去东,我不敢去西;你让我去南,我不敢去北。

    钱三运也确实有提携吴克标的想法。首先,吴克标为人精明,工作能力也不错,不是那种扶不起的阿斗;其次,吴克标是他来镇政府上班后的第一个下属,而且也很尊重他;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他想培植自己的势力,在官场上混的如果连一个心腹都没有,那还不成了孤家寡人?

    “钱书记,我和你说啊,杨小琴主任和镇党委书记胡业山有一腿。”吴克标立功心切,立刻将这一重磅消息悄悄告诉了钱三运。

    “我也猜出来了。”钱三运处变不惊,他心中其实也猜测个**不离十了。

    “不过呢,最近两年他俩关系好像冷淡了。有一次,听说杨小琴拉扯着胡书记,责怪他为什么对她冷落了。”

    “是吗?消息可靠吗?”钱三运对这个倒是很感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