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抓赌2
    ,!

    “好。你将人员召集好,注意保密。另外,你要准备好锁、铁丝、绳索、毛巾、手电筒、警棍、手铐等物品。”

    方永强不知道钱三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没有询问,说:“好的,钱书记,这些都是小事。”

    第二天下午三点,钱三运等六人悄无声息地在街头搭乘了一辆面包车,驶入了桃花冲林场的后山。几个人下了车,面包车返回了。

    “钱书记,这是什么地方呀?”吴克标等几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明白钱三运将他们带到这里干什么。

    这个时候,山里静悄悄的,钱三运坐在一块石头上,不慌不忙地说:“下午我们有一个艰巨任务,就是铲除桃花冲赌场。此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既检验大家的工作能力,也是给大伙儿们一个挣钱的大好机会。”

    “钱书记,这有危险吗?”王石在没想到来派出所上班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参与这个重大行动,心中不免有些发虚。其实,王石在此刻的担忧也代表了其他几个人的心理。

    钱三运淡淡一笑,说道:“危险总是有的,任何任务都很难做到百分之百安全呀。上次听指导员说,派出所有次行动还被人扔了砖头呢。我们就是在大街上散步,也难免不被车子磕磕碰碰啊。”

    王石在的脸顿时就红了,也不言语了。

    “你们跟我来,我对这里的路径非常熟悉。”钱三运手中拿着一根木棍,走在了最前面。

    “山上有蛇吗?”方永强问了一句。

    “现在天气冷,蛇还在洞穴里冬眠呢。即使真的看见蛇了,也不打紧,我会抓蛇的。”钱三运安慰道。

    山间小路崎岖不平,有的路被荆棘荒草覆盖了,有的地方甚至根本就看不到路,钱三运披荆斩棘,杀出一条路来,几乎每个人的胳膊和腿部都被荆棘刮破了。

    在一片山石旁,钱三运等人坐下歇息。吴克标不免有些泄气,自言自语道:“如果这次抓赌像以前那几次一样无功而返,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小吴,怎么在大战临前,说这么沮丧的话?会动摇军心啊!”

    吴克标红着脸,说:“钱书记,你看我这乌鸦嘴,尽不说好听的。我们大伙儿都相信你的能力的,算好瞎说好了!”

    王石在低着头,正在吐口水涂抹自己的伤口处,也有些垂头丧气。

    钱三运鼓励道:“你们看,前方隐隐约约能看到的地方就是桃花冲林场了,前面的路好走多了,我们胜利在望了。”

    歇息片刻后,众人又在钱三运的带领下往桃花冲林场的方向走去。他们已经走到了一座不大不小的山丘上,看着山下生机盎然的林惩掩映在树林中影影绰绰的房子,众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太阳远远的挂在半空中,离落山应该还有一些时辰。钱三运说道:“这里人迹罕至,没有人会来这里的,你们先在这树下歇息,我去山脚下打探一下情况。”

    林场里栽种了很多的桃树,漫山遍野的桃花就像一片粉红色的花的海洋。此外,还有一些杉树、柏树、梧桐树、板栗树、枣树、梨树等树种。

    钱三运悄悄地溜下了山。在偌大的林场的尽头,钱三运看到了一排青砖瓦顶的房子,房子里传来阵阵喧嚣嘈杂声。钱三运想:这十有**就是设在林场里的赌场了。钱三运举目四望,这里的确是赌场的最佳场所。房子三面环山,后面就是一望无际的树林,唯一的一条石子路通向村外。如果在路边设置几道暗哨,一有风吹草动就通风报信,赌徒们顿时就会作鸟兽散,警察根本无法抓到现行。

    钱三运蹑手蹑脚地摸到了房子后面,发现房子后面有一道后门,直接通向林场。门是虚掩的,透过门的缝隙可以看到屋内人声鼎沸,估计赌博正酣。

    钱三运将地形查看了一番,然后沿原路返回到了方永强等人歇息的地方。

    钱三运这么久没有来,方永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正在树林下来回踱步,忽然看到钱三运一路小跑着回来了,心中忐忑不安,问道:“钱书记,情况如何?”

    钱三运笑着说:“确实有一伙赌徒在房子里赌博,大概有一二十人。指导员,等下我们悄无声息地摸过去,趁着天黑之前将他们一网打尽。我是这么想的,等我们靠近赌场时,先悄悄地将后门反锁住,再让两名弟兄带着警棍守候在后门边,防止他们狗急跳墙破门而出。剩下的人堵住前门,至于抓赌徒,那是我的事了。指导员,你看如何?”

    方永强道:“你是领导,具体安排听你的,我没有意见。钱书记,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抓人不是主要的,缴获赌资才是我们的首要任务。即使未抓到人,但是能缴获一定数额的赌资,我们全身以退,这次行动就算成功了。”

    “指导员,如果行动能够成功,你可要犒劳兄弟们呀,你看我的胳膊,都被划破了!”王石在眯着眼,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那是当然,我方永强什么时候亏待过弟兄们?等下行动时,大伙可要勇猛些,并且听从钱书记的安排,行动成功之后我会论功行赏的。”

    钱三运猫腰走在前面,方永强等人亦步亦趋地紧随其后。不多时,便到了离赌场不远处的一处山林坡地上。钱三运停下了脚步,蹲在地上,轻声说道:“我先摸到屋后将后门反锁住,然后方小龙和江泽清守候在后门,剩下的人跟着我快速冲到前门处,防止他们逃走。”

    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大战来临前,大伙儿的心里都有些紧张,吴克标的额头还渗出豆大的汗珠来,他何曾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