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抓赌3
    ,!

    钱三运拿出铁锁,轻声说:“刚才我查看了后门的构造,可以用铁锁锁住,本来我是做两手准备的,实在锁不上就用铁丝将后门扎起来,现在看来铁丝用不上了。”方永强等人不得不佩服,钱三运不仅胆大,而且心细。钱三运正欲起身锁门,却发现后门突然打开了,走出来一高一矮两个男人。钱三运大惊,连忙招呼众人匍匐下来,幸好有小山坡遮挡,加之天色渐渐暗了,那两个男人并没有注意到在他们不远处竟然潜伏着六个人。

    钱三运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瞥见这两个男人掏出裤裆中的黑鸟,对着钱三运的方向撒尿。

    “下午手气如何?”矮个子男人边抖动着黑鸟边问道。

    “下午真他妈的背,前几次赢的钱全没了,还搭进去五千多元,你呢?”

    “也就赢了万把块吧,将上次的损失夺回来了。”

    正在这时,趴在山坡上的方永强竟然滑落下来,发出了“哗”的声响,钱三运惊出了一声冷汗。那个矮个子男人警惕地朝这边看了看,对高个子男人说道:“小山坡后面好像有响声,会不会有人?”

    “你他妈的疑神疑鬼的,响声就一定是人呀,难道不能是山猫野狗?再说了,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有谁会来?”

    “说的也是,路口有人站岗放哨呢,何况就是警察来了我们也不怕他。”

    两个男人小解后返回了屋里,并顺手将后门关上了。

    钱三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小声叮嘱道:“我将后门反锁左,你们看我招手后,就立刻赶过来,按照刚才的分工行事,记住,一定要小心,不能被他们发现了!”钱三运说完,就悄悄地从山坡上爬了出去,蹑手蹑脚地走到后门旁,顺手就将后门反锁住了。

    钱三运连忙向方永强等人招手,吴克标等人迅速向这边靠拢,方小龙和江泽清神情高度紧张,手拿警棍如临大敌,一边一个守候在后门口。

    钱三运带领方永强等三人快速地猫腰从房子的屋檐下绕到前门,一个看门的中年汉子坐在门前的一个竹椅上悠然自得地抽烟,钱三运根本就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就将他制服了,用毛巾堵住他的嘴,用麻绳将他的双手双脚捆住了。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方永强等人是目瞪口呆。然后,钱三运快速地来到赌场大门口,厉声喝道:“我们是警察,你们被包围了!”

    正在忘我赌钱的十几个赌徒顿时就懵了,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抓起桌上的钱准备逃跑,可惜后门被反锁了,他们怎么也打不开,有的赌徒开始用力跺门,钱三运大叫道:“后门已经被我们反锁了,有我们的十来个弟兄正在把守,你们是跑不掉的,全部蹲下!”

    这些赌徒眼看前有追兵后有埋伏,绝望之际只得一个个蹲下来,但他们都是赌场老手,经历过多次警察的围堵,迅速冷静下来,发现不太对劲,怎么前门就三四个警察在把守?难道他们刚才的话语是虚张声势?

    一个胖男人透过刚才被踹坏的门缝发现后门并没有钱三运所说的是十多名警察在把守,只有两个胆战心惊的年轻人一左一右守候在后门边。他倏地站起身来,大嚷道:“弟兄们,他们在忽悠我们,并没有多少警察,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是警察,我们团结一心,和他们拼了!”

    说时迟那时快,钱三运飞快地走到他的身边,轻而易举地就将他制服了,胖男人被钱三运打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呻吟。钱三运拿出白晃晃的手铐,瞬间就将他的双手铐住了。

    一个老赌棍小声嘀咕道:“他们的确是警察,刚才站在门口的那个人我认识,好像姓方。”

    一个瘦高个青年却大声叫道:“是警察又怎样,他们人少,我们一起上!不要怕,出什么事,我担责任!”

    这帮赌徒像打了鸡血似的,浑身亢奋,一起攻击钱三运。钱三运勃然大怒,利用擒拿格斗手法,三下五除二就将以年轻人为首的几个赌徒打翻在地,并用手铐将他们一一拷上了。钱三运怒吼道:“你们这是袭警,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再不束手就擒,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小青年虽然被钱三运制服了,却依然呈现出一幅桀骜不驯的模样,怒视着钱三运,似乎很不服气,并大声嚷嚷道:“你知道我是谁?我叔叔是村长!赶快放开我!”

    钱三运冷笑道:“村长是多大的官?还在这里嘚瑟!”

    小青年见这招不灵,又搬出救兵,嚷嚷道:“乔大虎你总该认识吧?”

    乔大虎?钱三运微微一愣,问方永强:“乔大虎是谁?”

    “黑道上混的,心狠手辣。”方永强说。

    小青年以为钱三运害怕了,得意洋洋地说:“高山镇谁不认识乔大虎?告诉你,乔大虎是我大哥!”

    小青年趾高气扬的模样令钱三运非常不爽,他猛的给了小青年一巴掌,怒斥道:“你不说乔大虎还不打紧,偏偏你自讨苦吃z道分子欺压百姓,无恶不作,我下一步打击的重点就是黑社会!”

    小青年从刚才和钱三运的交手中,得知钱三运绝非等闲之辈,心中非常害怕,低着头大气不敢出。钱三运又给了他一巴掌,小青年嘴角就流出血来。

    这时候方永强赶紧过来制止了钱三运,并将钱三运拉到一边,轻声说道:“钱书记,冷静点,不能再打了,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钱三运顿时冷静下来,方永强说的很有道理,自己到高山镇没几天,如果一时冲动惹出什么事端来,对自己肯定非常不利。

    “指导员,我们将这些人带回所里怎么处置?”钱三运问道。

    “对他们进行讯问,然后处以罚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