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扫黄行动1
    ,!

    方永强道:“钱书记,你是眼光太高了吧!像你这样优秀的男人,还愁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对了,镇医院去年来了一个肖士,那模样绝对的是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是男人看到了都会流口水的。她走到大街上,回头率准是百分之百。”

    “我说方指导员,你说得也太夸张了吧?”

    方永强嘿嘿笑道:“也不算太夸张吧,反正的确漂亮,不信你可以问吴干事。”

    吴克标说:“方指导员所言不虚,那肖士长得的确漂亮,可惜不是我的菜。”

    方永强说:“吴干事,你也不要想那个肖士想得睡不着觉了,就按钱书记所说的,你还是去追你在县电视台的那个女同学吧。我觉得呢,那个肖士和钱书记更般配!”

    钱三运问:“那肖士是不是姓杨?”

    “是的,你见过她?”方永强和吴克标不约而同地说。

    吴克标顿时反应过来了,“钱书记,我想起来了,是党政办杨小琴告诉你的吧?那肖士就是杨小琴的堂妹!”

    方永强似懂非懂地说:“你不会说那个姓杨的肖士就是刚才被我们放掉的小青年杨建的妹妹?”

    吴克标说:“肖士是杨小琴的堂妹,杨建也是杨小琴的堂弟,那么肖士就是杨建的妹妹了,只是我不太清楚,肖士是不是杨建的亲妹妹。”

    钱三运笑道:“小吴,怎么感觉你在说绕口令?时候不早了,我回去睡觉啦。”

    方永强见状,立刻说:“钱书记,我开车送你回镇政府宿舍吧。”

    “好的,多谢啦。”钱三运虽然是镇政法委书记,派出所在他的领导之下,但说话还是比较谦虚的。就像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周海洋所说的,低调总比高调好。

    方永强有些受宠若惊,说:“钱书记,这么点事,你都要谢我,我实在无地自容了。这段时间,张兵不在所里,我是能做主的,钱书记随便什么时候用车,我都能够保证;但张兵回来,我恐怕就身不由己了。”

    方永强这番话可谓一箭双雕,既献了殷勤,又像是在暗示钱三运,如果能想方设法将他提拔为所长,今后他就可以更好地为钱三运服务了。钱三运想,镇长方大同是你的叔叔,他都帮不了你,我还能帮你吗?然而,方永强早就认准了钱三运的能耐和背景,退一步说,钱三运即使提拔不了他,多一个人帮着说话,总比只有叔叔一个人在背后撑腰好。

    抓赌行动圆满成功后,钱三运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抓嫖了,坐在车上,他对方永强说:“方指导员,我已经决定了,明天晚上突袭洗浴城!”

    “明天晚上?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呢。”方永强非常惊讶。

    “现在距明天晚上还有一整天呢,足够我们准备的。”钱三运镇定自若,那神情,仿佛运筹帷幄的将军。

    “钱书记,行动方案我还没有想好呢。你看是不是先去摸个底?可是,我们所里那些干警和联防队员,洗浴城里的那些人都认识,一时半会还真的找不到合适的暗访人选呢。”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嘛。暗访是必须的,那样才能有的放矢。我决定明天亲自前去暗访!”

    方永强惊讶得瞳孔都放大了,“钱书记,你亲自去?”

    钱三运淡淡一笑:“洗浴城的人并不认识我,不觉得我是最合适人选吗?”

    “是的,是的,钱书记的确是合适人选。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洗浴城有很多打手吗?”

    “那也不是,但我知道洗浴城的老鸨和张兵所长关系亲密,直说了吧,老鸨是张兵的姘头,张兵是老鸨的保护伞。而且,老鸨和黑道上的人也有来往。”

    “你不用担心我的。”钱三运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洗浴城有恃无恐地容留妇女卖淫,为什么方永强迫不及待地想展开抓嫖行动,原来这其中的原因就是张兵是老鸨的保护伞。

    “对了,方指导员,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能联系上吗?最好请他们出马,所里干警到时候只做好配合工作。”

    “没问题,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长贾平川是我的同班同学呢,但是,我怕万一泄露了风声,就不好了!”

    “这事好办,你就说请他们泡温泉,等在正式行动之前,再告诉他们具体行动目的。另外,每名警察给两百元好处费。”

    “还是钱书记考虑问题周到。”方永强啧啧赞叹道。

    “方指导员,就这样吧,具体事宜待我暗访后再做决断。”

    龙泉洗浴城规模其实并不算大,主体建筑是一栋两层的楼房,规模自然不能和江州市的那些大型洗浴城相提并论,毕竟这里是落后的山区小镇。据吴克标说,高山镇洗浴城容留妇女卖淫的独此一家,其他的卖淫窝点都是一些街头洗头房。钱三运想,这可能是张兵和老鸨之间达成了某种交易,如果洗浴城多了,小姐多了,龙泉洗浴城的利润空间就会压缩很多。要想赚大钱,只有垄断。钱三运还听说,对那些街头洗头房,派出所也会隔断时间查一次,但每次都是以罚款了事。在钱三运看来,张兵之所以这样做,一是创收;二是给外界一个印象,他张兵并不是纵容卖淫嫖娼行为的;三是变相告诉人们龙泉洗浴城是最安全的。

    虽然是下午,但客人并不少。钱三运推开玻璃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前台大厅,面积倒也不大,一个年轻的女子躺在沙发上,两眼茫然地看着天花板,一个中年妇女正坐在吧台前低头摁着计算器,计算器发出清脆的声音。

    看见有人进来,年轻女子瞥了钱三运一眼,但是没有动弹,中年妇女则从吧台里走了出来,见钱三运长得一表人才,兜里鼓鼓的,一看就是有钱的主,便热情地问:“先生,是洗怨是按摩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