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扫黄行动3
    ,!

    “你在干什么?”钱三运见小女孩主动脱衣服,有些惊讶。

    小女孩停止了继续脱衣的动作,低声哀求道:“大哥,你要了我吧,我的妈妈真的生病了,家里急需用钱。”

    “除了卖身,就没有别的办法?”钱三运愣了愣,有点疑惑地问。

    “我的家在偏僻的小山村,爸爸去世得早,是妈妈拉扯着我和弟弟长大的。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掉了,还欠亲戚很多钱,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妈妈一天天病重,所以瞒着妈妈,谎称外出打工,就来到这地方了。”小女孩的脸庞不停抽搐着,泪水从她白皙的脸颊上无声地滑落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还上学吗?”

    “我叫姜娇娇,本来在青山一中读高一,但我不打算继续读书了。”

    钱三运知道,青山一中是省重点高中,今年全省的文科状元就出在青山一中。能考上青山一中的学生都是出类拔萃的,就拿高山镇初级中学来说,每年约三百名初三毕业生参加中考,真正凭自己实力考上青山一中的也就两三个人。

    “成绩这么好不读书真是太可惜了!”

    姜娇娇低下头,一声不吭。

    钱三运道:“三千元钱能治好你妈妈的病吗?”

    “不够吧,医生说所有费用加在一起得要六七千元。”

    “那剩下的钱你如何解决呢?”

    “老板说,我年龄小,如果接客的话不但生意好,而且价格高,她要和我五五分成,说我就是店里的一棵摇钱树,用不了一个月时间,就能攒够为妈妈治病的钱了。”

    钱三运被姜娇娇可怜的身世和拳拳的救母之心深深地打动了,说道:“我给你五千元,你回家治疗妈妈的病,不要在这肮脏的地方待下去了。另外,你还是要读书,对你这样的家庭而言,读书才是你唯一的出路,才能改变你的命运!”

    姜娇娇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睁大眼睛茫然地盯着钱三运。

    “没有听明白吗?我再说一遍,你妈妈治病的钱和你的学费我都包了,但你必须离开这是非之地!”

    钱三运今天出门时口袋里只揣了三四千元,刚才给老鸨四百元房间费后,现在只剩三千多元了。他拿出三千元递给姜娇娇,说:“这是三千元,剩下的钱我晚上给你。记住,无论如何不能靠出卖自己的身体赚钱,虽然你急需用钱,钱也有正当用途。你想想看,如果你的妈妈知道了,她的心里有多难过!”

    姜娇娇接过钱,揣在裤兜后,就躺倒在床上,闭上眼睛,默默等待将要发生的事。钱三运凝神看着床上的美丽少女,她未发育完全的胸脯上下起伏着,清秀的脸庞还挂着泪痕,要说钱三运不为之心动是不可能的,他并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按理说,他花钱买处,她急需用钱,虽然不太合法,可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并无过分之处。但钱三运犹豫再三,还是觉得不能乘人之危,否则他会受到良心上的谴责的。

    姜娇娇等了好久,见钱三运呆坐在床上不动弹,大感诧异,问道:“大哥,你是不是反悔了?如果你反悔了,我将钱还给你。”

    “不是,不是。”钱三运心中有些慌乱,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今天我身体不太舒服。”

    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钱三运忽然意识到这解释很不妥当,身体不舒服?难道是自己的性功能有障碍?

    姜娇娇从床上坐了起来,将兜里的钱掏了出来,递给了钱三运,说道:“大哥,你没有要我,我就不能收你的钱,这钱得还你。”

    “不要,不要。”钱三运连忙摆手,“这钱算是借你的,你以后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我,行吗?”

    姜娇娇沉思片刻,还是摇了摇头,“我们素昧平生,我怎么好意思向你借钱?再说了,我都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有钱还你,算了,还是将钱还你吧。”

    钱三运一时语拙,不知道如何是好。忽然,他灵机一动,说道:“姜娇娇,你看这样可好?你不是卖处吗?今天我身体不舒服,这钱你先拿着,并且你妈妈所有的医疗费我全包了。算是我将你的贞操提前预定下来了,等到将来我身体舒服了,再要你,可以吗?”

    姜娇娇想了想,说道:“大哥,我看你是个好人,我答应你!”

    钱三运激动异常,一把将姜娇娇搂在怀里,在她白皙娇嫩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姜娇娇乖巧地依偎在钱三运的怀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也许在她的潜意识中,已经认定自己早晚是钱三运的人了。

    这一刻,钱三运欲火焚身,真想扒光她的衣服,夺了她的贞操,可是理智终究战胜了冲动,他松开手,从床上站了起来。钱三运真真切切地体会到:禁欲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好了,我们就这么约定了。我有急事得走了,晚上我过来,送你回去。”钱三运决定自己还是尽快离开这里,要不然他一时冲动,就会占有了姜娇娇,这对于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小女孩来说,是心灵和**上的双重伤害。

    姜娇娇赶紧穿好上衣,也跟着钱三运下了楼。一楼前台处,老鸨王凤霞问姜娇娇:“成交了吗?”

    姜娇娇的脸涨得通红,轻轻地“嗯”了一声,这声音就像蚊子哼。王凤霞没有听清楚,又追问了一句:“三千元一分不少的给了吗?”

    “给了。”姜娇娇抬高了音量。

    坐在沙发上的几个小姐叽叽喳喳的,一个小姐说:“娇娇,一下子得这么多钱可要请我们吃饭呀?”

    另一个小姐说:“是呀,想当初,我被那个负心郎夺了第一次,现在想想,还不如卖处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