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械斗事件1
    ,!

    抓赌、抓嫖行动获得圆满成功,对于钱三运而言,可谓好处多多。其一,这是对他领导能力的一次检验,他走马上任伊始,就能取得这样大的成绩,定能让很多人对他刮目相看,他不只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人,也是一个智勇双全的人;其二,他意外抓获了正欲嫖娼的镇党委分管政法的副书记江志强,抓住了他的小辫子,这样一来,他和江志强的角色就会发生转换,他今后根本不用忌惮这个顶头上司的,这样对他放开手脚大干一番事业肯定会有着很多好处的;其三,抓赌行动名利双收,他为此分得了三万元的赌资,在那个年代,三万元可是普通职工两三年的工资收入,其他几个参与行动的人也都获得一笔巨款,这样无形中就笼络了更多的人,培育了一批亲信;其四,他在抓嫖行动中认识了卖身救母的姜娇娇。

    到了周末,钱三运本想好好的放松放松。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镇党政办主任杨小琴打来了电话,说桃花村发生了群众械斗,双方各有人员受伤,镇派出所已经出警。她还说由于今天是周末,书记胡业山和镇长方大同、分管政法的党委副书记江志强都在县城的家里,来不及赶过来,他们委托钱三运全权处理桃花村械斗的事。钱三运在心中将胡业山、方大同、江志强等一干人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奶奶的,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就让我干,如果处置不当,责任就归在我的头上!是成心灭我的威风是吧?

    钱三运新官上任,就遇到这种棘手的群体**件,怎么妥善解决,他并没有现成的经验。但车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我赤膊上阵,将那些械斗者一一抓到派出所里!

    钱三运拨打镇派出所指导员方永强的手机,可是他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王石在的手机也无法接通。他愣了一会,怎么回事呢?

    钱三运怄气归怄气,不管怎样,他作为镇政法委书记,处理此类突发事件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他当即要求杨小琴派车,他要去现场指挥处置此事。

    钱三运乘坐镇政府的小车到了桃花村村部门口,就见到前方的村庄里黑压压的一片人群。由于山路崎岖不平,小车行驶缓慢,钱三运下了车,一路小跑着向前方跑去。

    村庄的晒谷场上,有一两百号人,当然有相当一部分是看热闹的。两派人马呈对峙局面,他们手中都紧握着锄头、钉耙、木棍、铁锹等武器,现场气氛空前紧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镇派出所指导员方永强率领几个民警和联防队员颤颤巍巍地站在一旁,他们浑然没有了抓嫖时的威风。方永强看见钱三运来了,马上有了主心骨,精神大振,道:“钱书记,你终于来了呀。”

    钱三运一脸的严肃,质问道:“方指导员,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我?”

    方永强苦笑道:“钱书记,我倒是很想你亲自坐镇指挥,可是我无法联系上你呀。你看这鬼地方,手机一点信号没有!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斗殴,没想到却是群体**件!我来了就走不开了,给镇政府的电话还是我让村长杨青打的。”

    在现场维持秩序的王石在见钱三运来了,也赶了过来,诉苦道:“钱书记,联防队员可不是那么好干的!刚才他们械斗时,差点就一锄头砸到我肩膀上了!”

    钱三运板着脸,斥责道:“上次抓赌时,怎么就没有听你说过联防队员不好干呢?”

    上次抓赌,王石在轻而易举就分得两万元,事后一个劲地感激钱三运。现在受一点委屈就喊冤,钱三运当然不高兴了。王石在见钱三运揶揄自己,脸顿时红了,自我解嘲地说:“钱书记,我只是说说而已,没有别的意思,刚才我们几个还算勇敢的呢。”

    钱三运没时间和王石在计较这些,他将目光瞄向了方永强:“方指导员,你来说说他们械斗的原因及事情经过。”

    “是这么回事,这两帮人分属于桃花村的两个村民组。一个村民组叫岗上村民组,另一个村民组叫山前村民组,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山前村民组。”

    钱三运提醒道:“方指导员,你尽可能简明扼要的叙述。你看现在他们剑拔弩张,火药味很浓呢。”

    方永强说:“钱书记,别看他们两帮人紧张对峙,但暂时不会打起来的。”

    “那是怎么回事呢?”

    “因为实力较弱的一帮人正在等待援兵,援兵没有来,他们不会动手的;而实力较强的那一帮人已经取得了一场胜利,也不会贸然动手的。”

    “那好,你就来说说事情的前因后果吧。”钱三运见形势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紧张,悬着的心顿时轻松了很多,他也需要时间,时间多了,他就会有更好的应对之策,当然,对事情经过没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是很难做出正确决策的。

    “这样吧,我让桃花村村委会主任杨青介绍吧,他比我更清楚。”

    方永强跑进人群中将杨青找来了,钱三运将杨青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他个子不高,但身体结实,皮肤黝黑,人看起来很精明的。

    “这就是镇政法委钱书记。”方永强向杨青介绍钱三运。

    杨青显得很惊讶,他听说镇里来了一个年轻的政法委书记,却没料到钱三运会如此年轻,不过,一村之长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他立刻恢复镇定,恭维道:“钱书记的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器宇轩昂,年轻有为啊。”

    钱三运友好地伸出手,杨青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用两只手紧紧地握住钱三运的手。

    “杨主任,你来说说这两帮人斗殴的原因及发展经过。”

    “是这样的,钱书记。”杨青很健谈,口才也很好,“我们现在所在的村民组叫山前村民组。山前村民组王国富的老婆陈莲花是个留守女人,虽然三十多岁了,但模样很俊俏,人又风骚,王国富常年在外地打工。昨天晚上,岗上村民组村民杨大毛趁着夜色溜到陈莲花家里,和陈莲花睡在了一起,不料半夜里王国富突然回来了,将陈莲花和杨大毛捉奸在床。王国富本来就是一莽夫,当场将细皮嫩肉的杨大毛痛打了一顿,要不是陈莲花在一旁拉架,杨大毛很可能要被王国富打成残疾人了。在山村,男女偷情是司空见惯的事,人们也不觉得有多大的羞耻。杨大毛咽不下这口气,回家后将此事和兄弟们说了,他们立刻纠集了一二十人浩浩荡荡来到了山前村民组,说要为杨大毛讨个说法,由于话不投机,就动手打起来了。王家人数占优势,杨家那边人数少,吃了扪心亏,伤了好几个。我得知这一情况后,迅速打电话报警,方指导员很快就带人赶过来了,暂时将械斗制止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