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械斗事件4
    ,!

    “是呀,我们兄妹三人,杨可韫还在读高中呢。”

    忽然,一个中年妇女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了,见了钱三运,大嚷道:“今天参与打架的那么多人,你为什么独独要抓我的儿子?”

    “妈,钱书记没有说要抓我呀!”杨建对这中年妇女挤眼睛,示意她不要闹。

    “不是抓你,为什么别的人都走了?”很显然,这中年妇女是杨建的妈妈,也就是杨可欣和杨可韫的妈妈。钱三运不禁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她身材高大,丰乳肥臀,虽人到中年,但风韵犹存,由此可知她年轻时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只要一看到杨建妈妈的模样,就可大致推测出杨可欣、杨可韫的长相。

    “阿姨,我可没有说要抓你的儿子啊,我只是想通过他了解一些情况。”钱三运可不敢得罪杨建的妈妈,说不定她将来就会成为自己的丈母娘呢。不过,他对自己能否追到美若天仙的杨可欣并没有多大信心。再说了,他心里也有些顾虑,杨可欣曾经失恋过,感情受过伤,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还是不是处女?中国男人都有处女情结,总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处女,并且她一生守身如玉,然而对自己却大方得多,总希望占有全天下的美女。

    “杨建,跟我回家!”中年妇女一把拉住儿子的手,就将他往家里拽。这一招正合杨建心意,他本来就想走,可又不敢走,现在妈妈正好帮他解了围。

    杨建走后,钱三运更是坚定了除掉乔大虎的想法,必须尽快想方设法摸清乔大虎的案底,一来是为民除害,二来也是为自己着想,毕竟乔大虎已经出手追杨可欣了。虽然杨可欣现在对乔大虎不理不睬,但在乔大虎的软磨硬泡下,说不定就成为他的囊中物。一旦生米煮成了熟饭,后悔也来不及了。

    “钱书记,不好了,那两个被我们抓的村民的妈妈、奶奶全来了,要求我们放人,说我们不放人,就不让我们走!”王石在匆匆忙忙地跑过来汇报。

    钱三运一惊,自己光顾着想如何追杨可欣,却不料那边发生了一些变故,如果不找杨建问话,及时将两个闹事村民带到所里,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他快速地赶了过去,果然看见几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躺在地上,并用手死死地抱住那两个闹事村民的脚,眼睛里全是泪水,这些老人没有文化,以为警察要抓自己的儿子(孙子)坐牢。方永强站在那里,用手不停地抓头发,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他见钱三运来了,说:“钱书记,我们走迟了,被她们堵住了,现在人带不走了,怎么办?”

    钱三运当机立断,将方永强拉到一边,吩咐道:“方指导员,此事由我来处理。你先将两个黑帮成员带走,让方小龙留下来陪我就行了。记住:没有我的同意,不得将他俩放走,否则我拿你是问!方指导员,想必今天乔大虎的讲话你也听得很明白吧?张兵所长和他早有勾结,连张兵什么时候学习结束乔大虎都一清二楚!我们要借此机会从这两个黑道成员嘴中挖出我们想要的东西,怎么审问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当然,我们尽量不要搞刑讯逼供,即使搞,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如果实在没有好的办法,就找王石在帮忙。”

    钱三运又将王石在叫来了,嘱咐道:“王石在,你要配合方指导员审问乔大虎手下的两个黑帮成员,如果他们不肯说,你要开动脑筋,看看有什么好的方法,做到既不留下刑讯逼供的痕迹,又要让他们屈服。”

    王石在精神为之一振,说:“钱书记,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

    钱三运知道王石在鬼点子多,对付人一套一套的。正是从王石在那里,钱三运知道了弹蛋蛋、戳马眼、勒棒棒等虐待男人的招式。这些招式虽看不到明显伤口,痛苦却是让男人难以忍受的。

    方永强押着两个乔大虎的手下走了,钱三运则和方小龙留了下来。村长杨青在钱三运的要求下,帮忙将几个受伤的村民送到镇医院治疗。两个带头闹事的男子坐在地上,白晃晃的手铐还没有解开,他们的妈妈、奶奶则抱着他们的胳膊、大腿,迟迟不愿意松手,好像一松手,钱三运就会将他们带走似的。

    “求求你,领导,你就放过我孙子杨强强吧!我回去一定要代领导狠狠教训教训他!”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忽然一下子跪在钱三运的面前,老泪纵横。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钱三运被老人拳拳的护犊之心深深感动了,他忙弯下腰,将老人搀扶了起来,柔声说:“奶奶,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旁边几个中年妇女和老奶奶也都跪了下来,异口同声地向钱三运求情。

    “方小龙,将他们的手铐打开!”钱三运大声命令道。

    方小龙用惊讶的神情看了钱三运一眼,似乎不太理解他的决定,但还是很听话地将两个闹事者的手铐解开了。

    “你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又都是家庭的顶梁柱,如果因为违法犯罪被抓,你们怎么对得起你的家人?他们的日子还怎么过?幸好今天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后果,否则谁也宽恕不了你们!”钱三运斥责两个闹事者。

    “领导,我也知道打架斗殴的后果,可是,我们杨家人受了王家人的欺负,我怎不能袖手旁观吧?”杨家的领头人杨强强说。

    “你有没有搞错?是你们杨家人搞了我们王家的女人!错的应该是你们!”王家的领头人王大春针锋相对。

    “这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杨大毛和王国富的女人相好,充其量只能算是通奸,通奸算是屁大的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