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

    岗上村民组坐落于一片山间谷地上,从远处看,村庄都被高大的树木遮蔽,从树木上方依稀可见袅袅炊烟,时间已是上午十一点多,村里的婆娘都开始做饭了。

    “杨强强,你不外出打工吗?”钱三运问杨强强。

    “领导,我们村前有口池塘,面积不算大,也就十来亩,我承包下来养鱼,收入还可以吧。村庄里其他的村民大都靠经营村里的那片山场为生,也有外出打工的,但也只是挣一些辛苦钱。”杨强强三十多岁,体格强壮,看起来精明能干的,说起话也头头是道。

    “杨建家也是靠承包山场为生?”

    “杨建爸爸以前是村小学老师,但三四年前因为一场车祸去世了。杨建头脑很灵活的,但不知怎的,和高山镇黑社会老大乔大虎搅在了一起,染上了不少坏习惯。黑社会的人,能招惹吗?除了打打杀杀,就是欺压百姓,我都劝他很多回了,可是他就是不听,我也没有办法。”

    “杨建这小子的确不知好歹,上次在桃花冲赌博,被我抓住了,我看在他堂姐的份上,将他给放了;今天又引领来乔大虎一帮黑社会成员,我还是将他给放了;你替我向他转告一声,下次再为所欲为,可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好的。杨建不学好,可是他的两个妹妹都知书达理的,性格也很谦和,我有次和杨建开玩笑说,你如果能有两个妹妹一半用功,你现在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生了!杨建的大妹妹叫杨可欣,当年以优秀的成绩考上了省重点中学——青山一中,但就在那年,她的爸爸意外去世了,为了早点工作,她选择了读卫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镇医院工作;杨建的小妹妹杨可韫,成绩也很优秀,去年以全镇第一名考上了青山一中。”

    不知不觉中,几个人已经踏进了岗上村民组的地盘,杨强强指着村西头的那一户人家,说:“领导,那就是杨建家,虽然他爸爸去世几年了,但他家的住房条件在村庄里并不算差的。杨建爸爸以前是教师,有稳定的收入来源,而杨建的妈妈又是村里有名的厨师,人家丧事、喜事都要请她烧菜,烧菜可不是白烧的,都有一定的报酬。”

    钱三运点了点头,说:“这就可以理解,在杨建的爸爸去世的情况下,他的两个妹妹还能正常读中专、读高中。我估计,杨建一年到头是挣不到什么钱的,他家的所有费用都得归根于他妈妈的辛劳。”

    杨建家的四间大瓦房掩映在绿树丛中,门前还有一个小池塘,几只鸭子在水面上尽情游泳。在农村,最不缺的就是宅基地,杨建家门口的空地少说也有一个篮球场大小。

    “强强,你去和月娥婶子说中午伙食安排的事,我回家杀只鸡过来,另外,我再去村部附近的商店里买些肉菜、白酒。”杨强强的妈妈说道。

    杨建家的大门是虚掩的,杨强强干咳了一声,推开虚掩的门,叫道:“有人吗?”

    其实杨强强是明知故问,因为杨建家屋顶的上空已经飘起了袅袅炊烟。

    “谁呀?”一个好听的女孩的声音从里屋传了过来。

    “可韫,是我,你强强哥。”杨强强答道。

    一个留着马尾辫的女孩飘然而至,就像是一只美丽的蝴蝶。

    钱三运不禁呆了,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女孩子啊,十七八岁的模样,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毛衣,牛仔裤将她的翘臀美腿衬托得淋漓尽致。她白皙美丽的瓜子脸上长着两道柳眉,柳眉下嵌着一双明亮而锐利的眼睛。钱三运情不自禁地将她和姜娇娇做一番比较,听说她在读高中一年级,年龄估计比姜娇娇也大不了多少,只是姜娇娇稚气未脱,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但杨可韫丰满的胸部和浑圆上翘的臀部已经明明白白的表明她是个大姑娘了。

    “这是我们镇领导,叫钱——”杨强强还不知道钱三运的职务。

    方小龙插话道:“他是我们镇政法委钱书记。”

    杨可韫吐了吐舌头,模样很可爱,“镇里还有这么年轻的书记啊。”

    杨强强说:“钱书记智勇双全,年轻有为呢,上次桃花冲林场就是他带人抓的。”

    钱三运心头一惊,这个杨强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就是在上次桃花冲林场抓赌时,我误打了杨建几巴掌,如果让杨可韫知道了是我动手打她的哥哥,那杨可韫还不恨死我了!

    杨可韫嫣然一笑,说:“久仰钱书记威名,今日得此一见,真是我的荣幸啊!我的哥哥好赌,我劝了多次,他就是不肯听,自从你将桃花冲赌场打掉后,哥哥再也不去了!钱书记,我还得感谢你呢。”

    杨可韫的神色忽然变了,警惕地说:“钱书记,你今天来不会是来抓我哥哥的吧?”

    杨强强笑着说:“可韫,你想到哪里了呢?钱书记非常亲民,今天是来你家做客的!不对,不对,应该是钱书记请我们大伙儿吃饭,因为这伙食费还是钱书记自掏腰包的。”

    这时候,堂屋后面一道虚掩的后面响起了吱呀的声响,陈月娥从后院走进了屋,见是钱三运,一脸的不悦,劈头盖脸地问:“你是不是来我家抓我儿子的?告诉你,我儿子不在家!不信,你可以进屋搜!”

    杨可韫快步走到妈妈面前,用白皙娇嫩的手掌堵住了她的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妈,钱书记不是来抓哥哥的,而是要请我们吃饭!”

    陈月娥将女儿的手拿开了,说:“怎么可能呢?请我们吃饭?黄鼠狼真的给鸡拜年了?”

    钱三运感到有些难堪,觉得这陈月娥也太不讲理了,如果以后真的找到这样一个丈母娘,那就有他好受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