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

    杨强强笑着说:“婶子,是这么回事。钱书记自己掏了两百元钱,想在村庄里弄一桌伙食,让杨家人、王家人能坐在一起吃顿饭。因为婶子是远近闻名的厨师,所以我们想请你烧菜,我妈妈刚才去杀鸡、买菜、买酒了。”

    陈月娥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相信了,因为他可以不相信钱三运,但肯定会相信自己的侄子杨强强,杨强强再坏,也不会带人来她家抓捕她儿子的。

    “钱书记,还有强强哥,烧菜对于我妈妈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拿的事?妈妈,你去烧菜,我帮你打下手。”

    陈月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轻轻捶打了一下杨可韫的肩膀,嗔怪道:“你这死丫头,竟然将妈妈的主给做了!”

    杨可韫说:“妈,钱书记来我家吃饭,可是一件很荣耀的事呢。你想想看,镇领导还没有饭吃吗?”

    “好啦,别跟我说大道理,我先煮饭去!”

    杨强强说:“钱书记,要不你先在可韫家歇会儿,我去找几个酒量大的人中午喝酒,打架可以输,但喝酒可不能输给王家人!”

    钱三运被杨强强的话语逗乐了,叮嘱道:“人数不要太多,最多四个人,记住,这几个人必须是上午参与打架的!”

    方小龙是个聪明人,知道钱三运留在村庄里吃饭不光是为了处理打架纠纷,还另有所图,于是说:“钱书记,我也和杨强强一道过去,顺便在村庄里看看,别说,这桃花村的景色还挺不错的,如果民风更淳朴些,就不亚于世外桃源了!”

    钱三运知道方小龙的意思,但嘴上说:“好的,方小龙,你要负责监督好,那些没有参与上午打架的人可不要让他们过来!”

    杨强强开了个玩笑:“钱书记,大伙儿如果知道打架不但不受处理,还有好酒好菜招待,那上午估计整个村庄都要出动了!”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杨强强,别和我磨嘴皮子了!对了,让你妈妈尽快将肉菜弄过来,这边还在等米下锅呢。”

    杨强强和方小龙走了,只留下钱三运和杨可韫。

    “你叫杨可韫?”钱三运没话找话地说。

    “是呀,钱书记尊姓大名呢?”杨可韫性格外向,一点也不怯场。

    “我叫钱三运。你哥哥真的不在家?”

    “当然啦,我也不想隐瞒你,我哥哥怕你们再抓他,回家之后就走了。”

    “是不是又去找乔大虎了?杨可韫,你应该劝劝你哥哥,不能再和黑社会瞎掺和!跟在乔大虎后面打打杀杀,迟早要出事的!”

    “钱书记,我和我姐姐都劝他无数次了,他就是不听。我哥哥怕你,要不你下次好好开导开导他?”

    “你姐姐也劝导你哥哥不要和乔大虎在一起?”钱三运又惊又喜,惊的是杨可欣竟然会如此劝导杨建,喜的自然是杨可欣显然不喜欢乔大虎。

    “是呀。乔大虎最近在追我姐姐,我前天还和姐姐说,千万不要和乔大虎这种黑道上的人来往,我妈妈也极力反对姐姐和乔大虎交往。算来算去,只有我哥哥出于自身目的,想让姐姐嫁给乔大虎。”

    “哦,是这么回事呀。对了,今天是礼拜天,你姐姐没有回家呀?”钱三运又将话题转移到了杨可欣身上。

    “她今天要值班呀,医院不同于其他单位,不是周末就可以休息。钱书记,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钱三运讪讪地笑道:“知道呀,可是我怎么知道你姐姐有没有回家呢?”

    杨可韫扑哧一笑,说:“钱书记,我姐姐有没有回家与你的工作有什么关系呢?看得出来,你对我姐姐还是很关心的嘛。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追我姐姐?”

    钱三运的脸顿时红了,这个杨可韫,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钱书记,我看你的脸红了!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心思?”杨可韫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钱三运迅速镇定下来,反问道:“如果我问你姐姐有没有回家就是说明我想追求她,那我和你说了这么多,又意味着什么呢?”

    杨可韫冰雪聪明,自然知道钱三运话语中的意思,这下轮到她脸红了,她低着头,说:“我们这是聊天,好不好?”

    钱三运看着面前的这个高一女生的囧样,不禁暗自好笑。正在这时,陈月娥在屋后大叫:“可韫,过来一下!”

    杨可韫抬头看了钱三运一眼,说:“钱书记,我到屋后去了,你是不是也进来看看?”

    “好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堂屋后面有一扇门通向屋后,钱三运跟着杨可韫穿过后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很大的院落,在院落的右边是两间小屋,一间是柴房,一间是厨房。这种样式的小屋在农村很常见,高度、房屋面积都比主房要小,通常是作为厨房、厕所、猪圈、鸡舍、柴房用的。院落的中央还有一口压水井。

    杨可韫进了厨房,钱三运也跟着进去了,见陈月娥正坐在灶台后的树桩上,一手用火钳往锅灶里送树枝,一手拉着风箱,红红的火焰将她的脸照得通红。

    “妈,你找我有事?”杨可韫问道。

    “去菜地弄些白菜、葱蒜来。”陈月娥吩咐道。

    陈月娥也注意到了钱三运,表情很淡定,既没有开始时的排斥心理,也没有镇领导来家里的受宠若惊心理。

    “钱书记,我去菜地,你去不去呀?”杨可韫笑着问钱三运。

    “好呀,不是太远吧?”钱三运当然求之不得。杨可韫是个美女,能和美女在一起,即使什么也不做,能看看她、说说话也是一种快乐体验。

    “不远,就在我家屋后呢。”

    陈月娥忽然问钱三运:“看你的年龄,也不大吧?”

    “二十二岁。”钱三运实话实说。

    “二十二岁就干书记啦?”陈月娥有些惊讶。

    钱三运无言以对,只得嗯了一声,他总不能说自己的副科级领导职务是通过托关系走后门得来的吧。

    “成家了吗?”陈月娥又冒了一句。在农村,二十二岁结婚生子是很普遍的,只是陈月娥这话问得有些不明不白。

    “对象还没有谈呢。”钱三运精神一振,难道陈月娥会主动将自己的大女儿杨可欣许配给我?不过呢,最好还是嫁一送一,将小女儿杨可韫也许配给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