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

    杨可韫自知失言,连忙转移了话题,“钱书记,我姐姐那不叫高傲,她本来就是一个性格谦和的人,她之所以没有接受追求她的男孩,主要原因是她没有找到心仪的男孩。钱书记,如果你追我的姐姐,我相信姐姐会接受的。”

    “你怎么这么肯定呢?”

    “钱书记,你年纪轻轻就是镇政府领导,可谓事业有成;而且你长相英俊,与我姐姐很般配。如果姐姐对你这样优秀的男孩都不感冒,那她这辈子是不是不想嫁人了?钱书记,你放心好了,只要你真心对我姐姐好,我敢保证我姐姐肯定会做你女朋友的!”

    “可韫,这话可是你说的,如果到时候你姐姐不接受我,那我可就要——”钱三运故意卖了个关子。

    “就要干什么呀?”

    “我可就要追你了!”钱三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钱书记,你好坏呀,我还是个学生呢。”杨可韫红霞扑脸,模样楚楚动人,钱三运忽然有一种想将她搂入怀中的冲动。

    “是不是怕谈恋爱影响学习?”

    “那倒不是,去年高考全省文科状元就出在我们青山一中,是一位女生,她和一位理科班的男生谈恋爱是学校众人皆知的事实,那位理科生也同时考出了好成绩,成绩位居全省理科类第六名。”

    “这样说来,谈恋爱不一定会成为学习的阻力,有时候也会成为一种动力?”

    “应该是吧。”

    “可韫,你长得这么美,肯定会有很多男生追你吧?”

    “我才不喜欢那些小屁孩呢。”杨可韫不以为然地说。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呢?”

    杨可韫甩了甩马尾辫,撅着嘴,顽皮地说:“我才不告诉你呢。”

    中午的酒席菜肴很丰盛,杨家、王家各来了四五个人,加上钱三运和方小龙,总共有十来个人。开始时,气氛很压抑,杨家人、王家人虽然在钱三运面前不敢流露出太多的敌意,但互不说话。酒席开始,钱三运说:“各位乡亲们,今天把大家请到这里,大杯喝酒,大块吃肉,用意想必大家都很清楚,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讲太多。冤家宜解不宜结,希望大家能放下仇恨,共同向前看。今天中午,大伙儿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喝酒。不但要喝酒,还要多喝酒,喝出气氛来。”

    杨强强笑着说:“钱书记,你今天也要和大伙儿一块喝,可不许耍赖呀。”

    钱三运说:“今天喝酒我们来个量化,统一用大杯,第一轮喝完之后来第二轮,一轮接着一轮干,如果有人耍滑头,加倍罚酒,大家觉得如何?”

    这种喝法很公平,山村汉子都是大酒量,他们自然没有意见,都齐刷刷地用掌声表示赞同。

    钱三运举起酒杯,说:“今天中午呢,算是我请大活儿吃饭喝酒,我是镇政法委书记,社会治安这一块是我分管的,如果大伙儿以后能够遵纪守法,就是给我钱三运面子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哪位要是不给我面子,我也不要面子了,就赖在他家吃上一个月!”

    众人哄堂大笑,王大春笑着说:“钱书记,你在我们家吃喝是给我们面子,我们欢迎,但你们若是吃我们家婆娘的豆腐,那我可就不欢迎了!”

    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杨强强不屑地说:“王大春,就你那婆娘,黑不溜秋的,钱书记会看上她?”

    王大春狠狠地瞪了杨强强一眼,说:“杨强强,你老婆细皮嫩肉的,钱书记肯定喜欢,要不,今晚就将她献出来吧!”

    钱三运假装愠怒道:“看你们在东扯西拉说些什么呀?每人罚酒三小杯,且这三杯不在第一轮之列!”

    钱三运能说会道,并且很会调解宴席气氛。这些山村汉子虽然脾气暴烈,但并不是睚眦必报的小人,不多时,他们都放下芥蒂,互相之间对饮起来,有的还行起了酒令。气氛最**时,杨家人和王家人还来了个饮酒比赛,引得没有上桌吃饭的陈月娥和杨可韫在一旁饶有兴致地观看。

    钱三运兴致也很高,中午喝了不少酒,虽然没有现场直播,但散席之后走路都有些歪歪斜斜了。

    杨强强看来酒量不错,喝了那么多酒,还看不出醉酒的征兆,见众人陆续散过后,杨强强说:“钱书记,你中午休息一会再走吧。今天是周末,你这算是加班呢。”

    杨可韫抢着答道:“钱书记,你就睡在我家吧,我哥哥不在家,他那张床空着呢。”

    杨强强说:“那好,让方干事到我家睡一会吧。”

    方小龙跟着杨强强走了,钱三运则被杨可韫安排进了西厢房。杨可韫家四间大瓦房,堂屋的左边就是西厢房,平日是杨建的房间,堂屋的右边第一间是杨可韫、杨可欣姐妹俩的房间,第二间也就是最里面则是杨可韫妈妈陈月娥的房间。

    钱三运躺到床上,杨可韫为他盖好被子,静静地看着他,柔声说:“钱书记,你要喝水吗?”

    钱三运点了点头,他头有些晕,眼前美丽可人的杨可韫一会儿变成了夏月婵,一会儿变成了江曼婷,一会儿变成了姚晓晴,一会儿又变成了姜娇娇,最后凝神一看,还是杨可韫。

    “可韫,你真美!”钱三运忽然一把拉住杨可韫的纤纤玉手,情不自禁地说。

    杨可韫面色绯红,犹如盛开的桃花,她羞愧万分,想挣脱钱三运的手,可是那力度明显不够,“钱书记,你,你——”

    “可韫,不要叫我钱书记,叫我的名字钱三运,我比你也大不了几岁。”

    杨可韫芳心大乱,低着头,一言不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