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

    杨可韫第一眼见到钱三运就被他俊朗的外表吸引住了,而且他是那样的沉稳,那样的阳光,简直就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她甚至想,要是他能成为自己的男朋友,那该有多好呀。可是,杨可韫也知道,她才十七岁,还是个高一学生,虽然高中生谈恋爱也很常见,但他是个年轻有为的镇政法委书记,十七岁的杨可韫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卑感。现在钱三运主动拉着她的手,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男孩拉着手,她的心中就像有一只小鹿在狂奔,她很渴望,渴望得到钱三运的爱,但是她又有些害怕,害怕这只是一种幻觉,等幻觉过去之后,她什么也得不到了。

    “钱,钱书记,不,不,妈妈要是看到了就不好了。”平时伶牙俐齿的杨可韫竟然变得语无伦次了。

    “可韫,我喜欢你!”钱三运迷离的眼神看着杨可韫,他很想将她揽在怀里,可是又怕吓着她,他一看到她的囧样就知道她极有可能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女。

    “钱,钱书记,我觉得我姐姐更适合你!”

    正在这时,后院的陈月娥开始叫唤杨可韫,“可韫,安顿钱书记睡觉了没有?过来帮我洗碗吧。”

    杨可韫慌忙将手从钱三运的手中抽了出来,飞快地跑出了房间。

    钱三运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迷迷糊糊中就睡着了。梦中,他做了一个甜蜜的春梦。

    杨可韫静静地地躺在床上,散乱的乌发在枕上四散开来,白玉般的额头上配上两条弯弯的细柳眉,长长的睫毛,明亮的双眸,笔直秀丽的鼻翼微微煽动,秀挺的鼻子下面是樱桃小口,轮廓分明的嘴唇性感红润,宛如随时可以采摘的樱桃。

    娇羞无限的杨可韫被钱三运压在身下,一股成熟男人特有的味道直透她的芳心,她感到头一阵头晕目眩,思维一片空白,呼吸开始素乱,就好像是溺水者无法呼吸一样。钱三运含情脉脉地看着杨可韫,亲吻她。

    “可韫,我要……”钱三运说出了脏话。

    钱三运睁开双眼,发现原来这是南柯一梦,他孤身一人睡在床上,房门是大开的,他忽然感到下身冰凉冰凉的,用手一摸,滑腻无比。

    钱三运看看时间,已是下午四点了,这一觉睡得可正香。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冰凉的内裤发出刺鼻的腥味,恰在此时,房门口探出一个脑袋,正是杨可韫。

    杨可韫见钱三运醒了,飞快地走到床沿边,笑着说:“钱书记,你睡得可真香啊,我几次想叫醒你,又忍住了。”

    钱三运想起来了,杨可韫要乘坐他的顺便车去镇里,于是说:“可韫,是不是急着要去学校?我这就打电话叫车过来,你放心,我会遵守承诺,让车将你直接送到青山一中的。”

    钱三运掏出手机,幸运的是,这里信号比山前村民组要好一些,拨了几次总算拨通了派出所的电话,方永强由于在审问两个黑帮成员,所以不能亲自驾车过来。至于钱三运所要求的让警车送人去县城,方永强自然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张兵不在所里,方永强在主持工作,这点事根本就不算个事。

    “可韫,不着急了吧。对了,我今天睡觉时没有说梦话吧?”钱三运并没有说梦话的习惯,但是偶尔也会说几句梦话的。记得在大学里,有一次他在夜里睡觉时说了一句:大屁股女人,我想干你!第二天遭到同学们揶揄不止。原来是他白天看到了一个丰乳肥臀的美女,晚上就做了一个香艳无比的梦。

    杨可韫的脸顿时红到耳朵根,低声说:“钱书记,你还好意思问!你当时说话的声音很大,我还以为你醒了,跑来一看,原来你是在说梦话,而且在说脏话,羞得我好想钻到地洞里!”

    钱三运心想,这下可就闹笑话了,看来自己真的说梦话了。

    “可韫,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梦里都说了些什么呀?”钱三运成心想逗弄杨可韫,于是厚着脸皮问道。

    “钱书记,你就是个大流氓!做梦都想占我的便宜!”

    钱三运看杨可韫娇羞可爱的模样,忍俊不禁,低声道:“可韫,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正因为想你,所以在梦中才会梦见你呀。”

    杨可韫用眼角的余光瞥了钱三运一眼,又迅速收回了视线,低声说:“想我也不能说脏话呀!”

    “可韫,你说说看,我到底在梦中都说了些什么。你不说出来,我又怎么会知道我说的一定就是脏话呢!”

    “羞死人了,我才不会说呢。钱书记,你起床吧,车子马上就要来了吧。”

    “可韫,你在床边看着,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起床?”钱三运嘿嘿笑道。

    “你以为我想看你呀,臭美!”杨可韫一甩马尾辫,一溜烟走了。

    镇派出所的警车不久就到了,杨可韫大包小包的,又是书本,又是干粮,要不是搭乘顺便车,还真的不太容易去镇上。钱三运对着陈月娥客客气气地叫了一声:“阿姨,我走了呀!”陈月娥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但没有说话。她那时真的很想说:你以后有空过来啊。

    山路非常颠簸,警车摇椅晃,就像喝醉了酒。钱三运和杨可韫并肩坐在后面,一会儿钱三运伏在杨可韫芳香柔软的身体上,一会儿杨可韫倾倒在钱三运结实的身体上。钱三运不时地瞟着身边的美丽少女,真想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来个荡气回肠的拥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