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招供不招供?”钱三运摘下**口中的脏抹桌布,发出了最后通牒。

    **冷笑道:“你让我招供什么?我不就是今天去了一趟桃花村吗?这难道也是违法犯罪?告诉你,你们这是刑讯逼供!”

    正在这时,方永强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小声咕哝了一句:“妈的,怎么是张兵打来的?”

    方永强重又用抹桌布将**的嘴给堵住了,他看了一眼钱三运,轻声说:“钱书记,我猜张兵肯定是为乔大虎的手下求情了!”

    钱三运不动声色地说:“你先接电话吧,看看他怎么说,你不要表态就是了。”

    方永强接通了电话,传来了张兵爽朗的笑声:“方指导员,休息没有呀?”

    方永强和张兵的关系一直很僵,甚至一度达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今天张兵主动打来电话,而且态度很热情,显然是有事求他。

    “还没有睡呢,张所长。”

    “方指导员,这段时间你主持工作,战果显赫呀,不但铲除了桃花冲赌场,啃掉了这块硬骨头,还端掉了龙泉洗浴城这个大淫窝呀,可喜可贺啊!”

    “张所长,这些成绩的取得都得益于镇里新来的政法委钱书记领导有方。”方永强一箭双雕,既推卸了责任,减轻了张兵对他的敌视心理,又拍了钱三运马屁。他下午从老同学、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贾平川那里得知,老鸨王凤霞交了一笔罚款后被释放了,而这正是张兵在幕后操作的结果,要不然,王凤霞容留妇女卖淫够得上判好几年了。

    “听说新来的那个钱书记还是个毛头小子吧,怎么这么厉害?”方永强的手机处于免提状态,张兵的说话声音钱三运听得很清楚。

    “张所长,你有没有事?没有事我要挂电话了!”方永强可不买张兵的账,张兵在所里处处压制他,时常给他颜色看,他一直看张兵很不爽。然而,每每方永强与张兵正面交锋,落败的都是他,这主要是因为张兵是所长,而且人脉广泛,与县公安局领导及镇党委书记胡业山关系很铁,而方永强的靠山则是能耐一般的镇长方大同。

    “哦,是这么回事,方指导员,你们今天抓了两个乔大虎的手下吧?我听说他们并没有参与打架斗殴,如果他们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请你将他们放了,你看行不行?”

    “张所长,如果他们没有什么问题,我自然会放的;但如果他们确实有问题,那我如果将他们放了,岂不是失职?”

    “方指导员啊,他们有问题,还是没有问题,还不是凭你一句话?依我看呀,如果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方指导员,我也是为你考虑呀,乔大虎这个人心狠手辣,这你是知道的,万一他对你或者对你的家人下黑手,谁来保证你们的安全?”

    张兵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裸的威胁了,钱三运听得很明白,张兵和乔大虎沆瀣一气,狼狈为奸,这就不难理解高山镇社会治安形势一直非常严峻了。

    “张所长,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了。”方永强挂断了电话,望着钱三运,一筹莫展。他知道乔大虎的势力很强,而他身材瘦弱矮小,乔大虎如果在背后里暗算他,他是无还手之力的。

    钱三运看出了方永强的恐惧,如果此时方永强临阵退缩,那就破坏他的大计了,于是说:“方指导员,我们现在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既然已经将乔大虎的两个手下抓了大半天了,就应该一竿子插到底,顺藤摸瓜,彻底铲除乔大虎的势力。你仔细想想,即使我们现在将他们放了,乔大虎也绝不会饶过你的。”

    方永强见钱三运这么一说,觉得也有道理,于是说:“钱书记,我一切听从你的安排。”

    钱三运瞟了一眼**,他虽然一丝不挂,但脸上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这笑容刺激了钱三运的神经,他顿时勃然大怒,大声说:“王石在,拿出你的看家本领来!”

    “好的,钱书记,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王石在摩拳擦掌,“弹蛋蛋、戳马眼、勒棒棒……钱书记,用哪招?”

    “你自己看着办!”

    钱三运将**摁倒在床上,王石在一手抓住住**裆中的那个玩意儿,一手拿着一根细竹签,一点点插入前端的缝隙里,**一开始还能挺得住,到最后痛得呜呜直叫,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滑落下来。钱三运摘下他口中的抹桌布,厉声问道:“你说还是不说?”

    **咬紧牙关,脸色铁青,可就是不言不语,王石在将竹签抽了出来,又拿出了一根二十多厘米长、有孝手臂粗的圆滚滚的木棒,在**的面前舞了舞,冷笑道:“刚才只是热身,还有更痛苦的在后头呢……”

    方永强在一旁唱红脸,说:“**,你这是何苦呢?你还真以为你是当今的夏明翰?杀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到时候,只怕你和女朋友都不能干那快活之事了,更别说这世上还有很多风情万种、倾国倾城的美女了!”

    钱三运则在一旁唱黑脸,大声说:“王石在,给我用酷刑,看他招不招!”

    **终究没有成为英雄,而是还原成狗熊,他求饶道:“求求你们不要再折磨我了,我什么都说!”

    钱三运瞟了一眼钱三运,洋洋自得道:“我就不信撬不开你的嘴!现在我问你一句,你说一句,不许说半句谎话,否则让你生不如死!”

    **躺在床上,就像一头除掉毛的大白猪。

    “**,我问你,乔大虎这几年都干了哪些坏事?”钱三运端坐在椅子上,两手交叉着抱在胸前,威风凛凛的。

    “他在沙场收保护费。”**哭丧着脸,一五一十地说,“每辆车十元到二十元不等,每天能收两三千元,一年大概能收七八十万元。而且,他还替人要债,收取高额提成。”

    方永强在一旁做着记录。钱三运又问:“你再想想看,乔大虎这几年还干了哪些坏事?比如,伤人、强奸、盗窃什么的,只要与违法犯罪事实沾得上边的,有些事情即使不是乔大虎亲自动手的,只要是他指使的,你都要说清楚,包括时间、地点、哪些人参与、造成什么后果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