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

    **平日里跟着乔大虎狐假虎威,坏事也干了不少,今日受了这般凌辱,心中自是愤懑不已,恨不得将钱三运等人碎尸万段。不过,他还算识相,竹筒倒豆子般地将乔大虎干的那些坏事一股脑儿全招供了,甚至将乔大虎有一次在街头摸女人屁股的事也说出来了。

    钱三运等人又故伎重演,将乔大虎的另一个手下也审讯了一遍,方永强整整记录了六十张纸。从二人供述的情况看,乔大虎黑帮团伙主要的违法犯罪事实有:控制沙场、采石场及部分商户,收取高额保护费;经常打架斗殴,扰乱社会治安,共打伤十余人;替债主非法索债,涉嫌非法拘禁;强奸、猥亵妇女多人;偷窃邻县一座寺庙的功德钱;此外还涉嫌拐卖妇女、控制妇女卖淫等。

    审讯一直持续到夜里十一点多。审讯结束后,**等二人被押到所询问室。钱三运和方永强商量下一步应该采取的措施。

    “钱书记,按照规定,乔大虎涉黑团伙的违法犯罪行为应该移交给县公安局处理,我就是担心,乔大虎神通广大的,又和张兵相互勾结,背后可能还有其他保护伞,县公安局会不会以证据不足将此事压下来?”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到了,乔大虎在高山镇作恶多年,却一直安然无恙,背后的保护伞应该不止张兵,可能还有比张兵级别更高的。方指导员,这样吧,明天一早,我们一同去县公安局,当面汇报此事,争取县局的理解和支持。”

    “好的,钱书记,你早点休息吧。”

    “方指导员,今天的审问笔录你要保存好,此外,晚上还要安排好所里的值班工作,不能让那两个人跑了。”

    方永强交代完相关事宜后,驾车送钱三运回了宿舍,自己也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钱三运还在熟睡时,就接到了方永强的电话。方永强显得非常慌乱,“钱书记,不好了,乔大虎的两个手下跑了!”

    钱三运睡意全无,急忙问道:“怎么跑的?昨晚不是让你安排人将他们看好吗?”

    “钱书记,不是他们自己跑的,是张兵将他们放掉了!”方永强说话的语气中带着哭腔。

    “张兵?张兵不是在云川市学习吗?他遥控指挥的?”

    “不是的,张兵连夜赶回来了!你想想看,他是所长,所长让值班人员放人,值班人员敢不放吗?”

    “娘希匹!”钱三运气得爆了一句粗口,“方指导员,我们失算了!张兵这老狐狸太狡猾了!”

    “怎么办?钱书记,我们今天上午还去不去县公安局?”

    “暂时不去了!本来是想提请县公安局对**等二人刑事拘留,再抓捕乔大虎,现在计划全打乱了。方指导员,你上午将昨天晚上的审问笔录交给我!”

    挂断电话后,钱三运陷入了沉思,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兵会连夜赶到所里。现在**等二人走了,必定会将昨晚的事向乔大虎汇报,这样乔大虎就有足够的时间销毁证据、订立攻守同盟,还会提前打通上层关系,这样抓捕乔大虎等人就变得遥遥无期了。更可怕的还不是这个,那就是以乔大虎的性格,很可能会报复昨晚参与审讯的那几个人,包括他和方永强、王石在等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虽然钱三运武功高强,并不惧怕乔大虎,但是万一乔大虎背后下黑手,他也不一定能防备过来。当然,最可怜的就是方永强、王石在等人了,乔大虎想报复他们,简直易如反掌。

    钱三运刚上班不久,方永强就来了。

    “钱书记,张兵的培训虽然还没有到期,但他不参加了,说是向培训主办方请假了,我的代理所长也结束了。”方永强一脸的沮丧,将昨晚的审讯笔录交给了钱三运。

    “方指导员,我今天让你过来,一是和你商量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二是顺便提醒你,在乔大虎黑帮团伙没有覆灭之前,你要注意自身安全,防止乔大虎暗地里报复。”

    钱三运这么一说,方永强的脸吓得煞白,支支吾吾地说:“钱,钱书记,那,那我该怎么办?”

    钱三运笑道:“方指导员,你还是个男人吗?还是个派出所指导员吗?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谨慎点总不是坏事,我估计乔大虎也不敢怎样,毕竟你是警察。”

    方永强哭丧着脸,“钱书记,我要是像你会武功,才不怕什么乔大虎呢。我自己的安危都不打紧,只是怕自己的老婆、孩子受到牵连。现在张兵回来了,我虽然还是所指导员,可一点实权都没有了,下一步怎么对付乔大虎,我确实无能为力了。”

    方永强明显是在打退堂鼓了,钱三运摇摇头,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神色,不过如果换位思考,方永强的退却也在情理之中。

    “好吧,这段时间你做了大量工作,也很疲倦,该歇歇了。”本来钱三运想和方永强商量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包括外围摸底、寻找证人、寻求上级支持等等,但现在方永强临阵退缩,他孤掌难鸣,只能先让乔大虎逍遥一段时间,以后再相机行事了。

    方永强刚走,钱三运就接到了镇党委书记胡业山的电话,让他去一趟书记办公室。

    钱三运微微一愣,胡业山这个时候找他干什么呢?他知道胡业山和张兵关系很铁,可是,乔大虎的两个手下都被张兵放了,胡业山找他应该与这无关吧。

    胡业山见了钱三运,起身站了起来,满脸堆着笑,走到了沙发边沿,招呼钱三运落座,自己也一屁股坐下了。

    “钱书记,你虽然来我镇工作时间不长,但接连干了几件大事,社会反响强烈,为维护我镇社会治安稳定做出了贡献。但是,也应该看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镇社会治安形势依然非常严峻,特别是桃花村,是我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薄弱村,赌博、盗窃、打架斗殴现象频频发生,百姓意见很大。镇党委研究决定,任命你为桃花村的包村干部,蹲点下乡,以切实改变桃花村社会治安管理混乱的局面。”

    “胡书记,你是不是说以后我就得常驻桃花村了?”钱三运非常欣喜,假如前几天让他去桃花村蹲点,他准会一肚子怨言,但是今天他的态度已经截然不同了。不为别的,只为美丽的杨可欣、杨可韫姐妹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