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

    钱三运啧啧赞叹道:“老朱,以你的水平和能力干乡镇长是绝对不成问题的,让你干农技站副站长的确是委屈你了!”

    朱彪笑道:“三运,你就不要吹捧我了!我这只是纸上谈兵,我自己有自知之明,若是干业务,我自信能干得很好;但如果让我干乡镇长,我可真是狗咬刺猬,无处下牙了!别的不说,就是迎来送往、拉关系搞协调我就很不适应。”

    “老朱,等我在桃花村站稳脚跟后,我就会想方设法将你的这一套思路付诸实施,到时候,我聘请你为桃花村的技术顾问,你可不要推脱呀!”

    “三运,看你说的,我怎么会推脱呢?何况我们镇农技站有项重要的职责就是推广农业新技术、新品种。你放心好了,只要能用得上我的地方,我一定责无旁贷。”

    “开饭喽。”正在这时,杨小琴端菜上桌了。

    “三运,今晚喝什么酒呢?白酒、啤酒、红酒都有,你自由选择。”

    “老朱,你是东道主,你说了算。”钱三运谦让道。

    “那我就不客气啦,干白酒吧,我对啤酒、红酒没有兴趣。今晚让小琴也陪你喝几杯。”

    不一会儿,丰盛的菜肴上桌了,这些菜肴,光是看色泽、闻香味就很能勾起人们的食欲,这不禁让钱三运对杨小琴刮目相看,别看她外表妩媚妖娆,但的确是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能干女人。

    三人坐定后,朱彪开了一瓶白酒,为各人满上。

    “三运,酒不急着喝,先尝尝你姐的手艺如何。”

    钱三运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嘴里慢慢咀嚼,连连点头,赞道:“姐,你的手艺完全可以在钓鱼台国宾馆当大厨了!就拿红烧肉来说吧,色泽鲜艳,肥而不腻,入口即化,非常可口,是我有生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红烧肉。”

    杨小琴笑道:“红烧肉可是我的拿手菜,三运,你喜欢吃,姐以后就多烧给你吃。”

    “姐,就凭这一句话,我第一杯酒要敬你了!”钱三运举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杨小琴也仰起修长白皙的脖子,将酒喝下了。

    钱三运又为自己满了一杯,敬朱彪:“老朱,今天我们虽是初次见面,但感觉谈得很投机,真是相见恨晚啊。这杯酒我要敬你,今后工作上还要你多多支持啊!”

    朱彪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忙不迭地说:“三运,你这么说就见外了!以后只要能用得上我朱彪的地方,尽管说就是啦。”

    杨小琴说:“三运,我家老朱是实在人,不会拐弯抹角的。他答应帮你的,就一定会兑现的。现在我们不谈工作,只喝酒,要喝得尽兴,今晚我反正是豁出去了!”

    钱三运道:“姐,谁不知道你是海量呢?我酒量再大,也不是你的对手!再说了,我这又不是在自己家里,万一喝醉了,怎么回宿舍呀?”

    朱彪将大手一摆,说:“三运,这点你不用愁!今晚我女儿不在家,你今晚就睡在我家吧。你就是不喝醉,我也不敢让你回宿舍,万一你要是在回宿舍的路上睡着了,冻坏了身体,我可怎么向可欣交待?”

    朱彪又转而吩咐杨小琴:“小琴,晚饭后你将另一个房间收拾好,今晚三运就不回去了,我要和他一醉方休!”

    杨小琴呵呵笑道:“老朱,就你那酒量,还能将三运喝醉?也许三运酒还没有喝尽兴,你就烂醉如泥了!”

    朱彪道:“三运今天是第一次来我家做客,我就是喝多,也心甘情愿!”

    朱彪是个性格直爽的男人,几个人边喝边聊,不一会儿,一瓶白酒空空如也。朱彪又开了一瓶,钱三运本来想阻止,但又不想拂了他的心意,于是心一横,醉就醉吧,有生以来从来没有醉过酒,醉酒的滋味都不知道,还是男人吗?

    朱彪的酒量果然不咋地,喝着喝着就在椅子上睡着了,脸色有些难看,头偏向一边,差点就要栽倒在地,钱三运不免有些慌乱,连忙叫道:“姐,老朱喝醉了!”

    杨小琴并不慌乱,摸了摸朱彪的额头,说道:“他经常喝酒,喝着喝着就醉倒了,睡上一夜就好了。”

    “姐,经常醉酒对身体不好,你应该劝阻他,让他尽量少喝酒。”

    “我都劝他好多次了,要他不要酗酒,可就是不听,我也没有办法。不过呢,今晚算是特殊情况,你第一次来我家,老朱兴致又很高,连我都喝了不少,我怎么可能劝阻他?”

    杨小琴又招呼钱三运:“三运,你帮个忙,帮我将老朱抬到床上去!”

    钱三运力气大,一个人就将朱彪拦腰抱起来了,放到主卧室的大床上。杨小琴脱掉朱彪的外衣和鞋子,并端了一盆热水为他擦洗身子。钱三运不禁心生感慨:自己的确对杨小琴心存误解了,虽然她打扮有些妖艳,为人有些张扬,虚荣心也很强,但她绝不是一个坏女人。

    钱三运晚上也喝了不少酒,虽然不至于醉酒,但头晕目眩的,洗漱完毕后,他就摇椅晃地向次卧室走去。杨小琴早就将房间整理得井井有条,钱三运钻到被窝里,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钱三运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个甜美的梦,梦见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压在他的身上,轻轻地吻他的脸颊,一只手还在他的身上轻柔地抚摸。那女人好像是夏月婵,又好像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