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

    “人家看不上你?哪个姑娘条件这么高呀,连你也看不上?”陈月娥的这句话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钱三运自身条件非常优越,二是她很纳闷竟然有姑娘看不上他。

    “是的,我昨天和一个姑娘见面了,但她拒绝我了。”钱三运故意卖了个关子,没有直说那姑娘就是陈月娥的大女儿。

    “那女孩是不是很漂亮?”

    “是的,很漂亮。”

    “她是城里人吗?”

    “不是,家是桃花村的。”

    “啊?就是我们桃花村的?她父母亲叫什么名字?”

    “我还真的不知道她父母亲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她在镇医院工作,名叫杨可欣。”

    “啊!”陈月娥失声尖叫起来,“杨可欣是我大女儿呀!”

    “啊?杨可欣是你女儿?”钱三运也故意装作非常惊讶的模样。

    “这死丫头!不知她心里是怎么想的,连这样的男孩都看不上,难道她想嫁给县长的儿子?”陈月娥自言自语道。

    钱三运心中大喜,看来陈月娥对自己是非常满意的。可是,自己又不是和陈月娥谈恋爱,而是和她的女儿!不过呢,她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杨可欣虽然拒绝了他,但是还有杨可韫呀,只是杨可韫年龄还小,而且还在读高中一年级。一想到此,钱三运又有些失望,但不管怎样,被一个女人欣赏总是件很快乐的事,虽然只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农村妇女。钱三运又将陈月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她身材高大,丰乳肥臀,岁月似乎并未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她年轻时绝对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怪不得杨可欣、杨可韫都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呢。

    陈月娥被钱三运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脸红扑扑的,就像是一个娇羞的少女。这时候,煤炉上的开水壶哒哒地响,陈月娥连忙说:“钱,钱书记,麻烦你帮我将开水装瓶。”

    “这有什么麻烦的。”钱三运干净利索地将开水装进保温瓶里,微笑着说:“阿姨,你以后不要叫我钱书记,就叫我小钱或者三运吧。”

    陈月娥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听到厨房门口响起清脆的脚步声,扭头一看,原来是村支书徐国兵来了。

    徐国兵本来是想忙里偷闲和陈月娥套近乎的,不料钱三运已经和她拉呱上了,心中非常不快,他面无表情地对钱三运说:“你怎么在这里?”

    徐国兵用的是“你”,而不是“钱书记”,足以说明他对钱三运的不屑与漠视。他虽然只是一个村官,村官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政府官员,但由于长期和县、乡干部打交道,他对官场上那一套是了然于胸的。钱三运虽然名义上还是镇政法委书记,实际上他的权力已经被架空了,表面上是来桃花村蹲点,实质上是被流放。对于这一点,徐国兵是非常清楚的。

    钱三运是个何等精明的人,自然知道自己在这里碍手碍脚了,心中猜测,这个徐国兵和陈月娥究竟是什么关系呢?难不成是情人关系?

    徐国兵如此对待他,钱三运心中非常不快,心中暗骂道:妈的,老子还是你的领导呢,有这么对待领导的吗?老子被人陷害了,才落得如此下场,虎落平阳被犬欺,连你一个土霸王也来落井下石了!钱三运很想说:我为什么就不能来这里?但转念一想,又忍住了,毕竟初来乍到,在村子里一抹黑,如果这时候和徐国兵结下梁子,那他必然处处掣肘自己,今后的工作还怎么开展?再说了,冲动是魔鬼,容易冲动的人是注定干不成大事的。于是,他不动声色地说:“哦,我闲着没事,就在村部大院内四处转转,熟悉一下情况。”

    徐国兵听钱三运这么一说,语气缓和了一些,点点头,说:“熟悉情况是必须的,但不能只停留于村部大院内,得去村子里走走。现在的有些年轻人啊,眼高手低,既想干大事,又停留于不切实际的空想中,能力很有限,最后折腾来折腾去,还是一事无成。你可不能像他们呀。”

    此时的徐国兵,俨然成了钱三运的领导了,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他早就养成了趾高气扬的性格,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也不容许任何人撼动他的权威。他的这一番话,虽然心平气和,实质上是指桑骂槐,是在暗示钱三运,在我的地盘你得听我的。或许,在钱三运来村的一刹那,就已经成了他的敌人了,仿佛钱三运不是来支援和指导村里工作,而是来夺他权的。再说了,前不久,钱三运捣了桃花冲林场赌窝,而桃花冲林场的承包人以及赌场老板正是徐国兵的弟弟徐国云,抓赌让徐国兵很没有面子,心中自然对钱三运怀恨在心。

    钱三运心中那个气啊,真想将这个外表憨厚老实、内心阴险狡诈的家伙痛打一顿。可是,眼下的境况,他只能一忍再忍了,于是说:“徐书记,你说的极是。我年纪轻,基层工作经验欠缺,今后很多工作还要你的大力支持呢。”

    “农村工作的确不好干,很多东西是书本上学不来的,得在实践中摸索,要虚心向基层工作经验丰富的同志学习。对了,你的党组织关系转过来了吗?”

    “暂时还没有呢。”钱三运一愣,自己人事关系还在镇党委,怎么党组织关系要转到村部来?

    “按照相关规定,你长期在村里工作,党组织关系要转到村党支部来,要在村党支部参加组织生活。”

    钱三运心中又开始骂娘了,好你个徐国兵,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的意思谁不明白?不就是让我乖乖地接受你的领导吗?

    钱三运一言不发地离开了食堂,向村部大院里走去。他心中想,这个徐国兵今后不但不会成为他工作上的帮手,反而会成为障碍,得想个办法,将徐国兵修理修理,让其长长记性。对于徐国兵这种人自以为是的人,决不能对他低声下气,否则他会得寸进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