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

    花木兰哭哭啼啼地回到了屋里,众人大惊,都不约而同地问她怎么了。

    “我妈妈刚刚突发脑溢血死了。”

    “啊?你妈妈死了?”

    “我得请假回娘家了!”

    花木兰匆匆忙忙走了,钱三运心中忽然涌现出淡淡的失落感,晚上的一顿丰盛大餐没了。

    桃花村共有五名村干部,除了徐国兵、杨青、花木兰外,还有村委会副主任兼民兵营长徐国生,村文书兼会计徐成玉。徐国生是徐国兵的堂弟,而徐成玉是徐国兵的侄子,村两委五名成员中,徐姓占了三位,这也就不难理解徐国兵在桃花村的势力为什么那么大了。徐国生和徐成玉很会察言观色,席间从不主动敬钱三运酒,钱三运自然也不会主动敬他们酒。席间气氛很压抑,江志强便以下午有事为由,不喝酒吃饭了。

    村干部不像乡里干部,上下班很自由,吃过午饭都回家了。其实,乡里干部下午也很少来办公室的,除非防汛抗旱、发生突发**件等非常时期。

    村干部都走了,江志强坐着镇里的小车也回去了。偌大的村部就剩下钱三运和陈月娥了。钱三运闲得发慌,帮她收拾碗筷。

    “小钱,你歇会吧,我不要你帮忙的。”

    “阿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小钱,徐国兵可不是什么好人,他外表貌似忠厚,其实一肚子坏水。你年纪轻,可要提防着点。”

    “阿姨,你很了解他吗?”钱三运一惊,看来自己猜错了,陈月娥应该和徐国兵没有什么交集,否则,她就不会这样说了。

    “我来桃花村已经二十多年了,徐国兵干村干部也二十多年了,对他怎么会不了解?徐国兵一是贪财,桃花村虽说贫困,但是集体经济收入还是可以的,光是山场、林场、水库的承包款就是一笔不小的钱,钱都到哪里了?大都到徐国兵腰包里了!村里谁家的房子最漂亮?就是徐国兵家!村里人家大都是茅草屋,瓦房也很少,徐国兵家却是两层楼房!徐国兵二是好色,他依仗着自己是村里的土霸王,村里稍微有姿色的女人他都想沾惹,村里的那些女人偏偏没有骨气,一个个往他身上贴,她们图什么?不就是图农业税、一事一议减免,享受点扶贫款吗?徐国兵三是阴险,外表看起来像是一个忠厚老实人,其实是阎王爷的婆娘怀孕——一肚子鬼!他和镇里干部关系很好,村子里谁要是得罪他,他就想方设法报复人家。去年,他和村里一个女人偷情被她男人抓了现行,他不但不悔改,相反还对那男人打击报复。没多久,村子里失窃了,那男人就被抓起来了,派出所说就是他偷的。谁知道徐国兵和派出所所长是什么关系呢?”

    陈月娥虽然是一农村妇女,但说话很有条理,也有一定的文采,钱三运笑着问道:“阿姨,谢谢你的提醒。我在想啊,阿姨最起码是初中文化水平吧?”

    “还真被你说中了呢。我初中毕业,还考上了高中,可是那时候家穷,父母亲没有让我继续读书了。”

    “对了,小钱,你家里还有什么人?”陈月娥忽然扭头看了一眼钱三运,注意到了钱三运的眼光正色迷迷地盯着她的屁股,她的脸倏地红了,并下意识地将裤子提了提。

    钱三运也很尴尬,讪讪地说:“我爸爸妈妈都去世了”

    “哦,是这样啊。小钱,你的年龄不大也不小了,也该谈对象了吧?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杨建,整天跟在乔大虎后面混,乔大虎是什么人?是黑社会头目!跟他后面混有好果子吃吗?我苦口婆心劝他无数次了,他就是不肯听!我也想着为他张罗个对象,好让他收收心,可是,媒婆为他介绍了几个,他就是看不上眼,不是说女方个子矮了,就是说女方皮肤黑了,个子不矮又不黑的,他却说对人家没有感觉。转眼他都二十三岁了,村子里像他这样大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可是,谈对象又不是上街买菜,最起码还要考虑双方性格合不合,彼此能不能对上眼,哪能说带回去就带回去呢?就是上街买菜,有些菜不太好或者卖完了,也不一定就是有钱就一定能够买到菜呀。”

    陈月娥被钱三运的话语逗乐了,说:“说的也是,现在年轻人都倡导自由恋爱,不像我们那个年代。记得我和可欣爸爸结婚时,和他只见过一面。现在想想都让人难以置信了!”

    陈月娥顿了顿,接着说:“可欣这孩子呀,原来性格挺开朗的,可是自从去年中专毕业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不爱说话,甚至很少看到她笑过,她表姐杨小琴也为她介绍过几个男孩子,但都毫无例外地被她拒绝了!可欣眼看也二十岁了,姑娘讲对象要趁早,不然好男孩都被人抢光了,我这个做妈妈的也为她着急呀。小钱,你说你昨天下午见过可欣,你说可欣这孩子怎样?”

    钱三运实话实说:“我和杨可欣见面时间很短,也没有说上几句话,但觉得她是一个好女孩,不仅长得漂亮,性格也很乖巧。”

    “你说得对,可欣这孩子脾气最好了,她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她发过火,她好像天生就不会生气发火。她心地也很善良,见人也很有礼貌,村里人一提到她,没有不竖起大拇指的。”陈月娥见钱三运正面评价杨可欣,精神一振,“小钱,我看可欣不是不喜欢你,肯定有什么原因,下次等她回家,我来好好问问她。对了,小钱,你说是不是乔大虎的原因?”

    钱三运知道乔大虎最近在打杨可欣的主意,但故意装作非常吃惊的样子,问:“杨可欣和乔大虎有什么关系呢?”

    “听可欣说,乔大虎最近一直在纠缠她。可欣不喜欢他,我也不喜欢他,可韫更是见了他就躲。就我不争气儿子杨建整日跟在乔大虎后面屁颠屁颠的,极力怂恿可欣跟乔大虎好。乔大虎来我家好几次了,我就是没给他好脸色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