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

    钱三运仔细一想,杨可欣的惊讶也在情理之中。杨可欣不会想到,他会一个人来到她的家,并且睡在她的床上。

    “是这么回事……”钱三运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杨可欣,你妈妈让我今晚就睡在你家,你不会有什么想法吧?”

    “怎么会呢?我妈妈决定了的事,我怎么会有什么想法呢?对了,你今后是不是要经常来我家吃饭?”

    “是呀,我在桃花村蹲点期间,主要在你家搭伙,你放心,伙食费标准每天十五元一分钱不会少的!”

    杨可欣白皙的脸蛋窘得通红,连忙辩解道:“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钱三运穿上外套,从床上跳了下来,笑呵呵地说:“杨可欣,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而且还以这种方式见面!”

    杨可欣低着头,说:“是啊,我也没想到。今天下午我休假,就回家了。”

    “杨可欣,你是坐车回家的吧?”

    “不是的,我是骑自行车回来的。对了,你肚子饿不饿呀?我还买了香蕉蛋糕,很好吃的。”

    “杨可欣,说得我口水都流出来了!”

    “蛋糕在堂屋的桌子上呢,你跟我来。”

    杨可欣身材高挑,长发披肩,清纯脱俗,似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钱三运想:如果这样美丽的女孩子能成为我的女朋友,想搂就搂,想抱就抱,想亲吻就亲吻,想爱爱就爱爱,那该有多好呀!这样的人间尤物如果不好好享用,简直就是太可惜了。

    杨可欣打开了食品袋,准备将蛋糕递给钱三运时,又停住了。“你叫钱三运吧?我想呢,你还是洗手过后才吃吧。”

    钱三运笑道:“当护士的是不是都有洁癖?”

    “那不叫洁癖,叫讲究卫生!”杨可欣莞尔一笑,“我来帮你打水吧。”

    杨可欣从后门去了厨房,钱三运也跟着去了,杨可欣倒了一些开水到脸盆里,将水温调好后,端给了钱三运,“给你!”

    “你真好!”钱三运情不自禁地说。

    “你也很好呀,上次你还派车送我妹妹到县城呢。”

    这时候,陈月娥回来了,钱三运和杨可欣的对话她听得很清楚,她打心眼里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喜欢上钱三运。

    “你们俩有说有笑的,惬意得很呢。”

    “哪是啊,随便聊聊呢。”杨可欣说,“妈妈,我买了香蕉蛋糕回来了,味道很不错的。蛋糕很畅销,买的人排成很长的队伍呢。”

    “好的,我也来尝尝。”

    “妈,在堂屋桌子上呢。”

    三个人去了堂屋,每人吃了一块香蕉蛋糕,味道的确很不错。

    “可欣,你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陈月娥将女儿拉到了堂屋隔壁的卧室内。

    钱三运站在堂屋里,陈月娥和杨可欣的对话声很清晰,他不想听也不行。在钱三运看来,陈月娥成心是想让他听到她和女儿的对话。

    “可欣,我问你,昨天下午你是不是和小钱见面了?”

    “是啊,是堂姐介绍我们认识的。”

    “你是不是拒绝小钱了?”

    “嗯。”

    “小钱这么好的男孩,你为什么要拒绝他呢?可欣,你傻啊!你今年也二十岁了,农村像你这样大的姑娘都有婆家了,你的自身条件就在那儿,你难不成是想嫁给县长的儿子?”

    “妈,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县长的儿子!我之所以拒绝他,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他长得太帅了!”

    “长得太帅有错吗?你这个死丫头,不知道脑袋怎么想的!人家姑娘相亲,首先看的就是男方仪表,你长相也不错,和他倒是很般配呀,难道你想嫁给一个孙猴子?”

    “妈,我就是感觉自己配不上他,所以才——”

    “我问了小钱了,他对你印象很好呢。你和他都没有接触,怎么就这么悲观呢?可欣,听妈话,试着和小钱相处,依我看,你们准能成。”

    杨可欣没有吭声,陈月娥又问:“可欣,乔大虎最近纠缠你了吗?”

    “他昨天下午又来医院,还送我玫瑰花,但我将玫瑰花扔了,他很生气。”

    “乔大虎是黑社会,你可要提防着点,别给他害了!你哥哥整日跟在乔大虎屁股后面,我提心吊胆的,生怕他惹出什么事端来!我发现,乔大虎和你哥哥都怕小钱,你若是真的和小钱好上了,你哥哥就会走上正路了。”

    “妈,我知道啦。”

    陈月娥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对杨可欣说:“可欣,你陪小钱聊聊,我来做饭。”

    陈月娥又对钱三运说:“小钱,现在春暖花开,你和可欣去村庄里走走,村庄里风景很不错呢。”

    钱三运刚才听了陈月娥和杨可欣的对话后,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原来杨可欣并不是看不上他,而是觉得配不上他。可是,她长得那么美,工作也很稳定,怎么会有如此自卑的想法呢?

    “杨可欣,带我去村子里面转转,好吗?”

    “好呀。”杨可欣嫣然一笑。钱三运发现,今天杨可欣与昨日判若两人,昨天她忧郁寡欢,脸上极少看到微笑,今天却不同,脸上始终洋溢着淡淡的微笑。

    二人一前一后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乡村的黄昏,恬静、安详。西边的残阳已经隐去,只现出斑斑驳驳的晚霞。一个调皮的牧童倒骑在牛背上,吹着自制的竹笛,笛声悠扬。一些不知名的虫儿躲在草丛里、泥土里快乐的歌唱。

    “钱三运,前面那个山坡,地势比较高,从那里可以俯瞰我们桃花村的风景。”

    钱三运跟随杨可欣向前方山坡处走去,杨可欣走路姿势优雅,气质不凡,凹凸有致的身材散发出无穷魔力,钱三运很希望这条路永远没有终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