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

    站在山坡上,向下张望,犹如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山脚下的村庄掩映在绿树丛中,绿树上方的缕缕炊烟随风舞动。高山镇与东河乡的界河东河就像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白色绸带,静静地躺在山谷的怀抱中。山坡的不远处就是高山镇最大的水库——虎洞水库。水库坐落在两个小山坡之间,相传古时候有老虎在此建巢,故而得名虎洞水库。水库是靠后方群山石缝中渗透的天然山泉积累而成,四周山民靠种茶为生。远处层峦叠嶂的山峰就是青山县的最高峰——二姑尖。

    “杨可欣,桃花村简直就是一世外桃源!”钱三运啧啧赞叹道。

    “是啊。如果有一天,这里能开发为旅游风景区,我相信肯定有很多游客慕名前来的。”

    “这里有山有河有水库,而且高山镇还有丰富的温泉资源。如果能结合在一起搞综合旅游开发,定能吸引不少海内外游客的。如果有一天,我能成为青山县县长,第一件事就是要推动这里的旅游开发。”

    “如果真要这样,那我可要代表桃花村人民感谢你呢!”杨可欣咯咯笑道。

    钱三运不失时机地说:“杨可欣,我很想成为你们桃花村的女婿呢。”

    “那好呀,我们桃花村山美水美人更美,你初来乍到,对于桃花村还不是很熟悉,等你熟悉过后,你就会发现这里到处是美女。”

    “杨可欣,没有人比你更美了,真的!”钱三运痴痴地望着杨可欣,喃喃说道。

    杨可欣的脸蛋倏地红了,她低着头,没有言语。钱三运不由得想起了徐志摩的一首诗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钱三运忽然冲动地抓住杨可欣的纤纤玉手,动情地说:“可欣,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会好好爱你的!”

    杨可欣用力挣脱钱三运的手,眼神非常慌乱,低着头,根本就不敢正眼看他,轻声说:“我们昨天才相识,你对我了解多少呢?”

    “可欣,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我们是有缘分的,昨天下午我们刚刚见面,今天我们又见面了,而且还在你家里。你是一个温柔美丽、心地善良的好女孩,我第一眼见到你就深深地喜欢上你了!你不知道,今天早晨得知你拒绝我了,我就感到自己整个人掉进冰冷的冰窟里,有一种世界末日来临前的感觉。”

    “不会吧,这么严重?”杨可欣将信将疑的。

    “真的,可欣,我再说一遍,做我女朋友,好吗?”

    “你知道我的过去吗?”

    “知道,你在读卫校时谈过恋爱,后来分手了,你对那段感情很看重,失恋后你情绪一直很低落。我说的没错吧?”

    杨可欣惊得说不话来,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你,你怎么知道的?”

    钱三运诡秘地笑道:“我当然知道啦。”

    “是不是可韫告诉你的?这事我只和她一个人说过。”

    “差不多吧。”

    “你既然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想隐瞒了,我曾经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恋情,后来分手了。”

    “可欣,我就是不明白,你长得这么美,那个男人怎么能狠心,狠心离开你呢?”钱三运本来是想说,那个男人怎么能狠心甩掉你呢,但觉得“甩掉”这个词语太刺耳,于是改成了相对温和的“离开”。

    “求求你,不要再提此事了,好吗?我现在不想回忆这段往事,你今天偏偏又提及了!”杨可欣的脸上现出浓浓的忧伤,眼泪都差点涌出来了。

    “对不起,可欣!我下次再也不提了!”钱三运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一段关于感情的经典描述:有些感情是指甲,剪掉了还会重生,无关痛痒;而有些感情是牙齿,失去以后永远有个疼痛的伤口无法弥补。杨可欣的这段感情应该是牙齿吧。

    “钱三运,我们回去吧。”杨可欣转移了话题。

    “好的,今晚我又能吃到你妈妈做的饭菜了。你妈妈的厨艺真好,烧菜的手艺顶得上高档饭店的大厨了!”

    “是啊,我也跟着我的妈妈学了几道菜,有空时我烧菜给你吃。”

    “好呀,可欣,我希望永远都能吃到你烧的菜!”

    杨可欣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钱三运,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可能并不是你理想的伴侣,我也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完美。你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优秀的男人应该有一个完美的女孩陪伴你!”

    “可欣,这世上有完美的女孩吗?没有!任何人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可欣,我真的不计较你的过去,无论你过去做过什么,我一点也不计较。相信我,好吗?”

    “以后再说吧,好吗?我现在心里很乱,很乱。”

    两个人都心事重重,行走在乡间小路上,彼此之间并没有更多的言语交流。钱三运远远地看到,陈月娥正站在自家的屋后四处张望,她是在窥看他和杨可欣在干什么,还是晚饭好了,等他们回来吃饭?抑或两者有之?

    “可欣,今天带小钱到哪了?”待杨可欣走近时,陈月娥笑着问道。

    “就在山坡那边瞎转转,天快黑了,加上时间仓促,没有看什么。”杨可欣淡淡地说。

    “可欣,那等你下次有空时,再带小钱去村子里面走走,采野菜、爬山什么的都行。”

    “到时候再说吧。”

    “你这孩子,说话怎么不冷不热的?算了,不说这个了,回家吃饭吧。”陈月娥有些不快,她内心里很想钱三运立刻就能成为自己的女婿,否则,夜长梦多,这个优秀的大男孩说不定哪天就在别的地方找了个丈母娘了。

    “小钱,你以后想吃什么菜,想吃饭、吃面、吃饼什么的,尽管提,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谢谢,阿姨,我对吃喝不讲究,也不偏食,随便吃什么都行。”钱三运说的倒是真心话,他是在农村长大的,特别是养父去世后,他家经济条件越来越差,现在的生活与以前相比,已经有很大改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