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

    今天算是钱三运第一次在她家搭伙,因此伙食很好,陈月娥晚上做了五六个菜,有山里的特产,也有羊肉烧胡萝卜等家常菜。三个人围坐在一起,刚刚吃饭时,忽然门口响起一阵摩托车的汽笛声。杨可欣条件反射似的说:“是哥哥回来了!”

    “你哥哥又没有摩托车呀!”陈月娥有些疑惑。

    “也许是他借别人的呢。我家在村子最西头,这摩托车的声音明显是从我家门口传过来的。”

    前面堂屋的正门“哗”的一声被推开了。陈月娥本能地站了起来,自言自语道:“真的是杨建回来了呀!”

    杨可欣和钱三运也站了起来,跟着陈月娥向前走去。

    “妈,我回来了!”杨建还没有进后院,就大声嚷嚷道。

    后院虚掩的房门被推开了,两个男人径直走了进来。钱三运大吃一惊,这两个男人一个是杨建,另一个正是他潜在的“情敌”乔大虎。

    不仅是钱三运大吃一惊,所有的人都吃惊不小,陈月娥和杨可欣一见到乔大虎,脸色顿时就由晴转阴。杨建和乔大虎也惊讶万分,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钱三运。

    “杨建,你怎么带他来了?”陈月娥冷冷地说。

    “钱书记,你来啦?”杨建没有回答陈月娥的问题,而是战战兢兢地问钱三运。

    “你好,钱书记,我们又见面了!”乔大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伸出右手,想和钱三运握手。

    “乔大虎,我们又见面了!”抬手不打笑脸人,钱三运也伸出了右手,握住了乔大虎的手。

    然而,另钱三运没有想到的是,乔大虎握手是假,试探他的手劲是真。乔大虎虽然面不改色,但其实使用了浑身力气,使劲握钱三运的手。说实话,乔大虎手劲的确不小,就像是一把铆足了劲的老虎钳,普通人还真的承受不住。但钱三运并不是普通人,他见乔大虎如此无礼,不禁怒火中烧,暗运内力,不一会儿,就占了上风,乔大虎的脸涨得通红,就像是猴子屁股。

    终于,乔大虎招架不住了,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钱三运成心想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地痞流氓颜色看看,不但不松手,反而加大了力气。乔大虎的脸由猴子屁股变成了紫猪肝,求饶道:“钱书记,有话好好说,握手用这么大的力气干什么?”

    杨可欣似乎看出了端倪,将头撇向一边,偷偷地抿嘴笑。

    “乔大虎,希望你好自为之!”钱三运见心中的怒气出得差不多了,松开手,冷冷地说。

    “好,好,钱书记,大人不记小人过。”乔大虎在江湖上混了几年,很会见风使舵,见自己不是钱三运的对手,当即就服了软。

    “小钱,杨建,我们吃饭吧。”陈月娥并没有叫乔大虎,看得出,她对乔大虎无比厌恶。

    杨建说:“妈,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我老大特意买了一些营养品孝敬你呢。”

    乔大虎忙不迭地说:“是的,阿姨,东西在外面摩托车上呢,我这就拿下来。”

    陈月娥冷冷地说:“不必了!小钱已经为我买了!”

    乔大虎惊讶地问钱三运:“钱书记,你也想追杨可欣?”

    钱三运的脸上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得意洋洋地说:“是呀,刚刚我和可欣在村子里结伴玩了一圈呢。”

    乔大虎将目光转向了杨可欣,似乎想验证钱三运说的是不是真的,令乔大虎无比失望的是,杨可欣竟然点了点头,并且含情脉脉地看着钱三运。

    陈月娥说:“乔大虎,我女儿已经和小钱相好了,你以后不要再纠缠她了!”

    乔大虎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出了后院,快步穿过堂屋,走到门前,发动摩托车,一溜烟跑了。杨建在后面直叫唤:“老大,老大,吃过晚饭再走呀!”

    杨建急得直跺脚,埋怨陈月娥:“妈,这下可好了!乔大虎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不过了!今天惹怒了他,他肯定会报复我们的,不光是可欣,就连我,恐怕也没有好果子吃了!”

    钱三运淡淡一笑,道:“杨建倒不用怕,乔大虎不会对你怎样的,再说了,他还对可欣抱有一线希望;但是,可欣就要提防着点,这乔大虎可是什么事能做得出来的!”

    钱三运这么一说,陈月娥顿时急了,“可欣,你说乔大虎会不会强迫你?如果生米煮成了熟饭,那可怎么办?”

    杨可欣面色绯红,说:“妈,怎么可能呢?我宁死也不会让乔大虎得逞的!”

    陈月娥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说:“怎么就不可能?你晚上住在宿舍里,万一他偷偷地将房门撬开,你一个弱女子,哪是他的对手?”

    钱三运插话道:“可欣,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妈妈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你在医院是一个人睡觉吗?”

    杨可欣说:“是的,我就住在医院三楼的空置办公室里,不过还有一个女孩住在我的隔壁,我们互相也有个照应。”

    陈月娥说:“女孩子不同于男孩子,胆子小,若真遇到那种情况,还不吓软了?可欣,你还是要准备一些防身器材的,以防万一!”

    杨可欣说:“我床头枕头下面还有一把剪刀呢。”

    钱三运哈哈大笑起来,这杨可欣真逗,剪刀能干什么?是用于自残还是用于阉割乔大虎?可是,乔大虎不是等闲之辈,如果想要阉割乔大虎,谈何容易?

    “可欣,乔大虎是秋天的蚂蚱,蹦不了多久的。我估计他落网的日子不会太久了。杨建,你以后还是少和乔大虎来往,免得惹祸上身。”钱三运安慰道。

    “钱书记,你是分管镇派出所的,你能不能打个招呼,将我也弄进派出所,让我干个联防队员?”杨建忽然说。

    杨建话音刚落,陈月娥和杨可欣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对准了钱三运,期望得到肯定的答复。钱三运心中直叫屈,自己虽然还是镇政法委书记,但是已经没有一点实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