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

    可是,钱三运在陈月娥一家人面前又不愿意说怂话,于是用模棱两可的话语说:“杨建,前几天派出所刚刚聘用了三名联防队员,一个是我的朋友王石在,一个是镇党委副书记江志强的亲戚江泽清,一个是派出所指导员方永强的侄子方小龙,短期内派出所再增加人员恐怕也有难度,不过呢,事在人为,我会尽量想办法的。”

    陈月娥说:“小钱,如果你真将杨建安排进派出所,那我们全家就太感谢你啦!”

    “谢什么!只要我能办到的,我肯定会尽力而为的!”

    吃过晚饭后,钱三运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了来电显示,是杨小琴打来的。

    “三运,说话方便吗?”

    钱三运意识到杨小琴有什么**话要说,连忙走出了屋子,走到僻静处,说:“姐,现在方便了。”

    “三运,你在村部吗?”

    “我在你堂妹杨可欣家呢。因为村部食堂不是一日三餐都有,所以我就在杨可欣家搭伙。”

    “三运,真有你的!告诉你呀,我也在岗上村民组呢,今天下午回娘家了。”

    “姐,你也在岗上村民组呀?你来不来杨可欣家?”

    “杨可欣家在村庄的最西头,我娘家却在村庄的最东头,离村部很近,三运,等下你去村部吗?我有好几个消息要告诉你呢。”

    钱三运本来是不想回村部的,因为他不想放弃与杨可欣在一起交流的机会,但一想到杨建在家里碍手碍脚的,杨小琴又有话要说,于是就改变了主意,说:“姐,我等下去村部。”

    “三运,我八点去村部找你,好吗?”

    “好的。”

    “我先挂电话了,到时候不见不散。”

    挂断电话后,钱三运看看时间,七点还不到。返回到杨可欣家里时,又没话找话地和杨可欣聊了一阵子,然后说:“可欣,我晚上回村部睡觉了。”

    “现在天都黑了,还回村部?要不,就在我家睡觉吧。你要是和我哥哥睡不习惯,你晚上就睡我的床,我和妈妈睡。”

    要不是已经答应杨小琴了,钱三运还真的想赖着不走了。他编出了一个自认为合情合理的理由:“刚才接到镇领导电话了,让我准备一个汇报材料,明天就要上交,我得回村部加班。”

    “你也可以在我家写呀,我保证不会干扰你的!”杨可欣莞尔一笑。

    “我何尝不想在你家写呢?只是我带了一些文件、书籍什么的都在村部呀。”

    “这么说,我就不强求了!”杨可欣似乎有些失望,“这样吧,天黑了,我让哥哥送你去村部吧。”

    “不用了吧,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乔大虎这个恶人我都不怕,更别说怕那些虚无缥缈的鬼神了!再说了,如果你哥哥送我去村部,那他不就是一个人回来吗?”

    “那好吧,我将家里的手电筒拿给你。”

    杨可欣从家里找出手电筒,递给了钱三运,嘱咐道:“路上小心点呀!”

    “可欣,如果明天找不着我了,可别忘了登寻人启事啊!”钱三运笑着说道。

    上玄月还没有升起,路上黑漆漆的,要不是借助手电筒的灯光,钱三运还真的很难回到村部。他打开大铁门,没有上锁,而是将锁挂在上面,因为他知道,要不了多久,杨小琴就会来的。

    卧室里的霉味已经消失殆尽了,陈月娥果然是手脚勤快的农村妇女,不但更换了纱窗、安装了窗帘,床垫、被子、甚至脸盆、电水壶、毛巾等日用品也准备得一应俱全。

    钱三运没有脱鞋,让自己的半个身子躺在床上,想着昨夜和杨小琴的激情,不禁想入非非,这个杨小琴是不是食髓知味,今天又想与他**了?

    这时候,大铁门响起哐当的一声,钱三运看了看时间,正是八点,这个杨小琴时间观念还挺强的呢。

    大铁门又响起了哐当的声响,不用说,杨小琴将大门锁上了。随后,钱三运听到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一个熟悉的身影飘进了屋里。

    “三运,我很准时吧?”杨小琴咯咯笑道,随手将房门关严实了。

    “姐,我第一天来桃花村,你就来看望我,我真的很激动啊!”钱三运从床上爬了起来,坐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杨小琴。

    “三运,姐是想你呢。”杨小琴的脸一红,“对了,三运,今天见到杨可欣了吗?”

    “见到了。姐,你看我这房间条件简陋,你也坐床上吧。”

    杨小琴没有忸怩作态,而是大大方方地坐在了床上,但与钱三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钱三运闻到了杨小琴身上扑鼻的香水味,香水是诱惑男人的最好武器,他有些蠢蠢欲动了。

    “杨可欣怎么说?她同意做你女朋友了吗?”

    “还没有呢,只是没有再拒绝我。”

    “这个杨可欣,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换成我,我早就答应了!”

    “姐,在你心目中,我真的有那么好吗?”

    “哎,你姐老了,要是我年轻十岁,我可不会傻到为你介绍对象的。”

    “姐,你年轻着呢,还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魅力。”杨小琴已经捅破了窗户纸,钱三运觉得自己再扭扭捏捏就有点多余了。

    “是吗?”杨小琴的脸顿时红了,钱三运都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声。

    “姐,昨天晚上在你家,我梦见和你——”钱三运盯着杨小琴,故意说道。

    “三运,和你直说了吧,昨晚你不是做梦,而是真的。”杨小琴将脸撇向一边,不敢正视他。

    “真的吗?”钱三运故意装作很惊讶的表情。

    “三运,你不要逗我了,我知道你是醒着的。”杨小琴的说话声音很小,就像是一只蚊子在哼。

    杨小琴毫不留情地揭穿了钱三运的谎言,钱三运顿时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脸火辣辣的烫人。

    “姐,对不起,昨晚我的确是醒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