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

    钱三运并不认识他所要找的人,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他有办法,就是看哪个年轻的女营业员最漂亮。钱三运从一楼逛到三楼,终于在家电柜组一个偏僻的角落处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女孩。他心中想,应该就是她了吧。

    女孩正坐在一个方凳子上旁若无人地玩手机。在另一边的洗衣机、冰箱、小家电柜组旁,有几个服务员正聊得火热。女孩孤独一人玩手机,显得有些不合群。

    钱三运来到她身边时,她仿佛没有看见,不知是她装作没有看见,还是玩手机太过于投入。钱三运故意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请问这款彩电什么价格呀?”

    女孩头也不回,仍然自顾自地玩着手机,冷冷地说了一句:“那上面不是有标价吗?”

    要不是女孩穿着统一的员工服饰,钱三运真的怀疑她究竟是不是商场服务员。钱三运对女孩的冷淡有些不快,但他来这里不是来发火的,于是沉住气,又问了一句:“你能不能对这款电视机的性能做一番介绍呢?”

    “你这人真烦!”女孩收起手机,站了起来,这才正眼看了一眼钱三运,眼睛忽然一亮,“哦,还是个大帅哥嘛!”

    “小美女,冒昧地问一句,你今年多大了?”钱三运呵呵笑道。

    女孩杏眼圆睁,质问道:“你是谁?是不是想泡我?”

    钱三运笑道:“我倒是想泡你,就是怕你不喜欢我!”

    女孩忽然媚笑道:“那也说不定!你怎么没有一点自信!要知道,你可是个大帅哥啊!”

    “能不能先回答我的问题呢?”

    “那你先自我介绍,你是谁,你多大,你是干什么的,你为什么要打听我的年龄?”女孩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好!我是高山镇政法委书记,名叫钱三运,金钱的钱,一二三的三,好运气的运,今年虚岁二十二岁。算命先生说我今生命犯桃花,见到漂亮女孩就想泡,今天逛商场发现你很漂亮,所以就想知道你的芳龄。”

    女孩的脸上现出一丝惊讶,脱口而出:“你在镇政府上班?在胡业山的领导下?”

    钱三运心中大喜,看来自己是找对人了,一般像她这样年龄的商场营业员是不关心政治的,不会知道镇党委书记的姓名,除非她是镇党委书记的亲戚。

    “是的,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好吧,我叫柳月儿,今年十七岁。”

    “柳姑娘,我们可以谈谈吗?”

    柳月儿大大方方地说:“帅哥,我们在哪里交谈呢?会不会是中午请我吃饭?”

    钱三运自然是求之不得,忙不迭地说:“我就怕柳姑娘不肯赏脸呢。”

    柳月儿不以为然地说:“切!你这样的大帅哥请我吃饭,我如果不赏脸,别人会说我脑子里进水了!”

    “柳姑娘,你说我们中午在哪里吃饭?”

    “怎么左一声柳姑娘,右一声柳姑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名字叫柳月儿,从现在开始,你就叫我月儿吧!”

    钱三运说:“好的,月儿,中午在哪个饭馆吃饭?”

    柳月儿瞟了一眼商场墙上挂着的闹钟,说:“现在才九点多,饭店哪会有饭吃?这样吧,我们到菜市场买菜,我回去烧给你吃!”

    “月儿,你这么美的女孩还会烧菜?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柳月儿的脸上泛起了多多红晕,柔声说:“我是在农村长大的,从小我就洗衣、烧饭、喂鸡、喂猪、割稻、插秧……干不完的农活!

    “对了,钱三运,你会送我生日礼物吗?”柳月儿扬起脸,直勾勾地盯着钱三运。她虽然只有十七岁,但发育得很成熟了。她的确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身材适中,脸蛋俊俏,眉目含情,身上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该凹的凹。怪不得年过半百、阅人无数的胡业山对她一见倾情,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心理和生理都正常的男人,见了她也很难做到心如止水的。柳月儿身上唯一令钱三运有些不太舒服的地方就是嘴唇上涂了红色的唇膏,鲜艳欲滴,与她的年龄很不相称。

    钱三运笑道:“月儿,我们才认识几分钟,你就嚷着让我送礼物给你呀?”

    柳月儿撅着嘴,娇嗔道:“有句话你没有听说过吗?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钱大帅哥,我柳月儿可不是随便向男孩子讨要生日礼物的,今天开口找你要,说明我对你是有好感的,你应该感到荣幸,懂吗?你要知道,想要送生日礼物给我的男生能排成一两百米的长队,但我并不媳。你可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钱三运道:“月儿,我刚才也只是开开玩笑罢了,你可不要太介意。你想要什么礼物,尽管说,我保证办到。”

    柳月儿的脸上荡漾着诡秘的笑容,“钱三运,我说要一栋别墅,你可以办到吗?”

    钱三运惊讶得伸出了石头,“我说月儿,你这狮子大开口,也太不切实际了吧。你将我卖掉,也换不来一栋别墅的!”

    “你长得这么帅,将你卖给一个大富婆,换一栋别墅没有问题。”柳月儿咯咯笑道:“钱三运,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我只是开开玩笑罢了,至于生日礼物呢,我还没有想好,今天周三,离我生日还有五六天呢,这几天时间足够我考虑的。不过,我以后怎么才能联系到你呢?”

    钱三运想了想,说:“我可以来商场找你呀。”

    “那不太好吧,这样吧,我等下带你去我的住处,下次你就能很方便的找到我了。”

    “你的住处?你的家在哪里?”

    “我说钱三运,你可真的是孤陋寡闻!住处就一定是家吗?也可以是出租屋!”

    “月儿,你在街上租了房子?”钱三运明知故问,他上次听杨小琴说了,胡业山将柳月儿包养了起来,看来这出租屋应该就是胡业山租的。

    “钱三运,你就不要多管闲事了!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要问!”

    “月儿,我怎么知道哪些该问,哪些不该问呢?”

    “算了,算了,对你算是特例,你有疑惑的地方尽管提问吧,不过,很多问题现在不能答复你,等下你到我出租屋里再慢慢叙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