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

    柳月儿忽然凑近钱三运的耳边,小声说:“帅哥,你先去商场一楼门口等我,我交待完事情后就出去找你。不过呢,上街时我在前面,你在后面,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也尽量不要和我说话。听明白了吗?”

    钱三运道:“干嘛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就像特务接头似的!”

    柳月儿轻声说:“不要问我为什么!听到没有?否则后果自负!”

    钱三运连声说:“好的,好的。和你保持距离,不和你说话,当你的贴身保镖。”

    钱三运噔噔噔地下了楼,他浑身舒畅,今天真的太顺利了,顺利得远远出乎他的意料。为什么这么顺利呢?难道这小妮子喜欢上了自己?完全有这个可能,男人爱美女,女人也同样爱帅哥,这是人之常情。钱三运对自己的相貌还是非常有信心的。自己身材高大,仪表堂堂,肌肉结实,柔中有刚,对女人有着绝对的杀伤力。柳月儿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完全可能对自己一见倾心。

    柳月儿很快就下了楼,见了钱三运,妩媚地一笑,轻声问:“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难道真的是想泡我吗?”

    钱三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光天化日之下,好像不太适合聊**的话题吧。”

    柳月儿笑道:“你肯定有事求我,是吧?好吧,等下到我的房子里再聊吧。”

    “行,今天的菜钱我来出,算我请客。”钱三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柳月儿,“剩下的钱给你买水果零食吧。”

    柳月儿也不客气,伸手就将钱揣进兜里,笑着说:“求人办事,肯定是要破费的。不过我答应你了,只要我能办到的,会尽量帮你的。不为别的,就为你是我心目中所喜欢的大帅哥!但是,帅哥,从现在开始,你当护花使者,不许和我说话,并和我保持距离。”

    柳月儿这个绝色小美女,年轻、美丽、朝气蓬勃,加上放荡不羁的性格,就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花,芳香艳丽,却可能伤人。钱三运很听话地当起了护花使者,看着柳月儿买菜、讨价还价,又跟着她到了出租屋。

    高山镇政府背靠一座小山坡,小山坡并不高,山上都是茂密的树林,环绕山坡的是一些零零散散的房子,全是清一色的瓦房。柳月儿的出租屋就位于山坡的另一端,与镇政府隔着山坡,是一栋独门独户并带有院子的瓦房,院子在前面,没有后门。如果从镇政府来这里,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沿着山坡上的小路绕道这里,二是沿着环山坡的马路来这里。但无论选择哪条路,都很方便,而且安全,因为这里的人家并不多,又在镇政府的周围,胡业山选择这里作为柳月儿的住处,可谓用心良苦。胡业山步行来此,别人即使看到了,也只当他是在散步。可是谁又会知道,他会金屋藏娇,而且藏着一个非常娇嫩、娇嫩得让人跌破眼镜的小美人?

    柳月儿打开院子的木门,探出脑袋,四下张望,见附近并无外人,于是招手示意钱三运进了院子。院子不算大,也不算小,大概有三十个平方,院子里栽种着一些花草和果树。院子的后面,就是四间瓦房。

    柳月儿从里面将院门闩上了,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钱三运,总算安全回来了。”

    钱三运故意问道:“月儿,我们又没有干什么坏事、错事,怎么弄得像做贼似的?”

    柳月儿莞尔一笑,道:“我就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问,等下吃过饭后我再告诉你。”

    柳月儿打开堂屋的大门,进了屋。房屋的布局与农村房子一致,卧室的门都是朝里面开的,堂屋的大门面向院子。四间瓦房,从左到右依次是卧室、堂屋、卧室和厨房。厨房不但是和卧室相通的,还有一个侧门通向院子。厨房里锅碗瓢盆一应俱全,而且还有自来水。

    “钱三运,我来做饭,你看电视吧。”柳月儿转变之快,出乎钱三运的意料。在钱三运心目中,刚刚她还是个问题少女,现在却成了勤劳、能干的农村姑娘。其实,问题少女与勤劳、能干的农村姑娘并不只是对立关系,有些时候也可以是并列关系。钱三运恍然如梦,仿佛面前的美丽少女不是胡业山的小情人,而是清纯美丽的姜娇娇。

    “钱三运,你在看什么?我的脸上有字吗?”柳月儿笑得很灿烂。

    钱三运猛然从梦境中惊醒,有些尴尬,“月儿,你真的太美了!”

    柳月儿愣了一会,似乎若有所思,过了好一阵子,才缓缓说道:“钱三运,你有女朋友吗?”

    “有了。月儿,怎么忽然问我这个问题呢?”从内心里说,钱三运并没有想让柳月儿成为自己女朋友的想法,他怕柳月儿真的会爱上他,于是撒了个谎。因为事实上,他和杨可欣还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男女朋友关系。

    柳月儿抿嘴一笑,“钱三运,你想多了吧,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我可没有横刀夺爱的想法。”

    柳月儿忽然又收敛了笑容,面色变得很深沉,这深沉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称。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神情有些哀怨,这使钱三运下意识地联想到电视剧里古代宫廷里的怨妇。

    “哎,很多时候,我恨自己,也恨自己的家庭,恨自己的父母亲。为什么我偏偏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如果我生在一个有钱人的人家,或者生在一个虽不富有却很幸福的家庭里,我现在可能不是这个样子。”

    “月儿,我发现你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开心,你的家庭情况如何,你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说出来和我分忧呀。”

    “我们萍水相逢,为什么要和你分享快乐和忧愁?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算了,不和你发牢骚了,我得烧饭了。”

    柳月儿干事麻利,没有花太多工夫,就烧了四菜一汤上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