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

    “吃饭喽,香喷喷的大米饭,红艳艳的红烧肉——”柳月儿在厨房里朝正在看电视的钱三运叫道。

    钱三运正在观看一部很古老的电视连续剧《秦淮人家》,他口里跟着轻轻哼唱电视剧中的主题曲:“人与人之间有一条河,此岸是我,彼岸是你,莫道人间有距离,世界大,世界小……”

    “哇塞!想不到你的歌喉很美呀!”柳月儿啧啧赞叹道,“人长得帅,又会唱歌,你的女朋友真的很幸福啊!”

    钱三运说:“你就不要夸我了,我只是觉得这歌词有点意思。是啊,人与人之间隔着一条河,怎样才能穿越这条河,到达彼岸?最好的方法就是架设桥梁了。”

    柳月儿笑道:“钱三运,你是不是想在你我之间架设一座沟通的桥梁呢?”

    钱三运说:“知我者,柳月儿也!可是,我该怎样才能深入到你的内心世界里?”

    柳月儿乐了,笑得前仰后翻,“钱三运,说话文绉绉的嘛。可是,我就弄不明白,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为什么要深入到我的内心世界里?是不是想脚踏两只船啊?”

    “吃饭,吃饭,我要来品尝月儿的手艺。”钱三运顾左右而言他,走到餐桌旁,用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嘴里慢慢咀嚼,“味道不错,想不到月儿不但人长得美,厨艺也是一流的。”

    柳月儿盛了一碗饭递给了钱三运,说:“钱三运,为什么回避我的问题呢?我现在越来越弄不明白你为什么找我了!算了,等吃过饭后,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拉倒!对了,吃了我烧的可口饭菜,你会不会乐不思蜀呢?”

    “完全有可能!”钱三运回答得很干脆,“只是我怕吃过午饭后,月儿就将我赶走了!”

    “怎么会呢?”柳月儿笑盈盈地看着钱三运,“不过呢,要想住在我这里,有个条件。就是不许随意外出,而且在下午之前必须离开。”

    钱三运一听,乐了,“行,行。那我下午可不可以在这里午睡?”

    柳月儿说:“当然可以啦,反正屋里有两张床,我们一人睡一张床。不过呢,你可不许色迷心窍,打我的主意,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我在想,你是不是金屋藏娇呢?”

    柳月儿咯咯笑道:“钱三运,你真逗!你能算是娇吗?算是大灰狼还差不多!”

    钱三运故意说:“我是一条来自北方的饿狼,你不怕被我吃了?”

    柳月儿笑得嘴里的饭都差点喷出来了,“是你吃我,还是我吃你,还说不定呢。”

    “月儿,这么大的房子,就你一个人住,晚上害怕吗?”

    “当然会害怕啊,特别是遇到狂风暴雨的夜晚,更是心惊肉跳的,吓得将头蒙在被单里,可是害怕又能怎样?你以为我想住在这里呀?”

    “我就弄不明白了,你不想住这里为什么要租房,而且还要支付一大笔不菲的房租?”

    “钱三运,你是不是对我的一切非常好奇?”柳月儿瞪大眼睛,盯着钱三运看,“对了,你是镇政法委书记,难道你是在调查我?”

    钱三运摇了摇头,说:“我为什么要调查你呢?我只是对你感兴趣而已。”

    “说说看,我有哪些地方引起了你的兴趣?”柳月儿长得十分美艳,鹅蛋型脸,光洁的额头,挺直的鼻梁,弧度优美柔嫩的嘴唇,尖而圆润的下巴,睫毛黑密纤长,更显得水汪汪的秋波清澈妩媚,小巧的嘴微微翘着,椭圆的下巴显出脸部圆润的线条,皮肤透出些许淡淡的粉红,细腻光滑,如同婴儿般娇嫩。

    “你身上的每个地方都很迷人,都深深地吸引了我。”钱三运恨不得将这可人的尤物搂在怀里,“如果我没有对象的话,说不定会追你的。”

    柳月儿的脸上现出淡淡的忧伤,喃喃地说:“这不可能吧,像我这样的人,拥有纯洁的爱情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望。哎,我也很想像同龄人一样,轻轻松松地谈恋爱,拥有一个我喜欢的、也喜欢我的恋人,花前月下,海誓山盟……”

    柳月儿说起话来也远比同龄人老成。她的言语中吐露出来的无奈和忧伤,也许只有在了解她的经历后,才能真切地体会到,一个尚未成年的少女为什么会发出让人感慨万千的话语。

    这个外表看似风光的少女内心深处其实并不宁静,准确地说,她活得并不快乐,也许她所能感受到的只是虚伪、冷漠、欺诈甚至胁迫,没有友情与真爱。钱三运想,如果赢得这样的女孩的好感和信任,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真诚地和她交朋友,适时地给予她体贴和关爱。幸运的是,钱三运有了和柳月儿单独相处的机会,而且可以在这里呆一下午。一想到下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钱三运不禁想入非非了。

    “月儿,下午我们干什么呢?是看电视还是美美的睡上一觉?”

    “我可不想看电视,也睡不着。”

    “那我们干什么?不会就面对面傻坐着吧?”

    “对了,现在流行一种八十分的纸牌游戏,可是我就是玩不好。”柳月儿眼睛一亮,“钱三运,你会玩吗?”

    “当然会啦,我教你好吗?”

    “好的,我卧室里有纸牌的,等我收拾碗筷后我们就玩牌。”

    柳月儿干活非常麻利,不一会儿,便收拾好了碗筷,并将碗筷洗得干干净净。

    柳月儿的卧室是靠近厨房的那间,卧室里的设施很简陋,除了一台彩色电视机外,就是床、大衣柜和桌椅了。柳月儿削好了两只苹果,并递给钱三运一只。

    过了一会儿,柳月儿从抽屉里拿出一副纸牌,放在一张长方形的红色木桌上,“钱三运,你教我玩牌吧,你坐在椅子上,我坐在床上,这样我们就能凑在一起,方便你手把手教我了。”

    “八十分又叫升级,是国内非常盛行的一种4人扑克牌游戏,当然,我们两个人也可以玩……”钱三运首先向柳月儿详细介绍了八十分的叫主规则、出牌规则及计分规则,由于规则过多,对于初学者来说的确有些难,柳月儿听得云里雾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