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

    “月儿,我们边玩边说规则吧。”最好的教学方法莫过于边教边讲规则,但柳月儿玩了几局后,还不是很明白,她有些尴尬,自我解嘲地说:“钱三运,你看我这笨脑袋,到现在还是似懂非懂的。算了,不麻烦你了,我们还是玩简单点的,小猫钓鱼你会吗?”

    “三岁孝都会的,我怎么可能不会?”钱三运呵呵一笑。

    “好的,就玩这个。钱三运,我的脚有点冷,我要躺在床上。”时令正是早春,乍暖还寒,特别是在阴冷的屋内,穿着拖鞋的柳月儿感到脚冷也在情理之中。柳月儿上了床,靠在贴有明星画像的墙上,将被子盖在身上。

    “钱三运,你冷吗?不然你也上床吧,我们在床上玩牌。”柳月儿冲钱三运嫣然一笑,这笑容让他心旌荡漾。

    钱三运很纠结,他是天生的情种,在貌美如花的柳月儿面前,他不可能做到心如止水的。但是他心中隐隐有些害怕,怕自己上了床,和柳月儿有了身体的接触,会压抑不住可耻的**,思前想后,还是说道:“月儿,我不冷,我坐在床沿上,陪你玩小猫钓鱼。”

    小猫钓鱼的确是柳月儿的强项,说是强项并不是说她技术如何了得,实际上,小猫钓鱼根本就不需要技术,而是完全靠运气。但柳月儿靠的并不都是手气,她靠的是耍赖。比如她会趁钱三运不注意,违反游戏规则找一张纸牌,钱三运开始是装糊涂,便输得很惨。在他看来,女孩子不就喜欢耍赖吗?让她几个回合又如何?可是,输是要付出代价的。柳月儿规定,钱三运若是输了,要刮三下鼻子,自己若是输了,可以让钱三运挠她一次痒痒。

    钱三运在连输三次,被柳月儿刮了九下鼻子之后,终于坐不住了:“我强烈抗议,你这是霸王条款,是不平等条约。”

    柳月儿一副不依不挠的模样,“霸王条款怎么啦,不平等条约又怎么啦,钱三运,你是不是想造反呀?”

    柳月儿的强势让钱三运彻底没招,于是他无可奈何地说:“算了,算了,好男不和女斗!不过,我有言在先,你可不能再耍赖了!”

    柳月儿扑哧一笑,“耍赖?我说钱三运,你看到我耍赖了吗?可不许冤枉好人!”

    “好吧,既然你矢口否认,那我等下就抓现行!月儿,从现在开始,我们都要严格遵守游戏规则,我就不相信赢不了你。你若是输了,我要让你好受!”

    “钱三运,你知道为什么我制定的规则是你赢了,挠我痒痒?”柳月儿的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难道你不怕痒?”

    “哈哈,你说对了!你上当了,我柳月儿从来就不怕痒!”

    在钱三运的严密监视下,柳月儿作弊的举动被他逮了个正着。钱三运一把抓住她细嫩的手腕,说:“月儿,这下你要接受惩罚了。”

    柳月儿讨饶道:“算我输了,我愿意接受惩罚。”

    柳月儿主动伸出美丽的纤纤玉足,嫣然一笑,说:“你挠痒痒吧。”

    钱三运一手抓住她洁白如玉藕般的脚腕,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挠痒痒,果然如柳月儿所说的,她一点也不怕痒。钱三运岂肯罢休,又抓住柳月儿的胳膊,将她拉到床边,挠她的胳肢窝。柳月儿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钱三运,你黔驴技穷了吧,是不是该松手了?”

    柳月儿俊俏的脸蛋和勾人魂魄的眼神让钱三运怦然心动,他的身体燃烧着熊熊火焰,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快要爆炸了。柳月儿的娇笑声终于成了压垮他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极其冲动地将柳月儿拉到怀里,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抚摸她的大腿。

    “啊!”柳月儿根本就没有想到钱三运会有如此大胆的举动,大惊失色,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

    柳月儿的叫声扑灭了钱三运身体的责,他尴尬地在她光滑如玉的大腿根摩挲了几下。柳月儿咯咯地笑出声来。

    “月儿,我终于找到你的软肋了,原来你这里怕痒。”钱三运本来是想揩油就走,不曾料到柳月儿笑得前仰后合,不安分的手便没有要抽回来的迹象。

    柳月儿笑得说话都不是很连贯:“你—要—造反?当心—我—一脚将你踹下床!”

    柳月儿两只雪白娇嫩的玉足乱踢一气,将床打得扑通扑通的。钱三运无奈之下,只得将手从柳月儿的大腿根部抽了回来。

    柳月儿端坐在床上,脸颊绯红绯红,她高高撅起的嘴巴足足可以挂一个油瓶,“钱三运,你刚才揩我油了!你真是个大坏蛋!”

    钱三运故意装作委屈的表情,说:“月儿,这恐怕不能完全怪我吧,因为我们有言在先,你输了我要挠你痒痒,但是你并没有规定只能挠脚心和胳肢窝。事实上,我已经知道了,你并不是不怕痒,只是别人没有发现你怕痒的部位罢了。”

    柳月儿大声说:“你是在强词夺理!算了,都怪我,简直是引狼入室!”

    “月儿,后悔了吧?如果现在后悔,还能来得及。如果让我得手,恐怕你连后悔都来不及了!是不是考虑赶我走了?”

    “不行!现在让你走太便宜你了!我要慢慢折磨你!”钱三运有些惊讶,连忙问道:“说说看,你怎么折磨我?好让我有心理准备呀。”

    “等下你就知道了!”柳月儿一脸的坏笑。

    忽然,窗外狂风大作,并响起了隐隐约约的雷声。“月儿,天好像要下雨了!”

    柳月儿侧耳倾听,喃喃地说:“春天孩子面,一日三变脸,天真的下雨了。”

    雷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就像突然进入了黑夜里,闪电也不期而至。

    随着一束炫目的闪电,一个炸雷在房屋前方不远处鸣响,声音惊天动地,房屋似乎都有些颤抖,柳月儿吓得赶忙扑到钱三运的怀里。

    “月儿,别怕。”钱三运搂着怀里的软玉温香,一只手轻轻地摩挲柳月儿的后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