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

    雷电过后,瓢泼大雨从天空倾泻下来,哗啦哗啦的雨声清晰可闻。柳月儿仰起脸,一双惊恐的眼睛直视着钱三运。“钱三运,幸亏我没有赶你走。”

    “你为什么要赶我走呢?”钱三运笑道,“我又没有强迫你做什么,再说了,违法犯罪的事我是不会干的。”

    “你还嘴硬!刚才你明明揩我油了!”

    “那叫挠痒痒!懂吗?”

    “你坏!不理你了!”柳月儿从钱三运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又靠在了墙上。

    又一束闪电掠过,昏暗的屋内一片光明,闪电之后必有雷鸣,柳月儿放下身段,又迅速地钻到钱三运的怀里。轰隆隆的雷声过后,钱三运取笑道:“月儿,不是说不理我了吗?怎么又往我的怀里钻?”

    “你坏!太坏了!”柳月儿一脸的娇羞,粉拳如雨点般的落在钱三运宽阔结实的胸膛上。

    电闪雷鸣渐渐远去了,瓢泼大雨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天色也渐渐明亮起来。柳月儿离开了钱三运的怀抱,和衣躺在床上,将毛毯严严实实的盖在身上,喃喃地说:“钱三运,我忽然感到困了,想睡一会。你是看电视还是睡觉?”

    “你不是说要好好折磨我吗?”

    “你真下贱!这么想让我折磨你呀?我先睡一觉,养精蓄锐后,然后再慢慢折磨你!”

    “月儿,我可以搂着你睡觉吗?”钱三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他虽然有搂她入怀的冲动,但又害怕自己由于一念之差铸成大错。

    “不行!”柳月儿斩钉截铁地说,“你可以睡床的另一头,但是请你不要让臭脚伸到我的嘴边,否则我让你好受!”

    柳月儿微闭着双眼,美丽的睫毛一动一动的,就像是展翅飞翔的蝴蝶翅膀。不一会儿,她真的睡着了,并发出轻微的、均匀的呼吸。钱三运悄悄地凑到她的面前,凝神看着这个貌美如花的可人儿。他的心怦怦直跳,不断提醒自己:一定要和她保持距离,否则真的会犯错的。钱三运又羡慕起胡业山来,当官就是好,胡业山年过半百,又矮又胖,竟然凭借手中的权力,玩弄了那么多的美女,还将柳月儿这么年轻的美女牢牢地控制住了,真的是艳福不浅。钱三运心中默默的发誓,以后一定要当大官,当比胡业山更大的官,占有比胡业山更多的美女。

    钱三运走下了床,打开电视,并将电视的音量调到最小。电视里播放的是电视剧《花季雨季》,这片子钱三运不止一次地看过,情节很能迎合年轻人的口味,而且片中有很多青春靓丽的女孩子。不知不觉中,钱三运连续看完了两集,心中意犹未尽,正在回味时,柳月儿醒了,并轻轻地唤了一声:“钱三运。”

    钱三运扭头一看,柳月儿正凝神看着他,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钱三运,你怎么不睡一会?”

    钱三运假装委屈,说:“你不许我搂着你睡,又不让我的脚碰你,怎么睡觉呀?我这么大的人,又不是孙悟空、会七十二般变化,哪能不碰着你的身体呢?我可不想被你一脚踹下床!”

    柳月儿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坐在床上,伸了伸懒腰,然后将被子叠成一个方块,放在床的角落处。

    “钱三运,上床!”柳月儿脸上的笑容变得很诡秘,“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好吗?”

    钱三运乖乖地爬上了床,柳月儿冲着他笑,并撒娇道:“钱三运,我很想骑大马,我想让你在床上爬,我要骑在你的身上,好吗?”

    钱三运一脸疑惑地看着她,“月儿,你是不是经常玩这样的游戏?”

    “才不是呢。本来我是想睡觉起来好好折磨你,但我看你挺老实的,没有在我睡着时非礼我,所以我就饶过你了。你不知道,以前我读书时,我们班上的那些男生一个个被我整得很惨呢。”

    钱三运用四肢支起身体,柳月儿爬到他的背上。在她坐上的那一刻,钱三运整个身心都沉浸在无比的幸福和巨大的快感之中。柳月儿的屁股很柔软、很娇嫩,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孩特有的芬香让钱三运心旌荡漾。

    “驾!驾!”柳月儿跨坐在钱三运的背上,用手轻轻地抽打他的身子,“钱三运,我太开心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钱三运使了个坏心眼,故意装作体力不支的样子,身子向一侧倾倒,柳月儿自然也跟着倒在床上,钱三运身体的一侧敲压在她柔软的身体上。

    “不要压我,你身子太沉了,我受不了!”柳月儿娇语连绵,手在乱舞,“钱三运,你太坏了,总想趁机揩我油!”

    柳月儿娇羞万分,粉拳如雨点般的落在他的身上,嘴上不停地说:“你好坏,坏死了。”

    “月儿,我最近很烦。”钱三运转移了话题。

    “可以和我说说吗?我即使帮不了你,也可以为你分忧呀。有句话不是这样说吗?一份快乐两个人分享,就会成为两份快乐;一份忧愁两个人分担,便会成为半份忧愁的。”

    “月儿,我现在虽然是镇政法委书记,但是我已经没有一点实权了!”

    “那怎么回事?”柳月儿脸上全是关切的神情。

    “上次我组织抓嫖、抓赌行动时,可能得罪了一些人,他们为了阻止我开展进一步的行动,就架空了我的权力,并且将我流放到桃花村。”

    “快说,你得罪谁了?我让胡业山帮你,行吗?”

    “我不知道,我下放到桃花村就是胡书记找我谈话的。”钱三运顾及到柳月儿和胡业山的关系,所以说话很谨慎,并没有直截了当地说这一切就是胡业山干的。

    “你的意思说你遭到了胡业山的陷害?”

    “月儿,我可没有那么说啊。我只是说说心中的烦恼罢了,并不奢望你帮我。”

    “骗鬼去吧,傻瓜才相信你只是在我面前发发牢骚而已。你不求我,怎么会去百货大楼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