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

    钱三运一大早回到了桃花村村部,他是去拿那本葵花宝典《法律常识读本》的。他猜测,胡业山十有**是法盲,他决定在掌握到胡业山涉嫌违法违纪的证据后,不失时机地将相关法律条文给胡业山看,好让其心服口服。

    钱三运在走出村部时,看到了村支书徐国兵。徐国兵板着脸,两手背在身后,那架势就像是大领导。

    “小钱,你去哪里?”徐国兵冷冷地问。

    “哦,我去镇上有点事。”钱三运本来不想和徐国兵打招呼,但既然徐国兵主动发话了,他只得硬着头皮答道。

    “你现在的主要工作地点是在村里,去镇上有什么事?”徐国兵问话的语气咄咄逼人,也许在他的潜意识中,钱三运来到他的一亩三分地,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他的下属了,而钱三运还是镇政法委书记,他却在所不问。

    钱三运心中窝了一肚子气,心中暗骂道:徐国兵,我们骑驴看唱本——等着瞧!用不了几日,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到时候我要好好整治你,让你像乖孙子一样臣服在我的面前!

    “怎么不说话呢?村里还有几户钉子户的农业税尾欠没有收上来,你去做做工作,务必在这两天让他们将尾欠缴清!”

    钱三运一言不发,夹着皮包就从徐国兵的身边走了。徐国兵气得哇哇大叫,指着钱三运的背影大嚷:“好你个钱三运,是不想服从我管理,是吧?等下我就打电话给胡书记,我管不了你,让他来管教你!”

    钱三运心中冷笑道,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柳月儿给钱三运打来了电话,说胡业山中午在城里有个饭局,吃过午饭后,就回高山镇。钱三运心中不免有些紧张,在他看来,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就要打响了。这场战斗,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否则,他会遭致胡业山猛烈的报复,甚至还会牵连到柳月儿。

    钱三运来到柳月儿的出租屋时,柳月儿正在做午饭。

    胡业山是在午后两点左右来到柳月儿的出租屋的,那时,柳月儿和钱三运正在看一部很凄婉的电视剧《惠安女》,忽然,屋前的院门响起了阵阵的敲门声。

    “钱三运,准是胡业山来了,你赶快躲起来!”虽然胡业山来此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柳月儿还是显得非常慌乱。

    钱三运也并不淡定,心中怦怦直跳,抓起手机就进了衣柜。衣柜有一人多高,但中间被木板隔成上下两部分,钱三运只能蹲在衣柜的下端。

    “钱三运,准备好了么?我出去开门啦。”柳月儿凑到衣柜的缝隙前,低声问道。

    “好啦,月儿,尽量早点和胡业山进入正题呀,要不然时间长了,我憋得肯定受不了。”

    柳月儿红着脸,一路小跑着走出了房门。钱三运蹲在衣柜里,不一会儿,就听到院门“吱呀”一声开了,随后就听到胡业山的说话声:“宝贝,这几天想死我了,我日日夜夜都在想着你呢!”

    “业山,你中午喝酒了?满嘴的酒气!”

    “县公安局、县交通局的几个同学请我吃饭,应酬就得喝酒啊。”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钱三运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

    “宝贝,你看我为你买什么啦。”胡业山一屁股坐在床上,一把将柳月儿拉到怀里。

    “宝贝,今天你怎么啦,神情好像不太对劲,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胡业山果然是只老狐狸,通过察言观色,猜测到柳月儿有些心神不定。

    “我哪有什么心事?电视里正在播放《惠安女》,刚刚我看了惠女跳海自杀的情节,心里很难过。”

    “这有什么难过的?全国每年自杀的人多着呢,更何况还是电视里虚构的情节。来,宝贝,看看我为你买的生日礼物。”胡业山从口袋里掏出一款女士手表,并为柳月儿戴上了,“宝贝,喜欢吗?”

    “还行吧。”柳月儿轻声答道。

    胡业山开始脱柳月儿的衣服,自己也脱得赤条条的,臭烘烘的嘴巴开始亲吻柳月儿。

    胡业山忽然看到了桌子上钱三运从村部拿来的《法律常识读本》,有些惊讶地问:“月儿,你怎么突然学起法律了?是不是想了解维权知识?”

    钱三运一惊,这书忘记收起来了,心中暗自责怪道: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

    “哪是呀,今天在路上捡的,我翻了翻,觉得有点意思,就顺便带回来了。”

    胡业山准备从床上走下来,柳月儿以为他是要翻看桌上的书,连忙用娇嫩的身子堵住了他,娇滴滴地说:“业山,这书有什么好看的,我们快干正事吧。”

    “宝贝,我哪是看书呀,我对法律没有兴趣,什么法律不法律的,在高山镇,我的话就是法律,就是圣旨!”

    “那你准备下床干什么?上卫生间?”

    “不是的,我要将衣服挂在衣柜里。宝贝,你知道我这套西服多少钱?两千多元呢。”

    钱三运大惊失色,如果胡业山打开衣柜,肯定会发现自己,这样一来,偷拍的计划泡汤不说,自己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豆大的汗珠从钱三运的额头上渗出来了,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自己是精通七十二般变化的孙悟空,能瞬间变成一只苍蝇或蚊子。

    “不嘛,衣服随便搁在桌椅上就是啦,你堂堂的一个镇党委书记,还在乎一套衣服吗?业山,我几天都没有见到你,你可知道,人家日日夜夜都想你呢。”柳月儿拼命地将胡业山往床上推。

    “好吧,你这个小妖精,今天怎么发骚了?”

    钱三运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他暗暗地感激柳月儿,如果没有她的随机应变,自己今天肯定死得很惨。

    胡业山将下身丑陋的大拇指塞到柳月儿的面前,说:“宝贝,还是像以前一样,先帮我热身热身。”

    “不嘛,我们还是干那事吧,我好想你现在就要我。”柳月儿怕钱三运待在里面难受,所以缠着胡业山直奔主题。

    “宝贝,就两分钟好吗?好让我酝酿酝酿呀。”

    柳月儿恶心得想呕吐,但还装模作样的按照胡业山的要求办了。

    “宝贝,你的口技越来越棒了,只可惜时间太短了。”胡业山有些意犹未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