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

    钱三运怒不可遏,“你老婆是婊子!你姐妹是婊子!你妈也是婊子z业山,你懂不懂法律?如果和未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即使女方完全自愿,也是强奸,更何况柳月儿根本就不是自愿!”

    胡业山顿时懵了,“这算哪门子法律?自愿还算强奸?不可能吧。钱三运,不要以为我不懂法律就信口开河欺骗我!”

    钱三运被胡业山的话语彻底雷倒了,原来这个一手遮天的镇党委书记果真是个法盲。钱三运不慌不忙地从桌子上拿出那本法律常识读本,翻到有关强地奸幼女罪的相关法律条文和司法解释,逐字逐句地读给胡业山听。

    胡业山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发青,像酱猪肝似的,额头上冷汗直冒,他瞪大眼睛,仔细地将法律条文看了又看,口中喃喃地说:“不是吧,怎么会有这样不讲道理的法律?自愿的还算强奸!”

    钱三运趾高气扬地说:“胡业山,乖乖认罪吧,我今天已经拍了无数张你和柳月儿的照片,而且还录了音,现在就凭这些照片和录音你就至少得蹲十年以上的大牢!”

    胡业山忽然伸手抢钱三运手中的手机,但钱三运早有防备。他怒火中烧,给了胡业山重重的一击,胡业山一个趔趄,肥胖的身躯就瘫倒在地上。胡业山自知不是年轻力壮的钱三运的对手,彻底放弃了抵抗,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脸上的高傲和自信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怯懦和恐惧。

    “钱三运,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胡业山用乞求的目光看着钱三运,“钱三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只要你不报案,不将此事宣扬出去,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我不要你一分钱的。”

    “那你要什么?要我提拔你吗?”

    “提拔?你有这个权力吗?胡业山,你上床坐好,我们好好谈谈。”钱三运的神色轻松了很多,说话的语调也缓和了许多,他再也不怕胡业山对自己使什么阴招了,“胡业山,我要让你答应我四件事,而且这四件事你都能够做到。你是聪明人,应该不会拒绝我吧。”

    “好说,好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竭尽所能办到。”此时的胡业山就是一条摇头摆尾的哈巴狗。

    “第一,我是否还留在桃花村蹲点完全由我自己决定。”

    “这还不简单?你什么时候想回镇里和我说一声就是了。”钱三运的四件事是按照由易到难的,这件事在胡业山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所以他满口答应了。

    “第二,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再纠缠柳月儿,不许踏进这出租屋半步!”

    胡业山瞟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柳月儿,看得出来,他对这个小尤物恋恋不舍,但最后还是咬咬牙同意了,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镇党委书记的宝座还在,还愁没有女人?

    “第三,将你拍摄的柳月儿的裸照一张不落地交还给她本人。”

    胡业山说:“我拍裸照只是吓唬她,根本就没有冲洗,胶卷还在我家的抽屉里。”

    钱三运看他的表情也不像是撒谎,于是说:“好吧,我相信你,如果有一张照片泄露出去,你就玩完了。为了防止你截留裸照胶卷,等下你安排车子,我要和你一道,亲自去你家拿胶卷,可以吗?”

    “可以,可以,我等下就安排镇政府小车送你去县城。对,我也陪你去。”

    “第四,从今以后,在公共诚,你仍然是我的上级领导,我尊重你的个人权威;但在私下诚,你得乖乖听我的,当然啦,我不会让你干违法犯罪的事的。胡业山,能够做到吗?”

    胡业山心里那个憋屈呀,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他真的想扑到钱三运的面前,和钱三运来个鱼死网破!这不是**裸的要挟吗?胡业山心想,女人是祸水,看来一点不假,今天彻底栽在柳月儿这个小婊子身上了,我胡业山看来注定成了钱三运的傀儡了!可是,如果不这样,又能如何?钱三运看来和柳月儿这个小婊子早有勾结,我如果不从他,他肯定要报警,一报警,我也玩完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胡业山该低头时还是要低头的。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胡业山于是说:“好吧,我都答应你。”

    “胡书记是个爽快人,我很满意,希望我们今后一如既往的合作。你尽管放心好了,你今后仍然干你的书记,仍然是高山镇说一不二的人物。至于我俩今后的关系,只要在公共诚,你仍然是令人敬仰的书记,我会尊重你的权威的,我做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尽管训斥,我不会说半个不字的。”

    胡业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虽然心中无数次的诅咒钱三运了,但脸上还得装作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钱书记,你放心好了,今后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只要我胡业山能够关照到的地方,一定竭力而为!”

    钱三运精明过人,自然知道胡业山说这番话实属无奈,是口是心非,也许他当面一套,背后又是一套,于是警告道:“胡书记,我钱三运是说话算话的,你犯的事我会严格为你保密的。至于今天拍到的那些照片和录音,我计划备份三份,但有一点你尽管放心,不会让一张照片泄露出去的。这不仅是对你的前途负责,也是对柳月儿的名誉负责。”

    钱三运的话语警告意思很明显,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怕胡业山暗地里雇凶将自己做了,虽然他一身功夫,但他在明处,别人在暗处,自己直接将此点破,断了胡业山可能实施的报复行动。想想也是,谁愿意被别人控制,做别人的傀儡?

    胡业山在官场浸淫多年,并不是愚钝木讷之人,自然知道钱三运话语中的言外之意,于是连忙说道:“钱三运,你放心好了,今后我们名义上是上下级,私下里就是朋友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