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

    “我下班回家不是必经镇政府后面的小山坡吗?那天中午,山坡附近没有什么人,我走着走着,忽然从树丛里窜出来一个蒙面人,手里拿着一根粗木棍,对准我的后脑勺就是一棍,我头一偏,木棍击中我的肩膀,我大喝一声:你想干什么!那人对准我的脑袋又是一击,我当场就被打晕了,倒在了地上。幸好不久有两个过来人路过,要不然我现在就不是在县医院,而是在太平间了!”方永强说着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光天化日之下,堂堂的镇派出所指导员竟然遭到了暗算,说明高山镇的社会治安有多混乱!这还有没有党纪国法!”

    “钱书记,我捡回了一条小命,等我身体康复了,我也不想干什么派出所指导员了,太得罪人了!”

    “方指导员,你放心,我一定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我就不信,不能揭开暗算你的幕后黑手!”

    “钱书记,我怀疑这事很可能是乔大虎的手下干的,而且此事和张兵脱不了干系。但是,我们只是怀疑,又没有什么证据!再说了,你现在也遭受了牵连被贬至桃花村啊。”

    “方指导员,不瞒你说,我虽然被下放到桃花村,但我回不回镇政府上班全由我说了算,谁也干涉不了我!如果乡镇派出所的人事权在乡镇政府,而不是在县公安局,我立马就可以将张兵免掉,让你干所长!”

    方永强瞪大眼睛,似乎不太相信钱三运的话,不过,他感觉钱三运并不是那种吹大牛的人。

    “方指导员,你是不是不相信啊?”钱三运笑着问道。

    “相信,相信。”经过抓赌、抓嫖及制服乔大虎等几件事后,方永强对钱三运的能耐心悦诚服,“对了,昨天张兵还猫哭耗子假慈悲,假惺惺地来医院看我了,我问他案子进展如何,他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态,说案发时没有目击证人,凶手是谁,很难查的。”

    “不管张兵如何演戏,这个案子不会是无头案的,我敢确定,张兵即使不是幕后主使者,也是知情者。方指导员,等我将张兵拉下马后,就想办法让你干镇派出所所长。虽然有点困难,但办法总比困难多,你说是吧?”

    “谢谢!谢谢!钱书记,我如果有朝一日真的干上了派出所所长,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方永强这个小个子男人还是有很大的政治野心的,一听说钱三运想办法将他提拔为派出所所长,当即就向他**裸地表忠心,就差说自己是他的一条狗了。

    “方指导员,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安心养伤,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啊,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如果不出大的意外的话,在年内,你就会登上派出所所长宝座的。”

    方永强差点就感激涕零了,他的老婆也在一旁连声道谢。

    钱三运告别方永强后,再次回到桃花村。他之所以在完全有条件回镇政府上班的情况下,继续选择在桃花村工作,主要原因有三:一是想在桃花村干出点实实在在的政绩来;二是进一步赢得杨可欣妈妈陈月娥的信任,还能在周末见到美丽可人的杨可韫;三是想斗斗不可一世的土霸王徐国兵,给他点颜色看看。

    昨天上午回桃花村,钱三运由于不知道能否摆平胡业山,在对付土霸王徐国兵时还有些心虚,今天却迥然不同了。他高昂着头,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村部大院。徐国兵背着手,正在院子里踱方步。

    “小钱,这两天去哪了?你是镇里下派到村里的干部,更应有纪律观念,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成何体统!”徐国兵阴森着脸,就像是斥责自己的下属一样斥责钱三运。

    钱三运窝了一肚子气,很想挥起拳头将徐国兵的臭嘴打个稀巴烂,可是,他知道,冲动是魔鬼,他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情绪,一本正经地说:“徐书记,你的年纪比我大,这是事实;可是,你不要忘了,我是高山镇政法委书记,是你的上级领导!哪有下属干涉上级领导的工作的?”

    “你,你——”徐国兵气急败坏,没想到钱三运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用手指着钱三运,“小钱,桃花村是我的地盘,是我的一亩三分地,你既然来桃花村了,就要服从我的管理!不要忘了,你虽然还是镇政法委书记,可是你的权力已经被剥夺了!谁都知道你是被流放到桃花村的!”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谁告诉你我的权力被剥夺了?谁说我是被流放到桃花村的?”

    “这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说话的不是徐国兵,而是闻讯从村部办公室走出来的村文书兼会计徐成玉。

    “是啊,小钱,你是镇领导不假,但徐书记德高望重,连镇长、书记都对他非常尊重,你还很年轻,社会阅历、工作经验都很欠缺,切不可以领导自居,否则,徐书记如果向胡书记说起此事,对你今后的进步很不利啊。”村委会副主任兼民兵营长徐国生也走了出来,他的话语看似苦口婆心,可实质上都是站在徐国兵的立场上。

    桃花村村两委只有五名村干部,村干部人数并不算多,这并不是说桃花村村干精干高效,而是徐国兵怕村干部多了分散了他的权力。五名成员中,徐国生是他的堂弟、徐成玉是他的侄子、村妇联主任兼计生专干花木兰又是他的老相好,村两委一班人基本上都是他信得过的人。村委会主任杨青是个外姓,孤掌难鸣,在村里也没有什么实权,说到底他就是干事的,这就不难理解徐国兵在桃花村就是个土霸王了。

    “太年轻了!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我这就打电话给镇党委胡书记!”徐国兵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愤愤地说。

    “胡书记,这电话万万打不得!你就看在钱书记年轻的份上,放过他一马吧!”村委会主任杨青知道徐国兵和胡业山关系不一般,本来钱三运来桃花村蹲点就是胡业山在变相流放他了,如果徐国兵再添油加醋说他在村里表现很差,那还不是雪上加霜?

    钱三运不但不慌张,嘴角还露出得意的笑容,心里说:你打电话呀,看胡业山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徐国兵才不吃杨青这一套,他当即拨通了胡业山的手机,为了威慑钱三运,他故意将手机调到免提状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