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

    杨青听钱三运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宽慰了很多,自己不但不受处分,而且经济上也不受一点损失,钱三运可是给足了他的面子呀。钱三运为什么这样做呢?这应该与自己支持他的工作有关,对了,还有,就是杨可欣。上次看到他俩同骑一辆自行车去镇上,看得出来,钱三运对杨可欣有好感。不过,话又说回来,像杨可欣这样的美女,是男人都会对她有好感的。杨青不禁想入非非,如果杨可欣真的和钱三运好上了,那自己不就成了他的叔叔了?凭借他的能耐,如果他出手相助,自己取代徐国兵的位置,干上村里一把手是不是指日可待了?

    “钱书记,冒昧地问一句,你谈对象了吗?”杨青笑眯眯地看着钱三运。

    “还没有呢。杨主任这样问,是不是想帮我介绍呀?”

    “我还真有这个意思呢。钱书记,我的侄女、也就是陈月娥的大丫头杨可欣在镇医院上班,不知你对她有没有那个意思?”

    “杨可欣我认识,不过也就是刚刚认识,还谈不上有多了解,她是你的侄女,想必你对她应该非常了解吧?”

    “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就像了解自己的孩子一样了解她!她不但长相美,而且性格温顺,通情达理的,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好姑娘。钱书记,我觉得你们蛮般配的,男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如果你对她有那个意思,我可以为你们牵针引线,俗话说,做个红媒添十岁,我很乐意当你们的婚姻介绍人呢。”

    杨可欣绝对算得上倾国倾城的美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她的长相完全可以和电影、电视上那些耀眼的女明星媲美,甚至她还略胜一筹。杨可欣不施粉黛,是那种原生态的自然美,电影、电视上的那些明星则是经过精心打扮的,如果素颜,真正长得美的并没有几个。而且,杨可欣性格的确非常温顺,男人嘛,自然希望找一个温柔贤惠的老婆,谁愿意找一个性格蛮横的母夜叉?

    “好呀,杨主任,如果我和杨可欣真的成了,那我们就是亲戚了。”

    “钱书记,下次我看到陈月娥,就和她说这件事。杨可欣能嫁给你这么一个优秀青年,也是她的造化!”

    黄主任在电话中说的五星级大酒店就是江州宾馆,这是一栋三十多层的建筑。办理完报到手续后,钱三运在宾馆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将柳月儿送到宿舍。宾馆的顶层有不少客房被改造成职工宿舍。有的是四人间,有的是双人间,柳月儿所住的就是双人间。听工作人员介绍,和柳月儿同住一室的是一位名叫鲍梦雅的女孩,在宾馆里担任出纳会计。钱三运很好奇鲍梦雅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美是丑,是外向还是内向,只是由于是上班时间,而宾馆的部门又很多,钱三运并没有能够见着她。不过,他注意到了这个房间收拾得井井有条,被子折叠得整整齐齐,房间里还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可以看出,她是一个整洁的、热爱生活的女孩。

    工作人员先行离开后,钱三运将房门关上,轻轻地将柳月儿搂在怀里,深情地说:“月儿,我等下就要走了,你一个人在江州,要照顾好自己,想我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

    柳月儿依依不舍,“我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你了!”

    钱三运柔声说:“小傻瓜,我会不定期来看望你的。”

    “可是,你工作繁忙,哪能动不动就来江州呢?你来江州,该以什么借口请假呢?”

    “小傻瓜,现在胡业山已经牢牢被我掌控住了,我想去哪里,他能管得着吗?”

    “说的也是,我的生日就要到了,可惜你不能陪我一起过了!”柳月儿的脸上现出淡淡的忧伤。

    “月儿,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我一定补偿你!”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月儿,怎么要我呢?要不,我将处子之身献给你?”钱三运开了一个玩笑。

    柳月儿用粉嫩如白葱般的手指头在钱三运的额头上轻轻地弹了一下,娇嗔道:“你要还是处子之身,老母猪都能上树、小狗都能犁田了!”

    钱三运被柳月儿的话语逗乐了,哈哈大笑道:“月儿,你难道没有发现,我现在就像你的老祖宗一样坐怀不乱了吗?”

    “我的老祖宗?是不是柳下惠?”

    “恭喜你回答正确!”

    钱三运边说边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一叠钱,递给了柳月儿:“月儿,这五千元钱你留着用吧,本来我是想带你去商场逛逛的,可惜没有时间了。”

    柳月儿板着脸,有些不悦,“钱三运,我上次就和你说了,我和你在一起,图的不是钱!这些钱我一分钱都不要,希望你以后不要动辄就说拿钱给我,我不想我们的关系掺杂任何功利因素,感觉我为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金钱!”

    “月儿,你误解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给予你力所能及的帮助!”

    “我暂时不缺钱,这样吧,等我需要用钱时,你再帮助我,好吧?”柳月儿的语气舒缓了很多。

    “那好,月儿,我走啦,不过今晚肯定是回不去了,我要去看望我的一位好朋友。”

    “不会是女朋友吧?”柳月儿笑着问。

    “怎么可能呢?你当我是花花公子?”

    “你有女朋友了,还和我相好,你不是花花公子又是什么?”

    “月儿,我是多情胚子,不是花花公子。花花公子是见一个,爱一个,甩一个,喜新厌旧;我则处处留香,喜新却不厌旧!”

    “钱三运,我不干涉你喜新,但我不容许你厌旧,你如果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会让你痛苦一辈子!”

    “月儿,不要吓唬我。说真的,你在花花绿绿的大都市,又在纸醉金迷的江州宾馆,我还真的害怕你有朝一日被大官、大款看上了呢。”

    “怎么可能呢?今生除了你,我谁也不爱!你可不要以为我一时头脑发热才这么说的,这可是我的肺腑之言!你如果不信,那就等着瞧吧。”

    “相信,相信,我的月儿对我最好了!”钱三运抱着柳月儿,来了一场荡气回肠的拥吻后,离开了江州宾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