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

    “那么,从徐婷婷的家到磬石山村是不是只有一条路?”钱三运继续发问道。

    “那倒不是,但是其余的路绕得太远了,徐婷婷不会舍近求远的。”

    “徐婷婷有没有关系特别好的同学,会不会去同学家了?”

    “听她奶奶说,徐婷婷以前即使去同学家玩,也从来不会夜不归宿的,再说了,徐婷婷关系较好的同学都派人去找了,都说没有看见徐婷婷。”

    “那徐婷婷前天晚上返回学校的途中,村里有没有人看见她呢?”

    “沿途有几个村民倒是看见徐婷婷了,但那是在去学校途中,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常。”

    “最近村庄里有没有发现一些可疑的外镇人出没呢?”

    钱三运的这个问题使人很容易联想到邻村的九岁女童被害案,听众席上一片哗然,人们不禁为这个小女孩捏了一把汗。

    “这个,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呢。”董丽云摇了摇头。

    钱三运站起来,大声说:“董主任,有些问题需要我们调查走访的。现在我们兵分两路,一路由我带队,一路由张所长带队,分头向沿途群众调查了解情况。董主任,你有没有空陪同我们一道呢?”

    “钱书记亲自下去走访,我再忙也要抽空陪你呀。”董丽云很爽快地说。

    董丽云将会议室隔壁正在埋头算账的村委会副主任兼文书董根宝叫了过来:“小董,你陪同张所长下去。”

    董根宝三十来岁,长得又高又瘦,像根长竹竿,不过人看起来蛮精神的,他面露难色,说道:“村长,你又不是不知道,镇里明天就让各村上报农业税征收情况数字,我还有好几个村民组的数字没有统计出来呢。”

    董丽云想了想,说道:“好吧,那你叫计生专干喧过来。”

    村妇联主任兼计生专干胡丽菁此刻正在村广播室播报寻找徐婷婷的寻人启事:“各位父老乡亲们,我村山南村民组徐老实的女儿徐婷婷前天傍晚去村小学,意外失踪了,如果大家了解有关线索,请与村部联系。一家有难,八方支援……”

    不多时,一个三十来岁,长相一般但打扮时髦的少妇挺着胸脯、扭着翘臀走了进来,看见一屋子的人,东瞅瞅西瞧瞧,她的眼光最终落在钱三运的身上,因为在座的这么多人数钱三运相貌最出众。

    “村长,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寻人启事播报了好几遍,现在找我有事?”胡丽菁说话的音调嗲嗲的,但这种嗲并不是刻意伪装的,更多的是习惯成自然。

    “是这样的,镇派出所的同志进村调查了解徐婷婷失踪的有关情况,他们对村里路径不太熟悉,你陪张所长下去一趟。”

    钱三运将胡丽菁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她身材中等,瓜子脸,尖下颌,脸上长着不少雀斑和黑痣,不过也并不难看。她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字:骚。

    “张所长,喧很乐意为你服务,你尽管放心,磬石山村的角角落落我都很熟悉。”胡丽菁媚眼如丝,凑到张兵的面前。

    张兵用色眯眯的眼睛打量了胡丽菁一眼,说:“好的,我们现在就走。”

    看着细腰丰臀的胡丽菁渐行渐远的背影,钱三运有些失落,很想让胡丽菁在他这一组,可是转念一想: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这组不是有一个中年美妇董丽云吗?

    钱三运开始催促董丽云:“董主任,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

    董丽云将村文书董根宝叫到一边,说:“小董,你赶快叫香芹婶子过来,让她到肉铺割几斤肉,准备两桌饭菜,再叫村小卖部送两件啤酒过来,镇派出所的同志中午要在村部吃饭。”

    董丽云和钱三运并肩走在前面,二人边走边聊,“钱书记,是第一次来我们磬石山村吧?”

    “也不算吧,我的老家就是高山镇的,以前也来过,但自从我来镇政府工作后,还是第一次来磬石山村。”

    “磬石山村虽然偏僻,但风景还是很美的。不只是磬石山村,整个高山镇风景都很美。对了,张所长去村庄了,我们去哪里呢?”

    “我们第一站去村小学。”

    从磬石山村村部到村小学有四五里的山路,路上铺着碎石子,坑坑洼洼的,汽车是根本无法通行的。虽然是春天,但天气晴朗,火辣辣的太阳悬在天空中,肆意的放射出巨大的热量,就像是夏天一样。好在山区树木多,山路两边都有参差不齐的树木,这或多或少的遮挡了灼热的阳光。

    路上,钱三运一行遇见了一批批的寻找失踪女孩徐婷婷的乡亲们,一打听,回答都是“没找到”。董丽云叹了一口气,说道:“哎,这孩子恐怕不在人世了。”

    钱三运表情很严肃,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依我看,这起案件与邻村的那个奸杀女童案都是一人所为。”

    “何以见得呢?”董丽云心里虽然也是这么想的,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想想看,这里是两省三县交界处,地形复杂,山多树木多,一直以来都是治安死角,而磬石山村与邻县出事的那个村落近在咫尺,犯罪嫌疑人很可能是流窜作案。”

    随着离村小学越来越近,海拔也越来越高。村小学所在的位置是一片平坦的高地,四周都是散居的农户。从这里向下看,远近的村庄都掩盖在郁郁葱葱的树丛中,只有树梢上的袅袅炊烟告示人们那里是一个个的村落;从这里向上看,不断向前延伸的崎岖山路像一条蜿蜒游动的长蛇,蛇头在哪里,哪里就是路的尽头。

    “董主任,这条路通向哪里呢?”

    董丽云微微一笑,道:“前面的山路越来越陡峭,地势也越来越高,但是那里还有人家。别看村小学地势较高,在整个磬石山村,这里也只是在半山腰而已。”

    董丽云透过树丛指了指前方若隐若现的山峰,接着说道:“看到没有,那里就是磬石山,山路一直通到那里,从磬石山顶开始,山路开始向下延伸,通向邻县,也就是前不久九岁女童遇害的那个村庄。”

    钱三运问道:“如果凶手从邻县经山路来到磬石山村作案,路边也有几户人家,他再怎么猖狂也该留下蛛丝马迹呀,说不定就有人看到了凶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