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

    “但是,如果凶手不走山路,而是从树林中走过来的,或者他刻意避开行人,旁人也很难发现呀。”董丽云对磬石山村的地形非常熟悉,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四十多年了。

    钱三运在一旁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还是先去村小学了解情况,然后再做决定。”

    磬石山村小学的四周都有高高的围墙,围墙顶上贴着很多碎玻璃片,外人要想翻墙进来难于上青天。今天是周末,学校不上课,大铁门是紧锁的,只有狭窄的边门是虚掩的,董丽云走在最前头,推开边门,径直走了进去。

    一个老头低着头,在大门不远处来回踱步,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听见脚步声,猛一抬头,见是董丽云带着几个身穿警服的民警,微微有些惊讶,说道:“董主任,是你?”老头看见村长带了几个身穿警服的民警来学校,自然猜测到了他们的来意。

    这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两鬓斑白,头顶中间光秃秃的,周围是稀疏的几根头发,饱经风霜的脸,让人过目难忘。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眼睛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芒,敏锐而细致,让人很难捉摸。钱三运注意到,这个老头笑起来的时候一口黄牙,中间的牙齿还豁了一只,应该是摔倒磕掉的。

    董丽云指了指钱三运,道:“这是镇政法委钱书记,想了解失踪女孩徐婷婷的一些情况,邢校长,我们还是进办公室谈吧。”

    董丽云边走边向钱三运介绍邢校长的个人情况:“邢校长扎根基层几十年了,默默无闻的辛勤工作着,将毕生的精力献给了山区的孩子们,精神可歌可泣。自从前几年老伴去世后,邢校长更是吃住在学校,既是老师教书育人,又是保安为学校守护财产。”

    听董丽云这么夸赞自己,邢校长表现得极其淡定,说道:“其实这些年我也有离开山村小学的机会,但是看到孩子们求知若渴的眼神,我就不忍心丢下这些可爱的孩子。山里孩子比不得城里孩子,学习条件艰苦,需要老师付出更多的汗水。”

    钱三运频频点头,说道:“邢校长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呀,的确让我们发自内心的佩服。”

    “钱书记过奖了!”邢校长淡淡一笑。

    从大门进去,看到两排瓦房,一排瓦房是教室,一排是教师宿舍、办公室和学校食堂。山区小学,操场小的可怜,仅有的体育设施就是用砖头水泥砌成的乒乓球台,看起来格外寒酸。

    学校办公室条件也极其简陋,一间屋子横七竖八的摆着好几张课桌,几个靠墙而立的木头柜子装着书本、文具什么的。

    邢校长一边为众人倒开水,一边说道:“学校条件简单,茶叶都没有,委屈各位了。”

    董丽云笑着说:“大热天白开水最解渴了。哦,邢校长,学校怎么就你一个人呢?”

    “我们学校总共只有五名正式教师,由于山村小学条件艰苦,年轻人不愿意来这穷镇僻壤教书,前年分配来了一个年轻教师,但还没有半年就找关系调到镇小学了。为了解决师资力量不足的问题,学校找了两名代课教师。新学期还未开始,学校并不忙,有的老师在家休假还没有到校,今天有两名老师到镇里领学生课本还没有回来,所以只有我一人留守在这里。”

    邢校长不愧是当老师的,一口气说了一大通。钱三运对这些不是太感兴趣,于是问道:“邢校长,你能不能说说昨天下午徐婷婷来学校的有关情况?”

    邢校长端起一个搪瓷杯,喝了一口水,不紧不慢地说:“徐婷婷原是我校六年级的学生,我是她的班主任。她成绩很好,学习成绩在班级名列前茅,也很懂事,下半年就要升入高山镇中学读初一了。多好的孩子,就这么没了,太可惜了!”

    “昨天徐婷婷是一个人来学校还是和同学一道过来的?”钱三运继续追问道。

    邢校长想了想,答道:“徐婷婷到底是一个人来的还是结伴和同学一起来的,我还真没有太留意,谁会想到她会出事呀。”

    “昨天傍晚时分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的老师在学校吗?”

    “有一位张老师也在,另外,何香芹的哑巴儿子也在学校。”

    邢校长忽然说道:“我昨天早晨看到何香芹的哑巴儿子慌慌张张地从学校后面的树林里跑了出来,我比划着问他看到什么,他叽里呱啦的说什么我又听不懂。”

    钱三运的忠实跟班王石在眼睛一亮,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连忙问董丽云:“董主任,请你介绍一下哑巴的具体情况。”

    董丽云道:“何香芹是村里徐石匠的老婆,徐石匠前年在磬石山上采石头遭遇了意外,坠崖身亡,何香芹就成了个寡妇。自从徐石匠死后,何香芹的家境就越来越差,她有个哑巴儿子,今年十七岁,还有个上高中侄女也跟她生活,这侄女的父母亲,也就是徐石匠的哥哥嫂子,早些年就因为一起车祸双双遇难。我们村里看何香芹蛮可怜的,就聘请她为村部食堂炊事员。其实啊,说是炊事员,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炊事员,只有乡里来人有接待任务时,我们才叫她过来做饭,并给予她一定的报酬。哑巴并不是天生就是哑巴,而是在未开口说话时吃错了药,这哑巴还是非常聪明的,人也很勤快,就是有一点不太好。”

    董丽云顿了顿,钱三运急忙问道:“哪一点不好?”

    董丽云的脸上现出一丝绯红,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可能是哑巴年龄大了,想女人了,见了女人就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看。去年有一天,他在山林里看到一个妇女在锄地,趁四下无人,跑上去抱着人家亲,还摸人家,要不是附近刚好有几位村民碰巧看到并制止了,还不知要发生什么。后来,这女人的男人带着许多人找到哑巴家,将哑巴揍了一顿。”

    钱三运追问道:“自从哑巴挨揍之后,他调戏妇女的恶行有所收敛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