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

    董丽云道:“最近好像没有听说他对女人图谋不轨了。”

    邢校长插话道:“哑巴还是恶性难改,以前就经常在我们学校附近晃悠,虽然没有看到他对女学生动手动脚,但还是色迷迷地盯着她们看,我看到他一次就训斥他一次。”

    王石在急于表现自己,对钱三运说:“钱书记,据我推测,徐婷婷极有可能已经遇害了,而且这片树林应该就是第一现场。我们是不是让邢校长带我们去学校后面的树林里,看看有没有新情况?”

    钱三运觉得王石在说的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在没有更好的线索前,先去学校后面的树林看看再说。钱三运将人员分成两个小组,在邢校长的带领下,一行人走出了学校大门,从学校围墙附近绕到学校的后面,那里是一片广阔茂密的树林。

    邢校长说道:“钱书记,就是那片树林,早晨哑巴就是从那里跑出来的。”

    董丽云神色变得紧张起来,说道:“钱书记,我有些害怕,不敢进树林了。”

    钱三运想了想,说道:“董主任,这样吧,你和邢校长去将寻找徐婷婷的那些乡亲们都叫过来,这片树林应该作为重点区域进行拉网式搜查,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

    钱三运、王石在等人为一组,江泽清、方小龙等人为另一组,两组人马分头在树林里寻找蛛丝马迹。钱三运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小女孩可能真如王石在所言,已经遇害了,现在要找的很可能就是女孩的尸体了。树林里虽然浓荫蔽日,但树木太过于茂盛,密不透风,加之天气炎热,每个人身上都湿透了,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地上尽是落叶和枯草,踩在上面软绵绵的,但不会留下多少痕迹,就是说,想凭脚印判断这里最近是否有人来过,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知不觉中,钱三运等人已经深入树林一段距离了,但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在这偌大的树林里,要想寻找一个小女孩,准确地说,是寻找一具尸体,的确是大海捞针。隐隐约约听到树林外面的说话声,乡亲们应该都赶到这里寻找了。

    还是没有任何新的发现,钱三运不禁思忖自己的判断是不是出了问题?他对王石在说:“难道哑巴并不是凶手,或者说他的慌张并不是与失踪的徐婷婷有关系?王石在,你怎么看?”

    “钱书记,我肚子疼得厉害,可能是要拉肚子了。”王石在一手捂着肚子,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

    “好吧,我们来歇息一会,你去解大便吧。不过要离我远点,不要臭着我们。”钱三运有些失望,本来是想征求这个得力助手的意见,却不料他偏偏此时肚子疼。

    王石在口袋里并没有揣卫生纸,钱三运等人也没有随身带卫生纸的习惯,但这并不能奈何王石在,他从树上摘下树叶,在手中使劲地揉搓。不一会儿,“卫生纸”就生成了。他快速地钻到树林里远离钱三运的地方,找了一块空地就蹲了下来。忽然,王石在看到面前有几根小树枝有折断的痕迹,树枝离地面有一定高度,很显然,树枝是被人折断而不是被山林中的动物撞断的,而且从新鲜的盂看,树枝折断的时间并不长。王石在心中为之一振,开始顺着小树林折断的方向四处张望。小树林的下面是一个山坡,忽然,他看到了下面的山坡里有一点红色的东西,像是衣服。王石在心中怦怦直跳:莫非这是徐婷婷的衣服?

    王石在站了起来,掰断一根树枝,小心翼翼地走到山坡下面,用树枝挑了挑红色的物体。王石在竟然挑出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看样式,是小女孩的。王石在大惊失色,大呼大叫起来:“钱书记,快过来!有情况!”

    正垂头丧气的钱三运闻听王石在的叫喊声后,就像吃了兴奋剂似的,浑身亢奋,带领小组其他成员就飞奔了过来。

    “王石在,什么情况?”钱三运话音刚落,就重重的摔倒在地,王石在一看,乐了,原来钱三运不小心踩到他刚才屙的烂屎,滑跌倒了,屁股刚好跌坐在屎上,臭气冲天。

    “我看到小女孩的红色连衣裙了!”

    钱三运本来想发王石在的火,可是听他这么一说,肚子里的怒气被胜利的喜悦完全冲淡了,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也顾不得擦拭身上的臭屎,就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山坡下面。

    这的确是一件小女孩的连衣裙,裙子是崭新的,只是上面沾有一些泥土。“依我看,小女孩的尸体就在这附近了。”王石在有些激动。

    一提到尸体,钱三运就感到头皮发麻,心中不免有些害怕。虽然他从小就胆大,但对于尸体,还真的没有见过。

    果然,在衣服十多米处的草丛里,静静的躺着一具少女的尸体,她光赤着身子,大腿上血迹已经干了,最惨不忍睹的是,她的胸部竟然被咬了大口子,虽然没有咬破,但伤痕很清晰。这可怜的小女孩不是徐婷婷是谁?

    钱三运沉默了,为这个惨遭横祸的小女孩感到难过。他心中已经没有了害怕,只有无比的悲痛,他又看了看小女孩的尸体,特别是看到她胸口的牙齿印时,他心中一惊:莫非是……

    钱三运当即拨通了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电话,简要报告了案情,并吩咐其他人,眼下最重要的任务是要保护现场,一切等刑警大队的同志们来了再说。

    钱三运继续在附近寻找有价值的线索,很快,又找到了一双白色凉鞋。但令他大惑不解的是,他始终没有找到女孩的内衣。这似乎不太符合常理,李婷婷也许没有戴胸罩,但是,内裤总是要穿的。她的内裤被凶手丢在哪里了?钱三运左找右找,还是没有新的发现。

    “钱书记,张兵现在还不知在哪里兜圈子呢。刚才学校邢校长一提到哑巴从树林里慌慌张张跑出来,我就断定徐婷婷遇害了,而凶手就是哑巴,现在看来我的判断完全正确。”王石在得意洋洋,今天他真是瞎猫子碰到死老鼠了,竟然误打误撞发现了失踪女孩的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