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

    何香芹家的房子坐北朝南,后院的东边和北边是一人多高的围墙,院子的南边就是五间大瓦房的后墙,东边则是两间小房子,一间是厨房,一间是储藏室,放置着柴火和农具什么的。五间大瓦房中间是堂屋,左右各两间。左边两间的里间是一个奇石陈列室,这些奇石不同于院子里的那些原生态的石头,是经过一定的加工的,有的还安了精美的底座,外面的一间是哑巴的卧室。堂屋右侧的两间卧室,最里面的那间是何香芹的,靠近堂屋的那间是徐芳菲的。

    “钱书记,我来说段关于磬石山奇石来历的故事给你听。”徐芳菲斜靠在奇石陈列室的门上,笑呵呵地说。

    “好啊,那我今天可长见识了!”钱三运很想靠近徐芳菲的身旁,可是觉得初次见面,不太合适,还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

    徐芳菲的口才很好,文采斐然,滔滔不绝地说着磬石山来历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这里还是一马平川,由于连续高温,太阳炙烤着这片大地,大地张开一道道裂缝,像一张张饥渴的嘴在向上天祈求着雨水的滋润,但老天爷并不理会,依然热度不减地烤着大地,干涸的大地再也无法忍受心头的愤怒,像个男人一样,开始颤抖,鲜血从他干裂的嘴巴喷涌而出,他开始了怒吼,身体内的血液汹涌澎湃,并开始撕扯狠抓自己的身体,远处的大海闻讯后赶过来救援大地,但一切都已经晚了。大海没有来得及解救大地饥渴的心,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身子来抚平大地那干枯的尸身,在此形成了浅海,这片地的生命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进入了深深的沉睡,并与海水结合,孕育出大量的原始生命,比如浮游生物藻类,这就是磬石山奇石的前身。很多年过去了,这片浅海里的生命不知更新换代了多少代,大量的死亡生物的遗体混合着海水中的的碳酸盐一起静静地安息在海底,越积越多,越积越高,最后形成了一座大山。山上的岩石遗留了海底生物的各色花纹图案,再加上亿万年雨露的滋润洗礼就形成了形态各异的石头,磬石山上的石头都是有灵气的。

    “你随我来,我家庭院里还有很多奇石呢。”徐芳菲转身向后院走去,脑后的马尾辫有节奏的摆动着。

    何香芹家的庭院很大,里面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有的像水中游泳的大鱼,有的像展翅高飞的大鹏,有的像沙漠中行走的骆驼,有的似观音、卧牛、仙翁、美女,或卧或立,皆千姿百态,栩栩如生。轻轻敲击石头,坚如贞玉,扣如青铜,音质峥琮,余音绕梁。

    “芳菲,你对这些石头了解多少呢?能否简要的介绍介绍?”钱三运看得是眼花缭乱。

    “我从小就是伴着这些石头长大的,虽然懂得知识比我叔叔婶婶少,但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徐芳菲显得是自信满满。

    “那太谢谢你啦,真是请先生不如遇先生,我愿洗耳恭听。”钱三运非常高兴。

    “我们磬石山上的石头有三奇五怪。”徐芳菲宛如博物馆里面的解说员,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解,“三奇就是色奇,声奇,质奇。黑色石头如墨玉,白色如羊脂,彩色石头则红、黄、青、蓝搭配,美不胜收,这叫色奇;声音犹如金振玉鸣,在古代磬石可以制作成为编磬、垂磬、特磬和鱼磬,是皇家宫廷中的名贵乐器,这叫声奇;石头硬度好,有利于长期收藏,无放射物质,无有害化学成分,且含有十多种有益于人体健康的微量元素,具有促进人体健康,抗癌增寿的功效,这叫质奇。”

    “五怪呢,一怪为瘦,体态婀娜,棱角毕现,中枢坚挺,骨气傲然;二怪为透,石多孔多洞,玲珑剔透,仰视俯视多姿多彩;三怪为漏,一孔注水,孔孔都流出水来,如果在下面的小孔里烧支香,则每个孔都会冒烟;四怪为皱,石头上的皱纹就像刀斧劈过的一样,似叠起的波浪,似春风吹皱的池水,常见的纹理有胡桃纹、密枣纹、鸡爪纹、宝剑痕、弹子窝、蘑菇头、树皮裂、黄沙纹、黾纹、荷露、乳丁、裙折、绉带、水道、卧沙、金星、玉脉、赤脉、蟹爪;五怪为丑,丑到极致就是美,乍看怪丑,细细品味却无比娇美。丑是自然天成,有返朴归真的美学观念,是赏石文化的最高品位。”

    徐芳菲如数家珍,说得头头是道,钱三运啧啧惊叹道:“想不到你对这石头钻研得这么深,着实让我佩服。”

    徐芳菲面如桃花,似乎有些娇羞,说:“过奖了,如果你与这些石头相伴十多年,你也会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那什么样的石头最值钱呢?”钱三运最关心的还是这些石头的经济价值。

    “这个因石而异,磬石山的石头以象形石为主,又以狮、虎、马、龙、凤、鸡、麒麟、树松等动植物、瑞兽类居多。在观察‘像’的基础上,重点考察其结构完整、比例恰当、厚毕理、肢体齐全等方面如何,然后再考察其动感、神韵即神态如何,以上几点基本上达到即可定为上品。”

    “你读高中几年级呢?”钱三运明知故问道。

    “高中三年级。”

    “看你的年龄,最多也就十七八岁吧。”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是周敦颐的《爱莲说》中的一句话,此刻用在钱三运的心境上是最恰当不过了。这世上的美女有两种,一种女人男人见了就想扒光她的衣服,狠狠地蹂躏她一番;另一种女人就是男人见了没有了身体的冲动,有的只是至高无上的享受,但心中涌现的是浓浓的情意。很显然,面前的女孩属于后一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