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

    “今年十八岁呢。”徐芳菲已经没有了开始时的羞涩,也不再闪躲,咯咯笑道,“感觉你像派出所查户口的。”

    钱三运有些窘迫,支支吾吾地说:“哪,哪是呀?我是随便问问而已。”

    “钱书记,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可不要见外,对不起啊。”徐芳菲可能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语不太合适,又连忙向钱三运道歉。其实,她在第一眼见到钱三运时就对他有好感了。钱三运是个大帅哥,是那种很阳光、体格健壮的大男孩,这样的大男孩就是在她的学校,也是百里挑一的。男人喜爱美女,女人也喜欢帅哥,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徐芳菲同样也不会例外的。

    “芳菲,你学习成绩怎样呀?”

    “还算不错吧,在全班五十多人中一般能排前三名,但在全年级五个文科班中,只能排到前十名左右。”

    钱三运啧啧赞叹道:“不错,不错,想不到你不但人长得美,学习成绩也很棒。”

    “哪里呀!我的这个成绩与我的目标、与我婶婶以及老师的期望还有距离呢,我还需要继续努力,争取考上重点大学。你知道吗?我上高一时,学习成绩还位居全年级前五名呢,现在是逆水行舟,不进却退了。”

    “是不是在学校谈恋爱,分神了?”

    徐芳菲脸一红,“谁谈恋爱了?你才谈恋爱了!”

    “我就不相信,你长得这么美,你们学校没有男生追求你!”

    “我才懒得理那些小屁孩呢。再说,我现在的目标就是学习,至于谈恋爱嘛,那是考上大学以后的事。”

    徐芳菲的这句话让钱三运喜忧参半,喜的是,徐芳菲至今并未恋爱,也就是说,她还是块未开垦的处女地;忧的是,她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学习是她的头等任务,不想在高中阶段谈恋爱。钱三运在第一眼见到徐芳菲时,就深深地被她的相貌吸引住了,他的心中甚至有坏坏的想法,就是隔三差五的来她家,和她套套近乎,也许日久生情,她会喜欢上他的。但现在,徐芳菲似乎没有谈恋爱的想法。

    “不过,也说不准。如果遇到我喜欢的男生,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我会考虑的。”徐芳菲补充了一句,似乎是她在紧闭大门的同时又悄悄地打开了一扇窗,这给了钱三运莫大的惊喜和无穷的希望。

    “芳菲,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钱三运不失时机地问道。

    “这是我的秘密,我才不会告诉你呢。”徐芳菲的脸上露出羞涩的红晕,轻轻的垂下头,模样娇羞可人。

    忽然,不远处的村部响起一阵喧嚣嘈杂声,钱三运心想准是哑巴被警察抓起来了,于是匆匆向徐芳菲告别,撒开腿就往村部跑。

    在村部门口,钱三运看见两辆警车鸣着警笛,颠簸着从村部门前的那条乡间公路上开走了,只留下浓浓的黑烟。村部门口人声鼎沸,很多看热闹的村民叽叽喳喳的议论不休。

    “这哑巴太残忍了,婷婷才十二岁呀,他也下得了狠手!”

    “哑巴一直就不老实,去年那次在山地里非礼李腊梅,要不是敲被人撞见,李腊梅可就遭殃了。”

    “哑巴这回该吃枪子儿了,罪有应得!”

    并不宽敞的村部大院被挤得水泄不通,就像里面正在演出一场精彩纷呈的大戏。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妇女躺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哑巴是我的儿子,我知根知底,他再怎么坏也不会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的,哑巴冤枉啊!”

    这女人正是何香芹。她的脸上混杂着泪水和泥土,看起来有些可怜,但是依然掩饰不了她一张秀气的脸。

    派出所所长张兵还没有离开,估计是断后的,前两辆开走的警车应该是县刑警大队甘日新一行。张兵的两只手背在后面,一脸的严肃,大声斥责道:“你养的好儿子9好意思替他伸冤!徐婷婷才十二岁,就被他残忍地杀害了,天理难容!”

    何香芹以哀求的口吻说:“张所长,哑巴真的不是坏人,他连鸡都不敢杀,怎么可能杀人呢?”

    王石在看到钱三运,说:“钱书记,你从哪里冒出来了啊?我四处找你呢,你手机又关机了!”

    “我刚才有点私事呢,手机正好没电了。”

    “哑巴已经被我们抓到了,这个哑巴太狡猾了,看到我们来了,比兔子跑得还快,仗着地形熟悉,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最后我们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才在他家屋后的一片树林里将他抓获了。”

    “哑巴呢?”

    “被刑警大队的同志带走了,婷婷也被带到县公安局做尸检了。”

    何香芹忽然瞅见了钱三运,就像见到了大救星,一下子就跪在他的面前,哭泣道:“钱书记,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我家哑巴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我对他是知根知底,他连鸡都不敢杀,怎么可能会杀人?”

    钱三运连忙将何香芹搀扶了起来,安慰道:“婶子,快起来,哑巴被警察带走,只能表明他是犯罪嫌疑人,并不是说他就是杀害婷婷的真凶。哑巴是不是凶手,要由证据说了算,按照法律程序处理,如果哑巴不是凶手,县公安局很快就会将他放回来的。”

    张兵似乎很不满意钱三运这样和犯罪嫌疑人的亲属说话,可是又不好发作,毕竟钱三运算是他的上司。他瞪了钱三运一眼,没有说话,示意旁边的镇派出所民警,驾车回所里了。

    这时候,徐芳菲也许是来看热闹,也许是来看钱三运,也赶过来了。当得知哑巴弟弟涉嫌杀人被警察抓走后,她顿时慌了神,眼泪就像打开的自来水龙头,哗哗地往下流,她呆呆地站在院子的一角,眼神有些呆滞,那模样无比让人怜惜。

    钱三运顿时怜香惜玉起来,安慰道:“芳菲,不要害怕,只要你弟弟没有杀人,不会有事的。”

    徐芳菲用衣袖擦拭了一下眼泪,说:“钱书记,我弟弟会被抓到哪里呢?”

    钱三运说:“应该是被抓到镇派出所审问吧。这样吧,让你婶子跟我车去镇派出所,看看是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