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

    何香芹听钱三运这么一说,精神一振,对徐芳菲说:“芳菲,你回家看书吧,再过几个月就要高考了,学习要紧,你弟弟的事不用你操心的,我随钱书记到镇里去。”

    “婶婶,弟弟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就是在家也不能用心看书啊,我也要和你们一道去镇里。”

    钱三运说:“你们都可以去,只是,我们的车最多只能再上一个人,你们看咋办?”

    徐芳菲感激地看了钱三运一眼,转而对何香芹说:“婶婶,还是我去,你回家吧,我相信弟弟不是杀人凶手,弟弟会没事的,你也不要太为他着急。”

    何香芹用手掌拍打着身上的灰尘,说:“芳菲,你先去,我走小路去,一会儿就到了。”

    徐芳菲上了车,由于车子拥挤,她紧挨着钱三运坐下了,钱三运闻到了一阵阵芬香,很显然,这是处子之香,因为一个农村女学生是不可能涂抹香水的。钱三运顿感心旷神怡,贪婪地呼吸着诱人的香味。磬石山村村部通往高山镇街道的乡间公路由于年久失修,路上坑坑洼洼的,警车在路上颠簸得厉害。不是钱三运的身子向左边的徐芳菲倾倒,就是徐芳菲的身子向右边的钱三运倾倒,总之一路上钱三运和徐芳菲身体一直是紧贴在一起的,有好几次钱三运的脸甚至无意中触碰到了徐芳菲的脸。

    车子终于摇椅晃地开到了镇派出所大院内。钱三运看见县刑警大队大队长甘日新嘴里叼着一根烟,在镇派出所的院子里来回踱步,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神色,似乎为自己今天顺利抓到杀人凶手而自豪。

    钱三运走上前,友好地叫了一声:“甘队长。”

    甘日新见是钱三运,微微一愣,说:“是钱书记啊。”

    甘日新是县刑警大队大队长,行政级别是副科级,和钱三运平级。镇政法委书记虽然分管社会治安,但对镇派出所没有绝对的控制权,因为镇派出所的人财物都归县公安局管。甘日新四十多岁,在官场纵横多年,按理说哪会将乳臭味干的钱三运真正放在眼里?但是,他凭观察,钱三运英气逼人,且年纪轻轻就干乡镇副科级,背后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背景,因此,他对钱三运还算尊重的。

    “甘队长,关于徐婷婷被害案,下一步县公安局是如何打算的呢?我个人觉得啊,哑巴只是具有杀害徐婷婷的嫌疑,但究竟此案是不是哑巴所为,还需要证据加以证实。”

    “钱书记,你说得没错,现在并不能确定哑巴就是杀人真凶,但根据哑巴一贯的表现、我们抓捕他时的反应以及周围群众的目击,哑巴有很大的作案嫌疑。下一步,我们在审问哑巴的同时,对徐婷婷进行尸检,并结合案发现场进行进一步分析。钱书记,你不会是为哑巴求情的吧?”

    这时,徐芳菲走上前,哭哭啼啼地说:“甘队长,你能否将我的弟弟放回来呢?”

    “放回去?小丫头,你在说笑话呢。”甘日新瞥了徐芳菲一眼,不以为然地说。钱三运注意到,甘日新看徐芳菲的眼神并没有什么异样,一般来说,好色的男人见了美女,眼睛里都会放光的,但是,甘日新的眼里没有发光,难道他不是好色的男人?

    “甘队长,我求求你,将我弟弟放回来吧,他真的不是凶手!”

    甘日新忽然捂着肚子,说:“哎呦,我肚子痛,要解大便了。小丫头,现在放你弟弟出来是不可能的。对了,张所长正在审问你弟弟,你可以让钱书记陪着你去看看是什么结果。”

    甘日新急匆匆地往厕所里跑,钱三运想献殷勤,对徐芳菲说:“我们先去询问室看看是什么情况吧。”

    要不是钱三运的求情,徐芳菲也许不能跟车来到派出所,现在钱三运又要帮她寻找弟弟,徐芳菲心存感激,深情地看了钱三运一眼,乖巧地跟在钱三运的后面,来到了询问室。还没有到询问室门口,里面就传来阵阵哀嚎声。钱三运快步走了进去,看到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被拷在老虎凳上,张兵正在狠命地用皮带抽打他,旁边还站着一个陌生的警察。青年疼得嗷嗷怪叫,不用说,这就是何香芹的哑巴儿子了。

    “臭哑巴,想找死!”张兵面露凶光,咬着牙,挥舞着皮带使劲地抽打着哑巴。

    由于以往的过节,钱三运本来就对张兵憋了一肚子气,现在看他正在对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施暴,更是火冒三丈。且不说现在很难确定哑巴是否就是杀人凶手,就算哑巴是杀人凶手,也不应该遭此毒打的。如果哑巴只是个陌生人,钱三运也会上前阻止的,更何况徐芳菲就在他的身后。

    “谁授权让你动手打人的?”钱三运一把夺过张兵手中的皮带,扔到了半空中,皮带不偏不倚落在了陌生警察的头上。陌生警察非常恼火,厉声说道:“你想干什么?”

    钱三运瞪了陌生警察一眼,没有说话,他知道陌生警察肯定是县刑警大队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钱三运并不想招惹他。

    哑巴看到姐姐来了,非常欣喜,嘴中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手中还在不停的比划,只是钱三运并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徐芳菲看见弟弟遍体鳞伤,心疼得抱住他就失声痛哭起来。

    张兵没有想到钱三运竟然会夺下他手中的皮带,勃然大怒,依仗着自己是镇派出所所长,用手指着钱三运的脑袋,大叫道:“我打这个杀人恶魔怎么了?多管闲事!”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就是杀人凶手吗?我还说你就是杀人凶手呢!”钱三运强压住心头的怒火,冷冷地说。

    “你,你……”张兵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弯腰捡起被钱三运扔在地上的皮带,走到哑巴的面前,对徐芳菲怒喝道:“你是他什么人,赶快让开!”

    “你想干什么?”徐芳菲脸上流露的全是惊恐。

    “干什么?我要打他!打死一个杀人恶魔,也不犯法!”

    钱三运怒不可遏,大叫道:“张兵,我警告你,你若再敢动他一根手指头,不要怪我不讲情面!徐芳菲,你让开!”

    徐芳菲胆战心惊地离开了哑巴的身边,心神不安地站在一边。张兵正在气头上,挥起皮带就朝哑巴抽打,钱三运没有想到张兵真的再次抽打哑巴,没有来得及阻挡,哑巴挨了重重的一皮带,又哇哇大哭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