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

    终于到了磬石山小学了,今天是周末,学校不上课,大铁门是紧闭的。钱三运一怔:邢半山难道不在学校?上午听了董丽云的介绍,得知邢半山自从老伴去世后,便以校为家,在教书育人的同时还看校护院。

    “王石在,我们翻墙进去看看!”钱三运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钱书记,翻大铁门不太现实,而围墙又这么高,上面还有玻璃碎片,怎么进去?”学校大铁门很高,最要命的是,大铁门上面还有尖尖的突起,如果想从铁门上翻过去,的确非常困难,弄不好就会锋利的突起扎伤身体。万一下身被扎伤了,那一生的幸福也就毁了。

    “王石在,发现你现在变得畏畏缩缩的,像个女人!”钱三运有些不满。

    “钱书记,要不我和王石在叠罗汉,然后翻墙过去?”方小龙说。

    钱三运没有说话,而是绕过大铁门,走到一侧的围墙下,看了又看,然后说:“你们看,那围墙附近有一棵大树,我可以爬到树梢上,然后从树上跳下去。围墙也就两米多高,从两米多高跳下去对身体并无大碍,如果跳下去的地面是柔软的土地或者草坪,那就更简单了!这样吧,你们都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跑,我到校园里看看究竟!”

    钱三运心里其实有主意了,他更希望邢半山现在不在学校里,这样,他就有机会进邢半山的宿舍,看看有没有可疑的线索。

    “钱书记,还是我去吧。”方小龙主动说。

    “不了,还是我去吧。”钱三运并不想让方小龙去,一方面是他不太相信方小龙能够取得他想要的东西,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他要在徐芳菲面前充分表现自己,让她亲眼看到自己对这案件的翻盘是多么的重视。

    果然,徐芳菲一脸感激地看着钱三运,那眼眸里饱含着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神情,柔声说:“钱书记,你可要注意安全啊。”

    钱三运淡然一笑,说:“没事的,你要相信我。”

    钱三运自小是在农村长大的,爬树是他的看家本领,他像只敏捷的猴子一样,轻而易举地爬到了树梢,向下看去,大喜,原来下面靠近校园的一侧正是绿油油的草坪,他没有多想,就跳了下去。

    校园里非常安静,学校办公室和宿舍的门全都是紧闭的。钱三运上午来过校园,知道哪间宿舍是邢半山的。他蹑手蹑脚地走到邢半山宿舍的后面。他有点担心,邢半山会不会在宿舍里面睡觉?

    宿舍的木头窗户上贴着厚厚的旧报纸,钱三运小心翼翼地用指头捣开一个缝隙,从外面向里看,里面静悄悄的,并没有人,可见邢半山并不在宿舍里。正在钱三运思量怎么进入邢半山的宿舍时,手机响了,是王石在打来的:“钱书记,你可进入邢半山的宿舍了?我远远的看见一个男人正在打开学校大铁门,看他的模样,应该就是邢半山,你可要注意点,别被他发现了!”

    钱三运一惊,看来真的是邢半山回来了。这王石在粗中有细,竟然帮着注意学校门口动向。怎么办?自己看来无法进入邢半山的宿舍了,如果现在走出校园,定是一无所获,而且还可能被邢半山发现,引起他的怀疑。钱三运决定,暂且不离开,先在宿舍后面观察一段时间再说,说不定还会有意外收获。

    宿舍的后面是一个小山坡,小山坡上是一片小树林,钱三运躲在屋后,并不显得慌乱,因为邢半山不太可能来到屋后的,就是来了,钱三运也有足够的时间躲藏起来。钱三运从墙角探出半个脑袋向学校大门方向张望,果然,是邢半山回来了。邢半山看起来兴致不错,嘴里还哼唱着欢快的曲儿。钱三运注意到了邢半山胳膊下还夹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

    随着哐当一声,邢半山已经打开宿舍的房门,走了进来。钱三运俯身摸到宿舍的后窗外,悄悄地从后窗的缝隙中向里观看。屋里的一切尽在他的视线之内。宿舍显得破旧和凌乱,靠近后窗的部位有一张木床,一顶又黑又破的蚊帐还没有卸下,还有一组涂了红色油漆的木头柜子,靠近柜子下侧的抽屉还上了锁。邢半山将房门从里面闩上了,一屁股坐在床上,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掏出几只胸罩和女人的内裤来。他的神情很陶醉,仿佛这几样物件是战场上缴获的战利品,或者是从哪里捡拾到的宝贝。

    邢半山不停地把玩着那几只胸罩和内裤,还不时的放到嘴边嗅嗅,就像这是奇花异草。忽然,邢半山从床上站了起来,本能的朝后窗扫视了一眼,吓得钱三运慌忙蹲了下去。

    有惊无险,邢半山并没有发现屋外有人。等到钱三运再次窥视屋里的情景时,他又有了惊人的发现。邢半山这时走到木头柜子前,蹲了下来,用钥匙打开了下侧的抽屉。钱三运屏住了呼吸,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屋里,心中思忖:难道柜子里珍藏的也是女人的内裤胸罩什么的?

    还真被钱三运猜中了!邢半山从柜子里抱出一大堆内裤胸罩,堆在床上,整个身子趴在床上,贪婪地呼吸着。钱三运看得很清楚,这些胸罩内裤的尺寸都不是很大,据目测,应该是少女、幼女的,而不太可能是成熟的女人的。就在这时,邢半山将裤子脱了下来,不停地在那堆内裤胸罩上面摩擦......

    钱三运心中大喜,案件似乎很明朗了,这邢半山是个恋童癖者,也极有可能就是杀害哑巴的真凶了。是不是该破门而入,缴获邢半山的赃物,再对他严加审讯?钱三运随即将这个一刹那间的念头给否定了。欲速则不达,虽然救哑巴要紧,但是,自己如果贸然动手,会打草惊蛇的,再说,自己也没有抓捕、审讯邢半山的权力,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向公安机关报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