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

    钱三运左思右想,觉得王石在的话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县公安局的那帮人不仅自负,而且没有多少责任心,他们抓了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又在徐婷婷的尸体上发现了哑巴的指纹,就凭这个,他们完全可以定哑巴的罪了。此时此刻,如果向县局检举揭发邢半山,县局真的会如他所愿,重新侦查吗?或者说,即使县局重新侦查,就一定会将邢半山抓起来吗?可能性似乎不是很大。钱三运想,要不是哑巴是何香芹的儿子和徐芳菲的堂哥,他可不想自找麻烦,每年的冤假错案多的是,再多一桩又如何?

    钱三运忽然想到了新上任的代县长胡若曦,何不趁此机会去县里找她?一来和她攀攀交情,说不定就能傍上一棵大树,大树底下好乘凉嘛;二来也能狐假虎威,借助县长的权力施压县公安局,使得县公安局尽快启动对徐婷婷被害案的重新侦查程序;三来还能见见胡若曦这个大美女,自古英雄爱美人,钱三运虽然算不是个大英雄,但他是男人,是心理和生理都很正常的男人。胡若曦这样的美女,一个男人若是对她没有一点非分之想,那这个男人要么就是同性恋,要么就有性功能障碍。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呢?钱三运下定决心,明天上午就去县城找胡若曦。

    晚饭过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夜晚的山村,月亮还没有升起,一阵阵风吹过,树木发出飒飒的声响。钱三运今晚兴致很高,多喝了几杯酒,在走出村部大门时踉踉跄跄的,董丽云看得很清楚,说:“钱书记,你今晚喝了不少酒,要不晚上就不回去吧?”

    王石在对钱三运知根知底,借机说:“钱书记,董村长说的对,你今晚喝多了,就不回去了吧。”

    钱三运酒醉心明,如果回镇里,要么住在计生办的宿舍,要么还得回桃花村村部,反正都是孤身一人,不如留在磬石山村,说不定还有美女相陪呢,于是故意说:“不,不回去,睡哪儿?”

    董丽云说:“钱书记,如果你不回去,可以去我家住一晚,我家儿女都不在家,只有孩子他爸在家,房间也很宽敞,只是,我家远了点,离村部还有一段距离。若是论距离远近呢,我们村离村部最近的人家就是徐芳菲家。”

    董丽云说完就将目光瞄向了徐芳菲,她的话说得滴水不漏,既婉转希望徐芳菲主动提出留宿钱三运,又留有回旋余地,这样一来,即使徐芳菲不主动,或者不想留下钱三运,董丽云也不至于太尴尬。

    徐芳菲冰雪聪明,自然知道董丽云的言外之意,说:“钱书记,要不你今晚就住我家吧,我婶婶、哥哥都不在家,我一个人在家害怕。”

    钱三运心中窃喜,徐芳菲啊徐芳菲,有我陪你就不害怕了吗?你这样做,不怕是在引狼入室?

    王石在抢着说:“钱书记,就这样定了吧,我和方小龙先回镇里了。”

    “好吧,记得明天早晨六点半准时来村部接我。”

    “好的。”王石在生怕钱三运反悔似的,拉着方小龙快步上了车,随着一声响亮的汽笛,汽车飞快地驶离了磬石山村部。

    “钱书记,走吧。”董丽云走出了村部,并将大铁门上了锁。

    “钱书记,你晚上酒喝多了吧,要不要我扶你呢?”徐芳菲问。

    如果董丽云不在,钱三运准会一口答应徐芳菲的要求,有美少女主动搀扶自己,傻瓜才会拒绝呢。可是,有董丽云在,钱三运觉得自己还是悠着点好,于是说:“行,行,你家我去过,很近的,一会儿就到了。”

    徐芳菲家的确很近,不一会儿工夫,就到了。董丽云说:“钱书记,我就不送你到芳菲家了。”

    “这黑灯瞎火的,董村长路上小心啊,要不要我和芳菲送一程?”钱三运说。

    董丽云笑道:“钱书记,你现在可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怎么送我?村里的每一块土地我都很熟悉,我闭着眼都能回家,更别说现在还有点微光呢。”

    钱三运说:“董村长,磬石山村是两省三县交界处,社会治安一直不太好,你就不怕半路上突然窜出个坏人来?”

    董丽云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我是个穷光蛋,又是个老太婆,就是坏人打劫,我怕啥?不和你开玩笑啦,我走了啊。”

    董丽云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叫住了徐芳菲:“芳菲,钱书记可是镇领导,你弟弟的事还要指望钱书记多多操心,晚上你可要将钱书记安顿好,知道吗?”

    “我知道啦,董村长,谢谢你的关心!”徐芳菲甜甜地说。

    一个是血气方刚的二十二岁酗子,一个是十八岁怀春的美少女,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在一个晚春的夜晚,两个人会不会擦出爱情的火花来?

    钱三运背着手,挨个在徐芳菲家的五间大瓦房和后院、厨房里走了一圈,徐芳菲亦步亦趋地紧随其后。钱三运顺便又问了徐芳菲一些奇石的知识,他对奇石感兴趣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真的有深谋远虑。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开设奇石馆的规划,那就是将磬石山村的奇石加工、包装后运输到江州等大都市进行销售。当然,采石如何采集、加工、包装,开设奇石馆资金来源、门面选择、人员培训、市场培育等都是摆在他面前的现实问题。

    “钱书记,今天下午你在磬石山小学有什么新发现吗?”徐芳菲最关心的还是哑巴弟弟被抓的事。

    “邢半山这老东西的确是个变态狂,徐婷婷十有**就是他谋害的!这老东西不但心狠手辣,还很阴险,想嫁祸于人,祸害你的哑巴弟弟!”

    “钱书记,邢半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变态法子啊?你说话怎么老是卖关子,急死我了!”

    “你真的很想听?”钱三运觉得难以启齿,但徐芳菲迫切想知道,看来他只有实话实说了。

    “当然啦,凡是与我弟弟有关系的,我都很想听。”

    钱三运顿了顿,一字一句地说:“邢半山这老东西的宿舍里,收藏了很多内裤、胸罩什么的,太变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