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

    警察满腹狐疑地看了钱三运一眼,看钱三运淡然自若的神情,也不像是信口开河乱说的,于是拨通了电话,叽里呱啦一番后,满脸堆笑地对钱三运说:“叶局长正在办公室等你呢,他在六楼616办公室。”

    钱三运也不道谢,噔噔噔地爬楼梯到了六楼。六楼很寂静,并不像一楼那样喧嚣嘈杂。六楼的最西侧,就是局长办公室。门是虚掩的,钱三运轻轻地敲了几下门。

    “请进!”不用说,这是叶青天的声音,钱三运有些诧异,叶青天用的是“请进”而不是“进来”,是非常谦逊低调还是习惯成自然?

    钱三运推门而入,见到一个留着平头、非常敦实的中年男人端坐在椅子上,面露微笑地看着他。

    “请坐。”叶青天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一张椅子,让钱三运坐下。

    “谢谢!”钱三运本来还有些许的拘谨,但在平易近人的叶青天面前,那点拘谨早已经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你就是钱三运?”叶青天笑容可掬,盯着钱三运。

    “是的,我在高山镇政府工作,任镇政法委书记。”叶青天是堂堂的县公安局局长,钱三运虽然有胡若曦这个大靠山,可也不敢得罪他。

    “哦,还是镇领导啊,案件侦破过程中,你发现什么疑点和新的证据,可以直接来县局嘛。对了,胡县长和你是什么关系呢?”虽然胡若曦打电话时并没有和叶青天说出他和钱三运之间有何关系,但叶青天毕竟在官场浸淫多年,练就了一身察言观色的好本领。如果钱三运和胡若曦没有一点关系,别说胡若曦亲自打电话关注少女被害案,就连钱三运能否见着胡若曦都是一个问题。

    “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以前在原云川市委书记郑耀明的家中见过胡县长。”钱三运说得不卑不亢,但正是在这不动声色之中,搬出了更大的领导。只是,他说的并不完全是实情,准确地说,他是在郑耀明的办公室见的胡若曦,此时此刻,他说在郑耀明的家中见过胡若曦,是想告诉叶青天,自己和郑耀明的关系亲着呢。不过,郑耀明此时已经不是云川市委书记了,要不然,那震撼效果可非同一般。

    叶青天非常惊讶,目不转睛地盯着钱三运,像是通过观看钱三运的面部表情判断他说的是真是假,是实事求是还是掺杂了水分。

    “钱书记,你先喝点水,不要着急,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只要我能解决的一定尽力帮你解决。”叶青天眉开眼笑的,钱三运看出他的笑容有点阿谀奉承的味道。

    “叶局长,其实也没有什么。前几天高山镇不是发生了少女被害案吗?公安机关认定那个哑巴是凶手,但是我了解他的为人,一个连鸡都不敢杀的人,怎么会杀人?”

    叶青天点了点头,说:“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但是我们公安机关判案主要还是依靠证据,有的人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有的人虽然性格温顺,但一时冲动,也会酿成大错的。杀鸡和杀人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

    “叶局长,现在我有了最新的证据了!”钱三运将邢半山的衣柜里珍藏有少女内衣、胸罩等用品一事简要说了,当然,他说得并不具体,而是含糊其辞,也没有说是自己翻墙偷窥的,而是说是别人意外发现的。他好歹也是镇政法委书记,一个政法委书记躲在人家宿舍后面偷窥总不是件太光彩的事。

    叶青天听着听着,脸上露出无比惊讶的神色,这案件转变得太快了,一个恪尽职守、受人尊重的小学校长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了疑凶?

    “叶局长,我今天来找你并不是让你徇私枉法的,而是希望公安机关能秉公办案,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错抓一个好人。案发后,是我和同事最先发现死者的,我有一定的证据证明此案不是哑巴所为。当然,现有的证据并不能完全排除哑巴的嫌疑,也不能就此证实邢半山就是真凶。如果此案的的确确是哑巴所为,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好的,我让刑警大队大队长甘日新也过来听听。”

    不多时,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甘日新急匆匆地赶来了,看了一眼钱三运,有些疑惑。

    “叶局长,你叫我来有什么指示?”甘日新毕恭毕敬的。

    “高山镇的少女被害案进展如何?”叶青天板着脸问甘日新。

    “杀人者是个哑巴,已经被批捕了,这个我向你汇报过呀?”甘日新不明白叶青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证据呢?”叶青天追问道。

    “我们从死者身上提取到哑巴的指纹。”甘日新战战兢兢的,非常惶恐。

    “没有其他证据了?比如女孩的yin道里有没有精斑?”

    “直接证据倒不多,但据我们走访,哑巴劣迹斑斑,曾经非礼过农村妇女。”

    “哑巴认罪了吗?”

    “他画押了。”

    “有没有刑讯逼供?”

    “这,这个……”甘日新的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看得出他很紧张,“刑讯逼供倒没有,但既然进了看守所,也不那么舒服的。”

    “对于此案一定要慎之又慎,切不可草菅人命,你想想看,一旦哑巴人头落地,却发现作案者另有其人,岂不迟了?”叶青天指了指钱三运,“他是最早发现死者尸体的,对于此案有些不同意见,你要仔细听听,我们要本着尊重事实,尊重法治的精神,立刻对此案补充侦查,一定要公正公平,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检验。”

    “是的,是的。”甘日新频频点头。

    钱三运将自己在案发现场的所见所闻、对于此案的看法娓娓道来,并将发现邢半山私藏少女内衣用品以及邢半山劣迹斑斑经常猥亵幼女的事说了一遍,甘日新听得是目瞪口呆。

    “你是说邢校长是重大嫌疑人,这不太可能吧,邢校长为人师表,德高望重,怎么会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甘日新一脸的惊讶,显然他是不太相信邢半山具有重大作案嫌疑。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换成任何人,也会这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