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

    “甘队长,谁是真正的凶手,并不是靠主观的判断,而是建立在证据的基础上,说实在的,如果并不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我也不会相信邢校长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甘队长,我们要本着对此案高度负责的精神,立刻对案件重新侦查,用事实说话,用证据说话,一定要将此案办成铁案,决不允许冤假错案的发生,否则将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叶青天一脸的严肃。

    甘日新连连点头,叶青天的脸上又恢复了笑容,对钱三运说:“钱书记,哑巴的妈妈是你什么亲戚呀?”

    提到哑巴的妈妈,钱三运猛然想起她被警察殴打了,心里为她打抱不平,借机说道:“叶局长,哑巴的妈妈是我的一个姨娘,她救子心切,这两天一直待在公安局想反映情况,却被警察殴打了,我刚才看到她的腿上都是伤痕,一个农村妇女,虽然方式方法有些不妥,但警察知法犯法,动手打人也是不对的呀。”

    “钱书记,这事我略知一二,哑巴妈妈这几天一直在公安局里面鸣冤叫屈,或多或少地影响了机关的正常秩序。今天早晨我上班时,她拦住我的去路,对我撒泼,周围的警察帮我解了围,至于警察是否动手打人,我就不知道了。但不管怎么说,警察打人是不对的。一旦查实,一定严肃处理。”

    “叶局长,哑巴妈妈挨打是千真万确,这可以从她的伤痕看得出来。当然,哑巴妈妈也有一定的责任。依我看,严肃处理就不必了,只要打人警察当面向哑巴妈妈道歉,再赔偿些医药费,此事就算了结了吧。叶局长,你看如何?”

    叶青天说要严肃处理相关人员只是套话官话,或者说是糊弄钱三运的谎话,他打心里并没有想过这么做,但现在钱三运不依不饶地说出了对打人者的处理方案,叶青天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说:“你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并不过分,我责令相关人员向你姨娘当面道歉。”

    叶青天接连拨打了几个电话,在电话中虚张声势地将有关人员训斥了一番。钱三运洋洋自得,今天上午可谓成果丰硕,不但让县公安局对案件重新侦查,而且让何香芹挨打一事得到了圆满解决。

    “甘队长,你要立刻去磬石山村,对案件进行补充侦查,对邢半山进行突击审讯。”叶青天开始发号施令。

    甘日新当然没有意见,他瞟了一眼身边的钱三运,用试探的语气说:“钱书记,你现在忙不忙?如果不忙,我们一道去磬石山村吧。”

    “不忙不忙,可以可以。”钱三运忙不迭地说。

    “好的,我来召集弟兄,等下就出发。”

    钱三运告别了叶青天,在县公安局大门口,钱三运看见几个五大三粗的警察正低头对何香芹认错。何香芹并不是惹是生非之人,见警察道歉,也不好再提过分要求。末了,一个领头的警察掏出一叠钱递给何香芹,说:“我们上午工作繁忙,不能陪你去医院看病,这五百元钱就算是给你的医疗费。我再次对早晨发生的不愉快的事向你真诚道歉,恳请你原谅。”

    何香芹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钱三运见状道:“婶子,打人赔钱天经地义,你就收下吧。”

    钱三运和何香芹、徐芳菲走出县公安局大楼,徐芳菲停下脚步,问道:“钱书记,你见到局长了吗?”

    钱三运呵呵一笑,说:“见到了,叶局长当即责令刑警大队重查此案,你弟弟翻案的事有希望了。”

    “真的呀?”徐芳菲又惊又喜。

    “那还有假?如果此案的确不是你弟弟所为,那么他很快就会被放出来的。”

    “我弟弟当然不会杀人的,我对他最了解了!”徐芳菲的脸上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芳菲,县人民医院就在附近不远处,你是不是陪婶婶去医院看看?”

    一直沉默不语的何香芹说道:“只是些皮肉伤,不碍事的,不用去医院的,回家后敷些药膏,几天就好了。”

    “婶婶,这能行吗?最好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徐芳菲关切的问。

    “真的不用去医院的,我对自己腿上的伤情最清楚。”何香芹看了一眼钱三运,“钱书记,我们非亲非故的,你帮我们这么大的忙,让我们如何感谢你呢?”

    钱三运像个腼腆的孩子,憨笑道:“婶子,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相信芳菲弟弟不是凶手,也看不惯县公安局胡乱抓人,所以才打抱不平。”

    何香芹一脸狐疑地看着钱三运,不相信他帮忙就是为了主持公道,说:“钱书记,你觉得我家芳菲人怎样?”

    徐芳菲没有想到婶婶竟然说这话,满脸通红,羞羞答答的。钱三运也一时手足无措,根本就没有料到何香芹竟然主动说起芳菲。

    “芳菲人,人挺好的。”钱三运结结巴巴地说。

    “钱书记,芳菲没有哥哥,如果你不嫌弃,就让芳菲认你为哥哥吧。”

    “好呀,好呀。”钱三运连声说道。如果自己和徐芳菲认了兄妹,那就有更多堂而皇之的理由和她多多接触交流了。反正又不是亲兄妹,将来即使演变为情人关系,也一点不违背常理人伦。

    正在这时,两辆呼啸着的警车驶了出来,甘日新下了车,微笑着对钱三运说:“上车吧,钱书记。”

    钱三运瞥了何香芹和徐芳菲一眼,说:“警车挤不挤?如果不是很拥挤,顺便将她们俩也带回高山镇吧。”

    “没问题,我们一共就四个人,加上你,她们俩,也就七个人,两辆车并不显得拥挤。”

    钱三运连忙招呼何香芹、徐芳菲上了后面一辆警车。开车的是甘日新,钱三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何香芹和徐芳菲坐在了后排座。

    甘日新的驾驶技术很棒,虽然青山县城到高山镇的路坑坑洼洼的,但他开得很稳当。

    “钱书记,你会开车吗?”甘日新问。

    “不会呢。”钱三运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