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

    这个夜晚,钱三运的内心注定是不平静的,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像是烙大饼,一会儿向左翻,一会儿向右翻;一会儿烙正面,一会儿烙反面。情窦初开的美少女徐芳菲就在隔壁的床上,钱三运很想破门而入,扒掉她的衣服,夺了她的贞操。而且,据钱三运推测,即使他真的贸然做这一切,徐芳菲也不太可能强烈反抗的,最多是半推半就,因为,他晚上从徐芳菲的眼神里已经读出,徐芳菲是喜欢他的,这种喜欢是真心实意的,没有任何功利色彩,虽然她很想借助他的能力让哑巴早日归来。

    第二天一早,钱三运就带着徐芳菲乘坐镇派出所的汽车到了青山县城。

    青山县虽然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山区县,也是国家级贫困县,但是县政府还是非常恢宏壮观的。主楼是一栋八层的综合办公楼,主楼的正前方是一个大水池,水池的中央是一个人造喷泉,水花四溅,煞是壮观。主楼的东南西北四个角附近还有四栋副楼。钱三运拦住了一个也是来办事的中年男子,向他打听县长办公室在哪里。中年男子倒是很热情,详细介绍了县政府大院内几栋建筑的功能。他说,主楼主要是县直各部门的办公场所,比如县人事局、劳动局、统计局、文化局等等,四栋副楼分别是县人大、县政协、县委、县政府等“四大班子”的办公场所。县政府的办公场所就位于主楼左侧的那栋副楼。

    官场上是很讲究尊卑之分的,钱三运只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在青山县,副科级以上干部少说也有几百,而县长只有一个。乡镇有重要事情汇报,通常都是由乡镇长、乡镇党委书记向分管的县领导汇报,向县长直接汇报的机会都是很少的,何况钱三运只是个小小的镇政法委书记。

    钱三运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思量再三,还是决定独自一人找胡县长。他从县政府大门进来时是畅通无阻的,但是在进县政府办公楼时却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一个穿着制服的保安拦住了他,将钱三运上下打量了一番,板着脸,问:“你找谁?”

    “我找胡县长。”钱三运满脸堆笑,并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中华牌香烟,递了一支给保安。

    保安见钱三运递的是高档香烟,紧绷的脸放松了不少,还露出了一丝笑容,说:“你是谁呢?”

    钱三运对于这点早就有准备了,忙不迭的说:“我叫钱三运,是高山镇政法委书记,我今年在原市委郑书记的办公室见过胡县长的。”

    保安连忙拨通了电话,将钱三运的话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钱三运心中还是非常忐忑的,因为胡县长和他只是一面之交,再说胡县长每天都会见到形形色色的人等,哪会对他有多大印象。

    令钱三运无比欣慰的是,保安挂断电话后,眉开眼笑地对钱三运说:“你可以进去了,胡县长在三楼,办公室外有门牌。你真走运,你再迟一刻钟今天就见不到胡县长了,她今天有公干外出。”

    钱三运道谢后,噔噔噔了上了三楼,在最西侧,找到了县长办公室的门牌,门是敞开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正在伏案写着什么,不用说,她就是胡县长的秘书了。

    “你好,请问胡县长在吗?”钱三运彬彬有礼地问道。

    “你就是刚才打电话的高山镇钱书记吧,胡县长正在等你呢。”女孩抬起头,冲钱三运微微一笑。钱三运这才看清女孩的脸,她虽然没有倾国倾城的面貌,但是眉清目秀的,笑起来脸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酒窝。

    钱三运发现,在秘书办公室的左侧有道虚掩的门,这无疑就是胡县长的办公室了。女秘书站了起来,轻轻地敲了几下门,里面传来一句柔美的声音:“请进!”

    钱三运随着女秘书走了进去,映入钱三运眼帘的是一个偌大的办公室,足足有秘书办公室两个大,一个美丽的少妇坐在办公桌旁看材料。办公室的装修虽然不算奢华,但是也很气派,高大的书橱里是琳琅满目的书籍,黑色长沙发显得很大气。

    “胡县长,高山镇钱书记找您。”女秘书指了指钱三运,毕恭毕敬地说。

    胡若曦朝女秘书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女秘书退出了房间,并随手将房门掩上了。

    “胡县长,您好。”虽然和胡若曦见过面,而且还因为电梯的故障,两个人在市委大楼电梯间待了好一阵子并有语言上的交流,但钱三运心中还是有些惶恐的,毕竟,胡若曦是几十万人口的青山县县长,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

    “小钱,你好,我们见过面的。” 胡县长站了起来,热情招呼钱三运坐在长沙发上,并亲自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了钱三运。

    县长大人亲自为他倒茶,钱三运就像是古代的大臣得到皇帝的赏赐一样,顿感受宠若惊,他毕恭毕敬地接过胡县长递过来的茶水,连声道谢。当然,他的心中免不了一阵嘀咕,堂堂的县长怎么会主动为我倒茶?对了,一定是看在郑耀明书记的面子上吧。

    “现在工作怎样呀?有没有什么困难?”胡县长就像是聊家常似的,没有一点架子。

    钱三运有些拘谨,连声说道:“没有,没有,谢谢胡县长的关心!”

    “基层虽然辛苦,工作压力也很大,但还是很能锻炼人的。你还很年轻,一定要努力工作,争取干出点成绩来。”

    钱三运将头点得像小鸡啄米,口中连连称是,由于心中惶恐,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谈及哑巴可能被冤枉的事。

    胡若曦自然知道,钱三运越级来她的办公室找她,一定有什么事求她,于是主动说道:“小钱,我上午还有一个考察活动,等下就要出门,你有什么事,直说无妨,只要不违反组织纪律的事,能够解决的我尽力帮你解决。”

    胡若曦这么一说,钱三运紧绷的心顿时轻松许多,于是大胆说道:“胡县长,是这么回事。最近高山镇不是发生一起少女被害案吗?我的一个亲戚,被县公安局抓了起来,说人是他杀的,但是我有证据证明凶手可能另有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