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

    上午十一点,在高山镇派出所的会议室,县公安局严肃副局长、甘日新大队长、谭晓明副所长和钱三运、何香芹、哑巴围坐在一起。哑巴重获自由,非常兴奋,手舞足蹈的,何香芹不时的凝视儿子,脸上带着如释重负后的笑容。

    严肃清了清嗓子,说:“今天我们来高山镇,一来是看望基层的同志,二来是开展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调研,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小范围通报磬石山村徐婷婷被害案的有关情况。甘队长,你来通报一下案情。”

    甘日新神色凝重,说:“根据县政府主要领导和县局叶局长的指示,我们对徐婷婷被害案的线索重新进行了摸排,对法医鉴定结论重新进行了梳理,特别是钱三运同志,提供了直接的、第一手的线索后,我们初步确定磬石山村小学校长邢半山具有重大作案嫌疑。我们随后对邢半山实施了抓捕,并对其进行了突击审讯,邢半山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据他交代,十多年来,他以威胁、引诱、恐吓等手段,强奸、猥亵幼女十多人。”

    “现在简要通报一下案发经过。案发当天下午,徐婷婷返回学校取忘记带回家的数学课本,当时只有哑巴和邢半山以及一位张姓老师在学校。张老师随后就离校回家了,但哑巴继续在操场上玩耍,没有回去。徐婷婷因为有难题请教邢半山,从教室走出来后便去邢半山的宿舍找他。此时,邢半山正在看电视,见徐婷婷来向他请教题目,见四下无人,色心大起,关上宿舍门,将徐婷婷抱到床上,对她软硬兼施,想发生性关系。但徐婷婷性格刚烈,坚决不从,并大声喊叫,邢半山老羞成怒,用手掐住徐婷婷的咽喉,不让她出声,但由于用力过猛,加上掐的时间过长,徐婷婷不幸身亡。邢半山丧尽天良,还对徐婷婷的尸体进行了侮辱。”

    “邢半山老奸巨猾,想嫁祸于不会说话的哑巴。他将哑巴带到他的宿舍,并唆使哑巴猥亵徐婷婷的尸体。哑巴看见徐婷婷的**后,一时冲动,便用手抚摸了她的尸体,留下了指纹。由于室内有些黑暗,哑巴当时以为徐婷婷睡着了,并不知道徐婷婷已经死了。哑巴走后,邢半山趁着夜色,将徐婷婷的尸体转移到学校后面的丛林里。”

    甘日新将目光聚焦到何香芹和哑巴身上,站起身来,面对他们深深的鞠了一躬,说:“由于我们工作的不严谨,给你们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我们真诚地向你们道歉,恳请你们能原谅我们工作的失误。”

    甘日新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到何香芹的面前,说:“这是五千元钱,是我们给你们的一点小小的补偿。再次恳请你们原谅我们工作的失误。”

    何香芹虽然对儿子被误抓并饱受折磨,对县公安局颇有怨言,但她是通情达理之人,甘日新三番五次地低头认错,并给予一定的补偿,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便毫不客气地收下钱,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哑巴现在被放出来了,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严肃副局长一脸的严肃,他声色俱厉地对甘日新说:“通过这个案件,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的工作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工作方法还停留于过去的老一套,办案人员办事武断、工作不扎实等,这些问题必须立刻整改,对相关责任人必须严肃处理,以儆效尤。”

    严肃看了一眼钱三运,说话的语气缓和了许多,说:“此案的成功告破,主要得益于钱三运同志提供的重要线索。钱三运同志虽然年轻,但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和缜密的思维判断能力,值得全体干警认真学习。现在,我来传达县局局长叶青天同志的几点重要指示。”

    “第一,县局对此案是高度重视的,特别是钱三运同志反映新情况新线索后,县局立刻指示县刑警大队重新侦查此案,本着有错必纠的精神,在极短时间内成功侦破此案,并顺带挖出了一个惊天大案,说明县局的同志是具有战斗力的。

    第二,此案侦破过程中也暴露了一些问题,我们的某些同志工作蜻蜓点水、浅尝辄止,工作没有创新,工作方法简单、粗暴,应认真反思,对相关人员应严肃处理。

    第三,对被误抓的嫌疑人应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并当面向其道歉,诚恳接受他们的批评。对于此案,不宜宣传过多,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负面后果,影响社会稳定。”

    钱三运听得很明白,叶青天的用意很明显,一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二是借向何香芹母子道歉的机会,突出对此案的重视,其根本目的还是以此向胡若曦县长邀功求赏,三是希望此案不要做过多的解读,不能借机抹黑县公安局的“丰功伟绩”,何香芹母子最好是保持沉默。

    徐婷婷被害案尘埃落定,哑巴作为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已经不复存在。哑巴受了冤屈,期间还饱受折磨,**的伤害会得到恢复,但心灵上的创伤可能持续一生,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已经洗清冤屈,是一个自由人了。

    “钱书记,你作为镇政法委书记,对此案有什么要补充的?”严肃笑呵呵地看着钱三运。

    “严局长,我们感谢县局高效率的办案,感谢县局有错必纠的勇气,感谢各位领导的关心,我暂且表个态,保证对于此案不乱说,不传谣。”

    严局长频频点头,对于钱三运的回答非常满意。他转而微笑着问何香芹:“你是哑巴的妈妈,还有什么要求吗?”

    何香芹说:“不管怎么说,你们这么快就将哑巴放出来,我心里还是很感激的。这个事情就算过去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希望哑巴能忘掉这段经历,好好的生活下去。”

    午餐是在高山镇大酒店的二楼包厢里,何香芹母子都参加了,哑巴第一次来大饭店吃饭,欣喜异常,拉着钱三运的手,嘴中叽里咕噜地说个不停。何香芹也很放松,中午还喝了几杯酒,脸上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午餐过后,钱三运送香芹婶子和哑巴回磬石山村,他主意已定,在实地查看磬石山奇石的基础上,抽空去趟江州,考察奇石的市场前景,如果可能,就在江州开家奇石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