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

    磬石山奇石主要分布在村子的南面山丘,这里的山丘与北面的神山迥然不同,山上光秃秃的,大都是生长着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对于生长于此的村民来说,这些漫山遍野的石头与沙子、泥土无异,并无太大利用价值,一些村民甚至将石头搬进家里建猪圈。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野花的芬香,虽然还是春天,却已经感受不到一丝寒意了。钱三运在香芹婶子的陪同下,正行走在通往奇石山的路上。哑巴像个跟屁虫,跟在他们后面。一个阳光帅气的青年,一个成熟貌美的村妇,一个蹦蹦跳跳的少年,三个人有说有笑的,亲密无间的模样,仿佛是一家人。

    钱三运时不时地偷偷打量身边的香芹婶子,她面泛桃红,胸前一大片细白娇嫩的肌肤逃出了上衣的束缚,往下是鼓鼓的两个山峰微微颤动,看得是心旌荡漾。

    “钱书记,要不是你,哑巴这次可能要吃枪子了,我们一家人都不知道如何感谢你呢。”

    “不用感谢的,我是镇政法委书记,查明真凶是我的职责所在,我们决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无辜的好人。”钱三运嘴上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心里却在想,你要真的想感谢我,就将你自己献给我,最好,也就你的侄女徐芳菲一并献给我。

    “钱书记,你也二十二岁了,怎么就不谈对象呢?”

    “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呢。”

    “钱书记条件好,眼光自然就高,我不知道钱书记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是喜欢身材苗条的,还是喜欢丰满的?是喜欢个子高的,还是喜欢小巧的?是喜欢年龄大成熟点的还是年龄小娇嫩点的?”

    钱三运不失时机地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我要找对象就找像婶子你那样的。婶子,你要是稍微一打扮,绝不亚于电视上的那些电影明星!”

    “胡说!婶子过两年就四十岁,都快成了老太婆了!”香芹婶子像个娇羞的小女孩一样,脸顿时红了,像红富士苹果。

    “婶子,我说真的,你一点也不老,是成熟,你浑身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魅力,令人无法阻挡。你就像熟透了水蜜桃,我看了就想咬上一口。”钱三运一激动,说话开始口无遮拦了。

    香芹婶子佯装发怒,道:“你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

    钱三运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婶子,我不说就是了,可不许不理我呀。”

    “钱书记,磬石山村是个风光秀丽的小山村,这里有山有水有森林,有险峰瀑布,绝对是原生态的自然风光,而且这里物产丰饶,盛产板栗、山核桃、香菇木耳,还有令人叫绝的奇异石头。”香芹婶子不愧是村里中年妇女中屈指可数的高中生之一,说起话来果然不同凡响,乍一听还以为是城里的文化人呢,钱三运不由得对她又多了一份崇敬之情。

    站在半山腰,俯首望去,山脚下的东河就像一条蜿蜒的白带,缠绕在绵绵群山中。

    “磬石山村就像世外桃源,只是大山里的人们还很贫穷,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人们抱着金饭碗讨饭。当然,将来完全可以将这里开发为风景名胜区,既能增加农民收入,又能搞活地方经济。”

    “是啊,钱书记,我们老百姓就盼望着像你这样的好官带领我们发家致富呢。”

    正说话间,迎面走过来一个穿着时髦的女人,山村妇女一般穿着衬衫长裤,她却穿着一件很合体的碎花裙子,扭着纤细的腰肢,老远就冲着香芹婶子叫嚷:“香芹婶子,今天怎么和钱书记一起上山了?”

    “哦,是丽菁呀,从哪里来呢?”何香芹辈分较高,胡丽菁虽然是村干,但还是直呼其名。

    “我说香芹婶子,你怎么说话牛头不对马嘴呢。我问你怎么和钱书记上山,你却问我从哪里来!”

    “钱书记大驾光临啊。”胡丽菁的眼珠滴溜溜地在钱三运的身上打转。

    钱三运礼节性地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虽然来过磬石山村几次,也见过胡丽菁几面,但彼此之间好像从来没有说过话。他近距离打量这个风骚的女人,三十多岁的模样,身材中等,长得不丑也不美,脸蛋白皙只是长了不少雀斑,还纵横交错着六七个黑痣,乍看就像夜空中的北斗七星。她最吸引男人的身体部位无疑是胸前那两座高高耸立的山峰和丰满圆润的臀部。如果是百分制评分的话,钱三运给她相貌的评分是七十分。

    “钱书记对磬石山村的环境不太熟悉,我来做个向导。”香芹婶子盈盈一笑。

    “我说香芹婶子,你既然做钱书记的向导,干嘛将哑巴也带来?不嫌他碍手碍脚吗?”胡丽菁话中有话。

    香芹婶子冰雪聪明,自然知道胡丽菁的言外之意,脸顿时就红到了耳朵根,“丽菁,你可不要乱说呀,我只是带钱书记来山上转转,没有别的。”

    “香芹婶子,我说什么了?你这么着急?我可是什么也没有说呀。”胡丽菁一脸的坏笑。

    “丽菁,你说话总是这样口无遮拦的,不能改一改吗?”

    “钱书记是个大帅哥,磬石山村还没有哪个男人的长相胜过钱书记,香芹婶子,你艳福不浅啊,你可知道,村子里的很多婆娘都吃你的醋了。”

    “去你的,整天就知道胡说八道!”香芹婶子佯装发怒,“你再瞎说我就撕烂你的小嘴!”

    “你撕呀,敢吗?”胡丽菁挺着胸脯往香芹婶子这边凑过来,她的表情很轻松,看得出她和香芹婶子关系比较密切,虽然年龄不同,辈分不同,但彼此并没有隔阂和代沟。

    “香芹婶子,你敢撕我的长牙齿的小嘴,我就敢撕你下身那个长毛的小嘴,让你永远尝不到男人的甜头!”

    “丽菁,你这个骚女人,什么话都说得出口,我都为你感到害臊!”香芹婶子有些激动,说话的语气都有些愤愤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