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

    “没事的,婶子。”

    香芹婶子用手捋了捋头发,盈盈一笑,说:“钱书记,你晚上就睡芳菲的床吧。”

    香芹婶子的肌肤在白炽灯的映照下白得晃眼,她身上淡淡的花露水的香味胜似世界上最名贵的香水,钱三运感觉到全身火烧火燎的,像是有团火焰在熊熊燃烧。他真的希望自己像长龙所说的那样,晚上和香芹婶子睡在一起,即使什么也不做,能够搂抱着她的身子睡觉就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幸福。

    “钱书记,我睡觉啦。”香芹婶子没有给他任何的幻想,像只轻盈的蝴蝶一样,轻轻地从他的身边飞到了她的卧室里。

    “叔叔,你怎么不和我婶婶睡呢?”长龙趴在床上,看着钱三运。

    “长龙,你读过书吗?”钱三运反正睡不着,有个人陪他说话总比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好,再说了,通过长龙口无遮拦的嘴,或许还能获得香芹婶子更多的消息。

    “我念过三年书,能认识二十多个字,大,小,多,少我都认识,还会写我的名字长龙呢。”

    “长龙,你和哑巴关系很好吧?”

    “我和哑巴是好哥们呢。奶奶不让我和其他人玩,就让我和哑巴玩,说别人会欺负我。哑巴最好了,别人欺负我的时候,他就帮着我。”

    哑巴也趴在床上,双手托腮,手还不停地比划着,像是能听懂他们的对话。

    “叔叔,你以后能带我出去玩吗?”

    “好呀,叔叔以后有空就带你和哑巴出去玩,不过,你可要听叔叔的话呀。”

    “叔叔,只要你以后带我出去玩,我保证听叔叔的话,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你经常来哑巴家吗?”

    “经常来呀,差不多每天都来和哑巴玩。”

    “那叔叔问你,除了叔叔之外,有没有其他的男人来过哑巴的家?”钱三运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很龌龊,竟然想从弱智的长龙口中套出香芹婶子的**来。

    “有呢。”长龙脱口而出。

    钱三运的精神为之一振,连忙问道:“是谁呢?”

    “哑巴大舅呀。”

    “我是说除了哑巴家的亲戚之外,有没有其他的男人来过他家?”

    长龙想了想,说:“有一个叔叔来过,婶婶叫他董文书,个子好高好高,我在村部里见过他的。”

    董根宝!钱三运一惊:莫非这个董根宝和香芹婶子有奸情?

    “那个叔叔来哑巴家干什么呢?”

    “我不知道他们干什么,那天哑巴睡着了,我在这个房间里看电视,在去院子里撒尿时,听到婶婶的屋里有人和她说话,我就躲在门缝里偷偷看,看到高个子叔叔抱我婶婶,亲我婶婶的嘴,还脱我婶婶的裤子,婶婶生气了,就拿扫帚打了那个高个子叔叔,还说,你要是不走我就喊人了,那叔叔就走了。后来,婶婶哭了,我跑过去问婶婶是不是被高个子叔叔欺负了,婶婶让我不要和别人说。”

    钱三运从长龙断断续续的描述中,大致可以还原那天的情景,就是董根宝想非礼香芹婶子,但被香芹婶子赶走了。香芹婶子人高马大的,再加上有长龙的帮忙,瘦瘦高高的董根宝是很难占到便宜的。

    “还有没有别的叔叔来过哑巴家呢?”

    “没有了,叔叔,下次有叔叔来哑巴家,我就和你说。”

    “好的,长龙,今晚我和你说的话不要对你婶婶说,叔叔下次就带你出去玩。”

    “真的呀。”长龙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

    “当然啦,叔叔还会骗你不成?长龙,不说这些了,睡觉吧。”

    “叔叔,我睡不着。告诉你呀,有一天傍晚,我到村部玩,看见欺负我婶婶的那个人,正在欺负胡阿姨,胡阿姨痛得直叫唤。”

    钱三运对这类风花雪月的事兴趣浓厚,忙不迭地问:“那个人就是个子又高又瘦的董文书吧?”

    “对了,就是董文书,我婶婶也这么叫他。”

    “他们没有看到你吗?”

    “他们正在打架,没有看到我。董文书欺负我婶婶,又欺负胡阿姨,我看到他就害怕,躲着看了一会就跑了。”长龙语无伦次地说了一大堆,钱三运听明白了董根宝是和胡丽菁偷情恰巧被长龙撞见了。

    “长龙,你还看到其他人也像他们那样打架吗?”

    “有呀,我还看到有个人在草垛里和腊梅阿姨脱光衣服在打架呢。腊梅阿姨好厉害,她坐在那个人的身上。”

    “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我不认识,腊梅阿姨我认识,腊梅阿姨的男人还打过哑巴呢。”

    “长龙,你对别人说过你偷看男人和女人打架的事吗?”

    “没有呀,只有我婶婶知道。”

    “长龙,你做的很棒,以后看到这种事不要和别人说,知道吗?”钱三运冥冥之中感觉到自己将来有一天也会和香芹婶子“打架”的,所以提前告知长龙不要到处乱说。

    “我知道了,叔叔。”

    “长龙,睡觉吧,听话,不要说话了,叔叔很累,也想睡觉了。”

    “叔叔,我听你的话,睡觉了。”

    钱三运躺在平日里徐芳菲睡的那张床上,被子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这应该就是徐芳菲留下的体香吧。

    夜色撩人,屋后角落里的虫儿正在拼命的鼓噪,几缕月光透过窗户的缝隙钻进屋内,阵阵清风吹拂进来,这个夜晚,格外凉爽舒适,钱三运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钱三运一觉醒来时,太阳已经晒屁股了。

    香芹婶子心灵手巧,早餐是绿豆稀饭加香油锅烙的小麦饼,小麦饼黄黄的,里面还掺杂着韭菜和鸡蛋,薄薄的,香香的,很有筋道,非常好吃。钱三运食欲大开,一下子就吃下了好几块。

    “我烙了很多呢,又没有人和你争抢,吃那么急干啥?”香芹婶子看着钱三运狼吞虎咽的吃相,不禁扑哧一笑。

    “婶子,你烙的饼真好吃。”

    “你想吃以后婶子就多烙给你吃。”香芹婶子嫣然一笑。

    “对了,哑巴和长龙呢?”钱三运突然注意到屋子里冷冷清清的,没有见着哑巴和长龙。

    “他们两个又结伴出去玩了。”香芹婶子神情变得忧郁起来,“他们都十六七岁了,不能读书,也不会干活,特别是哑巴,天天在村子里瞎转悠,还动不动惹是生非。哎,我也真的拿他没有办法。”

    钱三运本来想说,等他在江州开设奇石馆后,就让哑巴和长龙去那里干活,他们干别的不行,打扫卫生总行吧。可是,又觉得开设奇石馆八字还没有一撇,话到嘴边又咽下了,于是改口道:“婶子,我到村子里转转啊。”

    “磬石山村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好看的地方多着呢。钱书记,要不要我陪你呢?”

    “婶子,你还有很多活儿要干,还是我一个人在村子里转转吧。”钱三运当然希望成熟风韵的香芹婶子能够陪伴,可是转念一想,山村美女多,万一邂逅美貌的村姑熟妇,有香芹婶子在,搭讪起来就会显得不自在,于是就婉拒了她的要求。

    “那好吧,我还要洗衣服、洗碗筷呢。对了,钱书记,见了哑巴和长龙,就让他们回来,整天不务正业在外面瞎混,都成野孩子了!”

    钱三运还没有走出村口时,就大呼自己今天运气真好,因为他果真看到了一个妩媚的少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