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

    那女人斜坐在家门口的小竹椅上,正用一把精致的小木梳悠然自在地梳头,她乌黑柔顺的秀发垂在前胸,露出了雪白娇嫩的修长脖颈。钱三运轻轻咳嗽了几声,那女人下意识地回过头来,现出了一张俏脸。她站了起来,朝钱三运笑了笑,那笑容很暧昧。她穿着一条很合身的黑色踩腿裤,将她身体玲珑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上身的红色短袖衫绷得紧紧的。这样魔鬼身材的女人无疑是钱三运心中的美女,也许,在绝大多数男人眼里,这都是一个足以祸国殃民的尤物。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钱三运忽然觉得自己还真的具备成为英雄的潜质。

    钱三运不由自主地多看了美丽少妇几眼,心中非常纠结,既想找个理由和她搭讪,又觉得难以启齿,想迈步走开,又觉得腿部就像灌了沉重的铅块一样,挪不动。正左右为难之际,那女人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柔声说:“喂,你是镇里来的钱书记吧?”

    钱三运大喜,扭头问:“你认识我?”

    “穷山僻壤来个大帅哥,谁不知道?”那女人眼含秋波,嘴唇还涂着猪血般的口红,一看就是个风骚的女人。

    “你昨晚是不是住在何香芹家?”那女人又问。

    “是呀,你怎么知道的?”钱三运有些惊讶。

    “我一直都在关注你呢。”那女人媚笑道,“是我的好姐妹胡丽菁告诉我的。忘了告诉你,我叫李腊梅。”

    “李腊梅?是不是哑巴——”

    钱三运刚想说哑巴是不是被你的男人打了,李腊梅抢着道:“钱书记,你是不是想说我勾引哑巴,还倒打一耙,让男人打他?”

    “难道不是吗?”钱三运不得不佩服李腊梅的坦率。

    “假如我说事实真相不是这样的,你会相信吗?”李腊梅媚眼如丝,反问道。

    “你先说,我姑且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

    “好吧。我反正是有一句说一句,绝对真实,至于你信不信,那就不由我了。哑巴一直对我有好感,这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其实,只要是男人,都会对我有好感,都想和我上床的。”

    钱三运笑了,说:“李腊梅,你说话真的很坦率!”

    李腊梅不以为然地说:“你们这些男人,我见得多了,见到漂亮的女人就想上,就拿乔大虎来说吧——”

    “你是说高山镇的黑社会头目乔大虎?”钱三运微微一怔,打断了李腊梅的话。

    “是的,钱书记是镇领导,想必对乔大虎很了解。不瞒你说,乔大虎是我的老相好,今天早晨,我和他在屋后的小树林里亲热时,不巧被哑巴发现了,他大呼小叫的,影响了乔大虎的兴趣,乔大虎大发雷霆,揍了哑巴几拳,哪想哑巴还有个帮手,就是村里三奶奶的傻瓜孙子长龙,两个人竟然合伙对付乔大虎,乔大虎因为光着屁股,并没有占得便宜。乔大虎怒气冲冲,回去搬救兵了,估计哑巴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李腊梅啊李腊梅,上次你男人殴打了哑巴,今天又招致乔大虎对哑巴动粗,哑巴刚刚从看守所出来,又遭此横祸,你说这冤不冤?”

    “钱书记,话不能这么说,说实话,上次我男人打了哑巴,其实并不完全是我的错,是哑巴非礼我在先。我有一说一吧,哑巴虽然长得眉清目秀的,我就是对他没有感觉,也许就是嫌弃他不会说话吧。那天,我在山谷里锄地,内急时小解时,不巧被哑巴看见了。哑巴看到我美丽的身体,趁四下无人,就扑上来抱我,还用手捏我的胸部,我当时并没有反抗。如果哑巴能够温柔对我,我那天也许就给他了,虽然我并不喜欢他,但好歹他也是只童子鸡呀,给了他我根本不会折本,但是他偏偏不懂风情,使劲捏我,我一点兴致都没有了,便想推开他。可是他力气挺大的,我根本就无法推开他,敲这时,有几个村民路过那里,我就在一旁大声叫嚷,哑巴吓得逃跑了。”

    李腊梅顿了顿,说:“刚才我说的没有半句假话,我可没有勾引哑巴,我本来就不喜欢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怎么会去勾引他?怪就怪哑巴对我太迷恋了!别人说我勾引哑巴,再倒打一耙,那可是大大的冤枉啊,我连和男人睡觉都无所顾忌,还会怕别人说三道四?”

    正在这时,一个个子不高,但身板结实的男人向这边走来,他不怀好意地盯着钱三运,问:“你是谁?”

    李腊梅板着脸,大声训斥道:“徐大锤,你怎么这么早就收工了?”

    这个被称作徐大锤的男人应该就是李腊梅的丈夫了。钱三运暗自好笑,就他那三寸丁谷树皮武大郎的身材能有多大的锤子?也配叫徐大锤?干脆叫徐大拇指算了。钱三运不禁又替李腊梅惋惜,一朵水灵灵的鲜花竟然插在牛屎粪上了。

    徐大锤见了李腊梅,就像老鼠见了猫,怯生生地地:“活儿干完了,我就回家了。”

    李腊梅继续训斥道:“徐大锤,晒谷场上的草垛倒了,你现在就去将草垛重新堆好,要不然,你中午不许吃饭,晚上还要跪搓衣板!”

    徐大锤连忙说道:“老婆,我听你的,我现在就去。”

    徐大锤拿了一把洋叉,转身走出了屋里,可是没有走几步,又折回来了,他看了一眼钱三运,温声细语地问李腊梅:“老婆,他来我家干什么?”

    李腊梅指了指钱三运,说:“他是镇领导,大锤,不要疑神疑鬼的,快去干活!”

    徐大锤在家里是“妻管严”、“床头柜”,李腊梅的话就像皇帝的圣旨,容不得有半点置疑,虽然将信将疑,但还是心事重重地去了晒谷场。

    正在这时,村子的西头响起一阵喧嚣嘈杂声,几个老人孝也蜂拥着向那边赶去。李腊梅小声嘀咕道:不好了,准是乔大虎带人去何香芹家报复哑巴了。钱三运一惊,乔大虎乃一地痞流氓,这次来香芹婶子家寻衅滋事,自己若不及时赶回去,哑巴定是凶多吉少。

    钱三运大踏步就朝香芹婶子家赶去,只见门口站了许多看热闹的老人孩子。钱三运远远地看到,乔大虎坐在堂屋的八仙桌旁,架着二郎腿,面对着卧室房门的方向,一脸狞笑着盯着成熟风韵的香芹婶子,几个徐混或坐或站,嘴里叼着烟,神气活现的。房门是紧闭的,香芹婶子坐在门口的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苦苦哀求着乔大虎放哑巴一马。很显然,哑巴躲在卧室里,香芹婶子则死死守着房门,不让乔大虎进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