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

    “钱书记,乔大虎这个人是脑袋上长疮,脚底板流脓——坏透了,肯定不会干什么好事的,没准那哭泣的女人就是被乔大虎胁迫的。”香芹婶子愤愤地说。

    “言之有理!”钱三运心中大喜,这几天他正盘算着从哪个方面突破,以尽快束缚住乔大虎这头“恶虎”,香芹婶子向他透露这样一个重要信息很及时很有用,“对了,婶子,假如让你带路,你能顺利找到那几间瓦房吗?”

    “当然能啊,我在磬石山村生活近二十年了,村里的大小地方我都去过呢。”

    “婶子,你可不要这么自信,你敢说磬石山村的角角落落你都去过?你去过杀人凹吗?”

    “杀人凹?我听说过,但还真的没有去过。不仅是我,村里也没人敢去那里。”香芹婶子微微一愣。

    “杀人凹附近还有个神秘的洞穴,你知道吗?”钱三运得意洋洋地问。

    香芹婶子一头雾水,摇了摇头,她顿了顿,说:“钱书记,你说的神秘的洞穴我还真的没有听说过,但我敢打包票,那几间瓦房我肯定能找到。”

    “这几间瓦房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我肯定要弄清楚的。到时候,我就请你做向导。不过,我们面对的可能是穷凶极恶的黑社会分子,做向导是有一定风险的,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钱书记,你一而再地帮助我,我心中感激不尽,别说是做向导,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让我做任何事,我都心甘情愿。”

    “做任何事?”钱三运脸上闪过一丝坏笑,“无论我让你做任何事,你都心甘情愿?”

    香芹婶子娇美的俏脸上泛起一片红晕,憨憨笑道:“钱书记,你可不要想歪了呀。”

    香芹婶子一颦一笑间,风情万种,让人望之怦然心动,钱三运还想和香芹婶子开个玩笑,不料手机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是镇党政办公室的电话。

    “钱书记,你是在桃花村吗?”电话是镇党政办主任杨小琴打来的。

    钱三运含糊其辞地说:“杨主任,你找我有事?”

    “钱书记,下午三点在镇三楼会议室召开党政联席会,你要准时参加啊。”

    “好的,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的杨小琴突然压低了嗓子,轻声说:“钱书记,最近几天有没有想姐啊?”

    钱三运警惕地瞟了一眼身边的香芹婶子,顾左右而言他:“好的,杨主任,我下午三点准时参加会议。”

    “钱书记,你身边是不是有人,不方便说话?”杨小琴明察秋毫。

    钱三运从电话那头听到一阵咚咚咚的声响,很可能办公室来人了,果然,杨小琴说话的音量陡然增大了很大,公事公办地说:“钱书记,我这就派车去桃花村接你。”

    “杨主任,我不在桃花村,我在磬石山村呢。”

    钱三运结束了和杨小琴的通话后,对香芹婶子说:“婶子,我等下就回镇政府,下午还有个会议,这几天我可能不来磬石山村了。叫哑巴这几天尽量待在家里,少抛头露面,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等我彻底制服乔大虎后,他就安全无忧了。”

    “好的,钱书记,我这几天守着哑巴,他到哪里我就跟在哪里,他才从县看守所放出来,饱受皮肉之苦,我再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受苦了!”说着说着,香芹婶子的脸上现出浓浓的忧伤,这忧伤是对哑巴不幸遭遇的感伤,也是对自己可怜处境的伤感。

    “对了,钱书记,你下午开会,要么吃过午饭再回镇里吧。”香芹婶子补充道。

    “不了,我上午到镇里还有其他事务要处理呢。”钱三运撒了个谎,按理说,下午开会,吃过午饭再动身去镇里,时间绰绰有余,他之所以急匆匆地去镇里,是因为刚才杨小琴的暧昧话撩拨了他的心弦,他知道,如果他中午回计生办的宿舍休息,杨小琴十有**会去找他的。

    新官上任新气象。钱三运一回到镇政府大院,就发现有了新变化。镇政府门口有一块水泥地坪,原本是作为广惩停车场的,现在却被改造成了篮球场。说是改造,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安放了两个篮球架,水泥地坪上用油漆标定了各项参数和界限。听吴克标说,新上任的镇长苏启顺酷爱篮球运动,他看到镇政府门口的水泥地坪后就有了将其改造为篮球场的想法,敲县体育局要赠送一套篮球设施给高山镇中学,就果断将其截留了。用他的话说,镇政府干部职工通过打篮球,不仅可以增强体魄,还能增进团结和友谊,以更好地为高山镇人民服务。

    “小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们新来的苏镇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门前的停车场改造成了篮球场,下一步,他肯定会在方方面面都有新的动作啊。”钱三运一边走马观花地看着县两办编发的县情通报,一边和政法干事吴克标闲聊。

    “钱书记,据我了解,方书记似乎对这件事有点意见,他上午从县城的家里来镇里上班时,见停车场成了篮球场,几个社会上的大男孩还在打篮球,他当时就劈头盖脸地问,这是谁的主意?当听说是苏镇长的主意后,他没有表态,但脸色顿时阴了下来,并让人将那几个打篮球的大男孩轰走了。依我看啊,苏镇长没有在这件事上征求方书记的意见,肯定会惹得方书记大为不爽,毕竟方书记才是高山镇的一把手呢。”

    “我认为一把手应该抓全盘,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不能事无巨细。停车场改造为篮球场,其实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了,方书记没有必要为这件事和苏镇长怄气的。”钱三运对新上任的党委书记方大同很了解,方大同酒量不小,能力一般,脾气暴躁,做事武断,不太善于团结同志,以前胡业山干书记,他干镇长时,处处受到胡业山的掣肘,权力被架空了,说是镇长,实权还不如党政办主任杨小琴。现在他多年的小媳妇熬成了婆,初尝一把手的滋味,对新来乍到却年轻气盛、甚至有些目中无人的苏启顺有意见,也在情理之中。不过,私下里听人说,方大同不同于到处沾花惹草的前任胡业山,并不好色,见了再漂亮的女人也不为之所动。这一点倒很让钱三运佩服和大惑不解。有人说,方大同不好色是因为老婆太漂亮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所以见到别的漂亮女人提不起兴趣了。但钱三运觉得这不是令人信服的答案,男人的好色是喜新厌旧,很多男人,自己的老婆倾国倾城,却在外面找情人,而情人相貌很一般。自己的老婆再漂亮,相处久了,也会造成审美疲劳的。

    “钱书记,我今天私下里听人说,苏镇长是县委周副书记的亲外甥。”吴克标忽然低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