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

    钱三运挠了挠脑袋,笑着说:“姐,你忘了,除了胡业山,你还和一个男人有了婚外情。”

    杨小琴哑然失笑道:“是啊,我怎么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这个大帅哥给忘了呢?”

    钱三运道:“姐,万一你家老朱知道了我和你的事,他会怎样?”

    杨小琴咯咯笑道:“我家老朱是搞畜牧出身的,你不会不知道吧?他以前经常为农户的公猪骟猪蛋,就是小公猪在达到性成熟年龄前,要将其阉割掉。如果不阉割,它的肉就有一种令人不快的气味。此外,小猪阉割后,性情会变得温顺,有助于生长发育。”

    “姐,你可不要吓我,老朱要是将我们捉奸在床,会不会一刀就将我阉成了太监?”

    “哈哈哈。”杨小琴捧腹大笑,“三运,害怕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和我在一起!”

    “真的怕了。如果我成了太监,那还不如死了算了!一个不男不女的人,简直就是行尸走肉,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三运,看将你吓的!姐在骗你呢,老朱绝不是那种人!他前几天还和动情地和我说:这么多年来让你受委屈了,如果你遇到合适的,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绝不干扰你们,只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我们不要离婚,那样对女儿的成长不好,再说,我对你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老朱是个好人,我也觉得对不起他,可是,我也是个有血有肉的女人啊!”

    “是啊,老朱通情达理的。姐,你出轨了,也不完全是你的错,你就不要自责了。对了,姐,你说吃过饭就来我这儿,怎么左等右等就是不来,我还以为你有事不能来了呢。”

    杨小琴用手指勾了一下钱三运的鼻子,亲昵地说:“小傻瓜,姐要是不来,你哪能快活呢?我吃过午饭后,上了趟卫生间,正出门时,被苏镇长叫到办公室了。”

    “苏镇长找你有事?”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和我东扯西拉的闲聊。还说什么将我调到农林水办不是他的意思,而是方大同的意思。他还为我据理力争,说我是党政办主任的最佳人选,但方大同一再强调中层干部轮岗是加强干部队伍建设的需要,是廉政建设的需要,将他的建议否决了。”

    “姐,苏启顺上午也来的办公室和我拉家常了,他初来乍到,是不是借此笼络人心啊?他后台再硬,能力再强,如果得不到强有力的支持,也难以在高山镇站稳脚跟的。”

    “三运,我是一个女人,女人的第六感觉是很灵敏的,不瞒你说,苏启顺之所以说这些并不完全是为了收买人心,而是对我有想法,因为他看我时的眼光火辣辣的。”

    “姐,你长得这么美,男人对你没有想法就不正常了呢。对了,方大同也是一个男人,他对你怎么就没有想法呢?”

    “谁知道呢。反正方大同不好色是出名的,就像以前胡业山好色也是出名的一样。我有时想,方大同会不会和我家老朱一样,也患有性功能障碍呢。”

    钱三运笑着说:“姐,你别说,方大同说不定真的患有性功能障碍呢。一个男人不好色,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有生理疾病,一种是心理疾病,比如同性恋。听说方大同的老婆很漂亮吧。”

    “是的,十多年前,青山县搞了一次选美比赛,方大同的老婆得到了冠军,可以想象,她当年有多漂亮。现在她虽然三十好几了,却仍然保持着曼妙身材,是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三运,我这么一说,你的心里是不是痒痒的?”

    “哈哈。”钱三运自我解嘲地笑了几声,转移了话题,“对了,姐,听说苏启顺是县委副书记周海洋的亲外甥,是吗?”

    “是啊,你想想看,苏启顺三十出头,就混上了正科,没有后台才怪呢。现在干部要晋升,既要有能力,也要有政绩,但归根结底还是要有过硬的后台。你能力再强、政绩最大,没有人赏识你,没有人为你说话,到头来你还是原地踏步。三运,你怎么回避我刚才的问题?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很想见见方大同的漂亮老婆?”

    钱三运言不由衷地说:“这普天下漂亮的女人多的是,我哪能想见就能见到?”

    “三运,你呀就是个花心大萝卜!最近和可欣进展怎样了?”

    “哪有什么进展啊。这几天我一直在为磬石山少女被害案奔波,都没有时间见杨可欣呢。”

    “三运,你可要把握好机会啊。可欣是个好女孩,心肠好,脾气好,性格温柔,通情达理,长相也是万里挑一的,假如现在青山县再搞个选美大赛,可欣极有可能得冠军的。”

    “如果方大同的老婆年轻十岁,是她漂亮还是杨可欣漂亮?”

    “你呀,果真是个花心大萝卜!我说对了吧,果然对方大同的老婆念念不忘了!三运,我可要给你敲敲警钟,念念紧箍咒,方大同可是高山镇一把手,是你的顶头上司,你可不要让他戴绿帽子啊,否则,他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姐,你说得太严重了吧,我可没有让方大同戴绿帽子的想法。我现在只有两个愿望,一是姐不要离开我,二是可欣愿意和我相处。”

    杨小琴白皙娇嫩的手掌轻轻摩挲钱三运的头发,轻声说:“小傻瓜,姐爱你还来不及,怎么会离开你呢?我也知道你是拿好听的话哄我,女人是喜欢男人哄自己的,你就是哄我,我也很开心。”

    钱三运动情地亲吻杨小琴的俏脸,柔声说:“姐,我没有哄你,我说的是真心话。我们虽是为世人所不齿的畸恋,但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是个善良的女人,给了我无尽的快乐,这辈子我都忘不了。”

    “谢谢你,三运,你能这样对我,我真的很满足,也很幸福。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办公室了,要不然到了上班时间,我从你屋里出去别人会说三道四的。说真的,我并不怕别人说我风骚,我反正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坏女人,我是怕给你带来不利影响,你还年轻,仕途上大有可为,如果因为我而有所闪失,那样的后果我可承担不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