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

    钱三运意犹未尽,将杨小琴吻了又吻。杨小琴轻轻推开他,说:“三运,我真的走了,下午开党政联席会,我还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提前做好会场的准备工作呢。”

    钱三运还有些恋恋不舍,说:“姐,我晚上在这,你过来好吗?”

    “我晚上还得陪我家老朱和女儿呢。”杨小琴嫣然一笑,“上午我见到可欣了,她说今晚回家。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可要把握好这大好机会呀。”

    下午的党政联席会由镇党委书记方大同主持,全体党政班子成员参加,会议传达了上级党委、政府有关文件精神,部署了镇党委、政府下个阶段各项中心工作,并研究了一些问题。果真如杨小琴所说,镇中层干部进行了轮岗,杨小琴任农林水办主任,接任党政办主任的是原农林水办主任方来友。方来友四十多岁,在高山镇工作已经有二十个年头了,可能是上面没人的缘故,一直不进步,他和方大同的老家都是东河乡的同一个村,算是方大同信得过的人,因此,方大同升任镇党委书记后,第一个提拔的就是方来友。

    方大同在会上老调重弹,要求镇政法委以创建“平安高山”为契机,积极争取相关部门的支持配合,严厉打击各类危害社会稳定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仅要破获犯罪团伙,还要深挖其后的保护伞。方大同这番话虽然并不完全出自公心,但无形中给了钱三运打击乔大虎恶势力的信心和决心。

    会议总体开得很顺利,苏启顺虽然年轻气盛,但也许是书记办公会已经通过气,也许是初来乍到对镇情不熟悉,也许是在韬光养晦,他对方大同还是尊重的,使得方大同主导的一些研究议题顺利获得通过。

    钱三运回到桃花村时,已是黄昏时分,村部大门是敞开的,从村部办公室飘来一阵粗犷的歌声:“妹妹想哥心慌慌,不见哥哥愁断肠,三年五载你不归,妹妹四季守空房,年年花开花自落,落花流水妹心伤,今年妹花春又开,问哥何时来采摘……”

    这是原村党支部书记徐国兵的声音。徐国兵虽然上了年纪,但不可否认的是,唱歌还是蛮声情并茂的。这徐国兵,今天心情格外的好,也许是他早早的得到了自己将要官复原职的消息吧。钱三运假装咳嗽几声,歌声很快就停了。徐国兵慌忙将两只架在办公桌上的脚放下,站了起来,走出了办公室,微笑着问:“钱书记,你回来了啊。”

    经过前车之鉴后,徐国兵乖巧了很多,虽然他恢复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但在高深莫测的钱三运面前再也不敢像过去那样傲慢和目中无人了。

    “哦,是徐书记啊,这么晚了还没有下班?”钱三运面无表情地说。

    “不急,不急。我家就在附近,步行也就几分钟的路程。钱书记,你晚上肯定没有吃吧?要不就到我家吃晚饭吧。”徐国兵满脸堆着笑,讨好地看着钱三运。

    既然徐国兵已经放下身段,摆出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钱三运觉得自己再板着脸就有些不太合适了,于是微微一笑,道:“不了,我在陈月娥家搭伙呢。”

    “钱书记,你来桃花村也有一段时间了,可从来没有去过我家吃一顿饭,这是我的不对,今晚就给个机会让我尽下地主之谊吧。”

    徐国兵即将恢复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钱三运并不因此惧怕他,但是,毕竟自己还想在桃花村干出点成绩来,与树大根深的徐国兵制造矛盾冲突并不合适,再说,徐国兵现在已经主动向自己示好了。见徐国兵一脸的真诚,钱三运思前想后,便答应了,于是说:“徐书记这么盛情,我若再推辞,就显得不识抬举了。”

    徐国兵关上办公室的门,和钱三运走出了村部大院。

    在村里大多数人家都是瓦房甚至茅草屋的情况下,徐国兵的家却是一栋漂亮的二层小洋楼,房顶上还盖着大红的琉璃瓦。徐国兵的老婆是一个五十来岁、衣着朴素的农村妇女。她面容清秀,可以想象,她年轻时也是一个标致的人儿,只是岁月无情地剥夺了她美丽的容颜。

    “老伴,钱书记是镇里领导,也是我的顶头上司,晚上要多做几个拿手菜。”徐国兵吆喝着老婆。

    “老头子,这还用你嘱咐?钱书记可是贵客,哪能慢待人家呢。”

    “徐书记,晚餐还是简单点,就吃个家常便饭吧。”徐国兵夫妇这么盛情,钱三运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徐国兵大手一挥,示意老婆赶快去准备晚餐。

    堂屋的一面墙上挂着一个老式的木头相框,相框里大都是一些黑白照片,其中一张美女照片吸引了钱三运的眼球。这张彩色照片拍摄的时间应该不长,照片上有一行字:“西湖三潭映月留影”,一位美丽的女孩站在一个叫“我心相印亭”的亭子里,背对着清澈广袤的西湖水,手上还摆了个“v”字的手势,笑容很灿烂。钱三运的心为之一动,这是一个看上一眼就会让人刻骨铭心的美丽女孩,从照片中你很难挑剔出她容貌的瑕疵,皮肤白皙细嫩,身材婀娜多姿,说她是倾国倾城的美女一点也不为过。

    徐国兵见钱三运神情专注地看着墙上的相框,便殷勤地将相框取了下来,放在了堂屋的八仙桌上,指着镜框里的照片一一介绍:“钱书记,你看,这是我的女儿孙幼怡,她随妈妈姓,从小就聪明伶俐,后来考取了浙江大学中文系,大学毕业后分在《江中日报》社当记者;这是我儿子徐建生,他是个不成材的家伙,从小就调皮捣蛋,不是念书的料,高中毕业后我送他当部队当兵了。前几年转业后安置在县电信公司上班,快三十岁的人了,却像个楞头青,整日就和一帮狐朋狗友在一起鬼混,对象换了一个又一个,到今天还没有结婚,我们做父母亲的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